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发展

王维洛:西藏环境恶化后果将殃及整个中国

音频 16:03
环境与发展
环境与发展

第十五届西藏喜马拉雅文化节6月13日与14日在巴黎近郊的帆塞纳森林举行,文化节由西藏流亡政府驻法国办事处和法国西藏之家共同组织,法国参议院绿党议员安德烈•盖托林(Andre Gattolin)、达赖喇嘛的妹妹吉尊白玛,以及西藏流亡政府欧洲地区议员图丹旺青等出席了活动。活动内容包括西藏传统歌舞表演、达赖喇嘛法像展览以及西藏议题的研讨会等。旅居德国的环境问题专家王维洛在有关环境问题的讨论会上做了演讲,他在演讲中表示西藏的环境日益恶化,长此以往将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并将对中国其他地区的生态环境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广告

王维洛的演讲显然与中国官方六月初发表的《2014年西藏自治区环境状况公报》的内容大相径庭,中国官方报告说根据对西藏水环境、 大气环境、草地、森林、湿地、生物多样性等方面监测,西藏环境质量持续保持在良好状态。
在今天的环境与发展节目中我们请王维洛先生进一步介绍西藏生态环境危机对中国其他地区的影响,并且解释为何他所了解的情况与中国官方公布的报告截然不同。

法广:王维洛先生,首先请您详细地解释一下为什么您认为西藏环境的破坏会对中国的其他地区产生重大的影响?

王维洛:是,我觉得现在西藏的环境破坏影响的不仅仅是西藏地区以及西藏人民,而且将是整个中国。而这一点中国人的认识是不够的。大家都知道,西藏自治区是西藏高原的一部分,西藏高原是世界上的第三脊。现在大家都在谈论气候变化以及地球变暖的这个过程,联合国气候会议将地球升温幅度从工业革命到本世纪末维持在摄氏两度以内作为标准,而中国最近五十年来气温上升的幅度是每十年0.23°C,也就是说,一百年要上升2.3°C,这一数字是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公布的,他在之前的一次讲话中提到气候变暖对三峡、对南水北调以及对青藏铁路都会形成巨大的威胁。而西藏气温上升的幅度要比中国平均升温幅度增加50%,根据西藏气象局提供的数字,西藏最近五十年来每十年气温的上升幅度为3.1度。要理解西藏高原对中国其他地区的重要性,我们可以对比一下中国与美国的地理环境。美国从西到东不到一两百公里就是沙漠,而中国从东向西,从东部的上海一直内西部的重庆,都是可耕种的农作地,湿暖空气可以从东往西超过两千公里升入内地。其中原因,就是因为有西藏高原,这才使湿暖空气可以从东向西,从东南向西北流动,造就了我们中国人生存的国土。如果西藏高原的气候变暖、冰川后退、雪线上升的话,那么它的后果就是中国的沙漠化进程将加快,中国沙漠从西向东推移的速度将加快,这将促使中国人从西向东迁移。

法广:除了沙漠化向东推进速度加剧之外,西藏气温升高对中国其他地方还有什么别的影响?

王维洛:西藏高原气温的升高必将加快全球气温上升的幅度,其后果之一是海平面的不断上升。已经有许多科学家对此作出研究,中国也是受海平面升高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中国从天津到上海的沿海地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都将被海淹没。我举例说,最近上海下了一场大雨,上海整个都被淹了。上海人说去看海。上海市排水不畅当然与上海下水道的最初的设计是否科学有关。但是,即使上海的排水工程设计得再好,一旦外面的水位上升,那么,里面向外排水的道路肯定不可能畅通。再加上三峡大坝的修建导致流往上海地区的冲积泥沙减少,上海的海岸线将受到侵蚀,土地也将会后退,所以,海平面上升的幅度对上海的威胁就更大。所以,西藏环境的破坏以及气温的上升对中国人来说将是致命的打击。

法广:中国官方6月4日发表了《2014年西藏自治区环境状况公报》,报告说根据对西藏水环境、 大气环境、草地、森林、湿地、生物多样性等方面监测,西藏环境质量持续保持在良好状态。拉萨市环境空气质 量达到《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二级标准,全年环境空气质量优良天数达356天,占97.54%,在全国74个重点城市中空气质量排名第三位。

王维洛:对,中国官方说西藏环境优良,是中国最好的。对中国官方来说,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周永康曾经是优秀共产党员,薄熙来也是优秀共产党员。东方之星在下沉之前一直是豪华游船。船长还是优秀工作者。所以,中国官方所说的好是主观的好,如果把西藏的环境与中国其他地区相比较的话,或许相对还好。因为中国内地的许多河流都污染严重,中国大城市的空气污染严重,而西藏相对来说确实要好一些。但是,如果将西藏今天的环境与过去相对比那就相差得多了。

法广:
再回过头来看西藏环境恶化对中国其他地区的影响,您刚才提到沙漠化以及海平面升高,还有别的影响吗?

王维洛:比如说,现在由于冰川的融化,西藏的水量增加了。这似乎是个好的现象。但是,根据最近三年有关长江水量的报告,尽管由于冰川的融化,从源头流向长江的水量增加了,流经长江三峡的水量却减少了12%。究其原因,是由于在上游中途修建了太多的水坝。举例来讲,北京永定河1952年修建了官厅水库,保证北京的供水。但是,今天已经没有水了。这就是由于政府在永定河上又修建了500多座水库,水量的蒸发就置这条河流于死地。

法广:再回过头来说气温上升,您怎么解释为什么西藏气温上升的幅度要大大高于中国的平均升温速度?

王维洛:现在国际上都把气温上升的原因归咎于人类活动,归咎于二氧化碳的排放。西藏气温的上升主要是由于西藏高原人类活动的加剧。先不说中国汉人在西藏所展开的大规模的矿产开发活动。西藏本身的生态环境就十分脆弱。不象长江中下游自然环境会有很强的恢复能力。这是因为西藏高原温度较低,土壤层很浅,因为西藏高原是世界上形成最晚的一个地质单元。土层很薄,而土层的形成必须通过长期的农耕以及植物的腐化才能形成。如果西藏高原原来的自然生态是草原,一旦草原被破坏,就会慢慢蜕化成沙漠,而草原的蜕化的主要原因是汉人到高原采集中草药,中国人特别青睐冬虫夏草,这就破坏了草原。以前西藏的草丛十分密集,老鼠都无法打洞。而今天由于中国人的大量挖药,破坏了草根。导致老鼠可以打洞繁殖,因此老鼠成灾。政府因此就觉得使用毒药毒死老鼠,但是,与此同时,老鼠的天敌鹰也被毒死了。这就使老鼠繁殖越来越快,越来越泛滥成灾。所以这就使草原越来越受到破坏。另外,西藏人本是游牧民族,也就是说原来西藏牦牛只吃嫩芽,而不吃草根,但是,北京政府将土地发给牧民,推行定居政策,这就使牦牛将周边的嫩草吃完之后就啃草根,使住家附近的草原受到彻底地破坏。这是汉人农作的方式,并不适合于游牧的藏民。

法广:不过中国官方新华网6月14日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卫星遥感分析显示 西藏在持续“变绿”。文章声称,“近15年来,西藏植被改善趋势面积大于退化面积。全区56.2%面积的植被覆盖呈现稳定状态,呈改善趋势的面积为21.4万平方公里,占自治区总面积 的18.8%,而呈退化趋势的面积为20.4万平方公里,占自治区总面积的18.3%,改善趋势的面积大于退化的面积。”文章分析说,造成西藏变绿的原因是西藏降水量的增加,每十年增加14.6毫米。

王维洛:降水量的增加加速了冰川融化的速度。这并不是一个好的迹象。冰川化了以后,西藏的一些蓄水湖的湖水可能比较充足,海边的草原有可能比较绿。但是,冰川本身融化以后不可能变绿,只会变成荒石,沙漠。中国的政治家往往缺乏最基本的常识。我举个例:中国官方的报告中提到了西藏现在的植被率超过10%,而在农奴制改革之前,西藏的植被率仅为1%。这一数字实在令人难以置信。我记得江泽民的妹妹写过一本有关中国林业的一本书,这本书里也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其森林覆盖率一直在持续增长,比1949年之前要增加好多。但是,这里面有一点我十分清楚。就是他们修改了对森林的定义。以前森林的日蔽度必须在40%以上,也就是说必须遮住40%的阳光才能够算是森林。而中国政府却把这个比例定位20%。因此,一旦这一定义被修改,那么,就不可能做有价值的比较。这是中国政府经常使用的手法。中国的水质量标准定义也是同一个道理。我们都知道中国的水质有一类水,二类水,三类水,四类水等等。而中国政府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改变了对水质量的定义,根据这个定义,今天的一类水实际上是以前的二类水,二类水则应该是此前的三类水。而以前不能饮用的四类水成为今天可以饮用的三类水。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这这里我就不再烦述。

法广:最后,您觉得有什么需要特别强调的?

王维洛:我想强调的是西藏的环境问题不仅关系到西藏人,不仅关系到印度人,而且更关系到中国人。而没有人站出来为西藏高原发声。如果西藏高原有朝一日被彻底破坏的话,那中国内地的人也将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保护西藏的环境就是保护中国汉人自己的环境。这就是我所要强调的。

法广:感谢王维洛先生接受本台的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