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东京专栏

日本对华新策略:抑制其武力 利用其经济

音频 05:00
15 分钟

在6月6日、7日两天于德国南部的埃尔毛召开的G7首脑峰会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上会下,推波助澜,力争在这次首脑峰会把中国在南海填海造岛问题作为主要议题,鼓动各国首脑在南海问题上谴责中国,最后终于使其他六国首脑在此问题上与安倍取得共识,并在最后发表的七国首脑联合声明上写上了G7“反对使用恐吓、胁迫或暴力,反对以改变现状为目的的大规模填海造地等单方面行动”的言辞,虽然没有明确点中国的名字,但是谁都知道这是在谴责中国。

广告

而6月5日,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举行会谈,双方就两国继续对话加强互信关系达成了一致,气氛融洽。这是去年11月举行日中首脑会谈以来,首次有安倍政府的阁僚访问北京与中国最高领导层成员会晤,共同社说:“日中关系的改善势头或将增强”。 

6月6日,时隔3年零2个月,日中在北京重启财长对话,日中双方表示,为应对亚洲不断增长的基建需求,日本作为亚洲开发银行(ADB)的最大出资国,将与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合作,并推进在经济领域改善两国关系。 这是继4月的日中韩旅游部长会议之后,日中在经济领域寻求改善关系又一动向。

这些动向,也许表现出日本的一个带有新意的对华政策,即在武力上抑制中国,在经济和其他领域与中国积极合作,正如安倍本人所说:不能因为某一个别问题的对立,影响日中间其他领域的合作。

这个新的对华政策,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矛盾的,但是实际上却是相辅相成的。

首先,要实现日中间各个领域中的合作,日中间绝对不能发生战争,而日本认为,为了不使日中进入战争状态,武力的抑制力很重要,只有在武力上与进行交涉的国家具有平等的抑制力,才能保持平等交涉的背景。

从冷战结束以后到本世纪初叶,世界的秩序基本上是由勇当“世界警察”的美国来维护的,世界秩序也由美国主导来制定,日本和中国都是在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中“搭便车”。

但是在最近几年,中国随着国力成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强国和武力的不断增强,已经公开宣布要参与制定世界秩序,而美国在2001年以来的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中内囊耗尽,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在军事上,都失去了做“世界警察”的实力。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3年9月10日在电视演说中谈及叙利亚问题时说:“美国已经不是世界警察了”,这以后,中国在南海领土、领海争端中日渐强硬,活动范围也不断加大。

由于日本在东海也与中国存在钓鱼岛争端,因此担心南海的情形在东海再现,日本认为,巩固和完善日美同盟是抗衡中国的最大保障,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将设想朝鲜半岛发生紧急事态的《周边事态法》更名为《重要影响事态法》,明确撤销了地理限制等的目的,都是为了让日本能在世界范围内支援美军的军事行动,同时,日本开始强化支援与中国有领土争端的南海诸国,这一方面是鼓励美国继续承担起世界警察的责任,一方面是合纵连横,对中国形成广域的武力制衡的态势,补充主导世界秩序的美国弱化后的空白,防止在武力对比上向中国大幅度倾斜,使其“亢而为害”。日本认为:最好的制止战争的办法就是具有的强大的抑制对方发动战争的力量,抑制不是为了损害和消灭对方,而是为了更好的合作。

而从经济上看,日本从明治维新以后,无论是战前还是战后,依靠亚洲获得生产原料和消化过剩的产能的地缘性产业结构一直没有改变,因此日本不能失去中国这个亚洲最大的原料来源地、工厂和市场,但是在日本看来,只有抑制其武力的膨胀,以武力的平衡创造和平的环境,才能避免战争,实现顺畅的、双赢的经济合作。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