中国 政治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会见日裔学者释放模糊“信号”

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
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 中文网络照片 DR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11 分钟

4月23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在中南海会见了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和比较经济学家青木昌彦以及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成长于北京的日本人、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德地立人等三名日本裔的政治经济学者。

广告

官方媒体没有报道此次回见,仅有德地立人撰写的回忆文章在网上流传。根据德地立人的介绍,福山和青木是在4月21日至24日,应邀参加在北京举行的外国专家局(外专局)改革建言座谈会,期间,三人受邀和王岐山见面。

总的来说,王岐山的谈话汪洋恣肆,话题跳跃主题模糊,从中国历史到美国宪政,再到“法治”和“党的领导”对长期关注中国经济青木昌彦对当下重大经济政策,如“国有资产划转社保”“国企改革”等的提问,王岐山仅含含糊糊地说“可以提”,不肯直接回应。

德地立人回忆说,“会议持续了一个半小时、他谈了九成以上,是个难解的会谈”,福山评论说,“像玄学讨论”,王岐山则说,“不成系统地讲了这些话,也算作信号。”

据德地的回忆,王岐山首先谈了自己对历史研究的心得,声称“搞研究首先要有微观基础,有微观才能升华到宏观层面,有了大量的微观研究功底才能真正搞宏观。”

对中国问题,他强调所谓与西方有共同的DNA,王岐山对福山说,“你讲国家、法治、问责三要素在中国的历史里都有DNA,说明中国文化里有这个DNA。”

他说,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实际上外在形式是很难的(很大的),但在核心的本质问题其实是很一致。80年代,吃饭时美国人AA制,中国人很不习惯,其实其实本质上没有区别,“没有白吃的饭”,想克服形式上的东西很难。

但王岐山尤其强调中国的特殊性,“中国的事情实现现代化的过程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我们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的历史和文明,优秀的DNA要在现代化的实践中发挥。方向和目标、时间、尺度和存在的问题,逐步地越来越清楚,对了解中国的人传达这样的信号,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王岐山说,“不能忘了有十三亿人,这是中国的特色。这是伟大的历史探索和起步的过程,我们知道这个尺度。发达国家加起来十一亿人口,中国有十三亿到十四亿人口,我们清楚。我对基辛格讲:中国在走一个方向时不可能让十三亿人走悬崖陡壁,实现目标(十三亿人)的任何一部分都很重要。中国的事情运行还要很慎重。”

王岐山又似有所指地说,“长期执政的党的自我监督、自我净化压力很大,我们意识到这仅仅是开头,自己监督自己难  医学上有自己给自己开刀的唯一例子,可以在网上查到,俄国的西伯利亚的一位外科医生给自己割过阑尾。这是唯一的病例,说明自我更新、自我净化很难。”

对福山给出的法治(rule of law),司法独立于政府的建议,王岐山断然拒绝。

王岐山说,“不可能!司法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之下进行。这就是中国的特色,再说宪法是文件,也不就是人写的吗。总统、国会以外还有宪法,宪法应有神圣性,但它不是神,是公众的法。”

对王岐山发出的信号,或者与当下的政局有关,此前有海外明镜网报道,称“内外交困阻力大,习王停止调查常委家族”,

该报道称,据报导,在江泽民、曾庆红等元老联手阻击下,针对常委家族的调查已经停止下来。贾廷安和王瑞林均将有惊无险,郭伯雄的处理将是令其”反思”“过错”,正被调查的大老虎令计划的处理也因为胡锦涛不鼎力支持和令完成成功逃美而“阻力重重。”

据说,下一步反贪会像 “猎狐行动”上榜的那样,抓些小虾米。“省部级干部这一级别的还会再抓,也算给习王面子,更大的老虎,可能就要再说了。而针对常委家族的调查已经停止。

对此学者溫克坚认为,“ 综合近期各种政治谣言和政治信号,基本可以判断,高层政治生态发生了一次有意义的小型重组,元老和官僚系统权重有所回归,习王咄咄逼人的政治态势被阻击,在撕而不破的默认共识下,一个阶段性的权力僵局或已形成。”

在他看来,“旧平衡已经打破,新规则没有建立,僵局对各方都是政治挫败,政治不安全感更甚,因此各方重整旗鼓,准备下一场厮杀实属必然。重要的是作为最重要利益相关方的公众如何进场,推动历史进入宪政时刻。”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