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全球连线

陈奎德:习近平高调莫斯科观礼 中俄临时性的政治联手

音频 12:00
全球连线
全球连线
作者: 艾娃
26 分钟

世界第二次大战结束70周年的纪念日刚刚过去;欧洲国家都各位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因乌克兰危机;俄罗斯举行的纪念活动受到欧美国家领导人的冷遇;不过还是有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出席了俄国的纪念活动;其中引人瞩目的是中国主席习近平。今天的全球连线节目;本台连线采访旅美学者陈奎德先生;请他为我们谈谈这一话题。 

广告

针对习近平这次高调参加俄国的纪念活动的考量,陈奎德先生表示,习近平这次应邀出席莫斯科的纪念仪式,和之前中俄两国的共同阅兵,主要不是来自于历史的记忆。实际上,中俄两国的关系是非常的复杂,恩怨都有的关系。但是现在,作出比较亲近的姿态主要是出于现实政治,现实外交、现实地缘政治的考虑,说白了是因为出于对西方的一种敌意和恐惧,特别是对美国的敌意和恐惧,而走到一起来的,这个联盟或是这个联手并不是非常有基础的,而是比较临时性的一种政治结伴关系。

因为大家知道,对中国基本的国家利益而言,俄国是对中国的国家利益损害最大的国家,从历史上来说的话,损害中国国家利益最大的有两个国家,一个是俄国,一个是日本,日本就不用说了,众所周知甲午战争,到后来的中日战争,日本对中国的国家利益、对中国人都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但是,实际上从更深层的来看,俄国对中国的伤害更大。

对此,陈奎德先生解释说:除去日俄战争是在中国打,另外就是说,中日战争从1937年(的7.7事变)正式爆发,其实从1931年的9.18,中日之间的战争就开始了,这当然对中国的损害很大,包括以后中国的一切走向都和这有关系。但是俄国的劣迹在所有的列强中间(是最坏的),他(俄国)利用不平等条约,掠夺了中国东北部相当于一百多个台湾面积的领地,这是现在还是这样,而且已经被条约固定下来了,所有列强都放弃了(占据的中国)领土,只有俄国长期霸占(中国)领土,这是第一个。

更重要的伤害是在于当年俄国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也就是说:斯大林派的共产主义从1949年入主中国之后一直大祸连绵,运动不断,非正常死亡人数高达将近八千多万,这实际上是亘古未有的,可以载入史册的特大罪行,特别是中间众所周知的三年人为的大饥荒,饿死大约三千多万人,这和俄国输入的意识形态,所谓的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是有非常密切的关系的。直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以后,这个状况才开始发生改变。当然从72年就开始和美国交往,实际上就是作为一个准同盟来对付苏联,当时中国已经和苏联闹翻了。但是在这之前,特别是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输入的意识形态斯大林主义对中国造成的伤害,还没有什么超过它的。所以陈奎德先生说:他认为:俄国是二十世纪中国最大的灾星是绝不为过的。

陈先生还指出:当然中俄目前的联手和当初五十年代蜜月期间的联手不同了,情况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当时俄国人是用非常强硬的、非常狡猾的手段将意识形态输入(给中国),不过在经济上和重工业上对中国的毛泽东有很多帮助。

但是现在的情况,轻重倒过来了,那就是中国的经济体量已经比俄国大得多了,俄国的经济体量是中国的五分之一,是美国的八分之一,所以说地位发生了颠倒,但是他们之间相互要背靠背取暖, 来对抗西方,这种心态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一致的。

针对这种背靠背相互依托的关系会持续多久?陈奎德先生表示:会持续一段时间,但不是不可能长久,因为实际上从长远来看,从两个世纪的历史来看,都可以看得出俄国是中国的心腹大患,从政治地缘外交上也是如此,中俄接壤很大的领土,而且中俄之间也有很大的纠纷,例如:俄国人也是很警惕中国的就是在西伯利亚,中俄两边人口迁移的问题,就是中国这边人口大量迁入俄国,实际上是在慢慢地同化那边的人口结构,使得中国人越来越占多数,这对俄国人来多也是非常大的心腹之患,这在很多很多国家都是长远的、潜在的、很大的冲突,所以说目前的结盟,只是在一种要对付共同的心里指定的敌人时,而暂时的联手。因为俄国本来已经是改了制度的,但是因为乌克兰事件等等,他和西方造成利益上的冲突,普京使用了西方不能容许的方式来做自己国家利益的安排,造成了非常大的严重冲突,所以(中、俄)双方都对西方有恐惧,本来俄国还在中国和西方间摇摆,但是现在的情况,虽然他(俄国)的制度形态已经变了,但是他更多的有求于中国,所以这次习近平去(莫斯科)是给了他很大的面子。

在这里,陈奎德先生特别指出,虽然双方都有共同的利益需要,互相背靠背地取暖来对抗西方,但是程度是不一样的:现在中国需要俄国来对抗西方,不如俄国现在更加需要中国来对抗西方,所以在这中间地位并不是对等的,所以中国没有必要作这么大的姿态,包括在输油管道上,油田协议上,油价下跌后,中国实际上也吃了很大的亏,在边境协议上,实际上固化了(边界),所有以上种种, 中国目前在外交上对俄国作一定程度的靠近,这种地缘外交上,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就目前中俄需求不对等而言,中国对俄国的过度依赖,或是过度的亲近姿态对中国的国家利益是非常有害的。实际上在他们双方(中、俄)心目中考虑的最大外交对象是美国。如果对俄亲近作的过火了的话,会损害到中国的长远的战略利益。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