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全球连线

长平:中共正试图改变世界政治游戏规则

音频 09:33
REUTERS/Edgar Su/Files
作者: 法广
25 分钟

今天的《全球连线》节目我们邀请现旅居在德国的时事评论家及专栏作家、原《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的长平先生,请他来谈谈对刚刚在乌镇落幕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及中国网络自由的分析和看法。

广告

由中国官方主持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周五在浙江乌镇刚刚落幕,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幕式讲话,俄国总理梅德韦杰夫出席、互联网商界大佬云集的隆重之外,会议的召开就遭到不少批评与质疑。有人嘲讽在目前谷歌、脸书、推特等在被禁的中国开这个大会是本身就是一个讽刺,有人将大会戏称为“世界互不联网”大会,记者无国界组织呼吁抵制大会,称中国是世界上头号“网络敌人”。您首先谈谈对这个大会的看法好吗?

长平:这的确是这几天最大的“政治笑话”,就是由中国来召开世界互联网大会,因为根据一些权威机构发布的报告,中国的言论自由,特别是网络自由是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中排倒数,有些排名中甚至是倒数第一名,还不如伊朗、叙利亚、埃塞俄比亚等国家,所以网民戏称为“互不联网大会”。

但事实上,中国对互联网的侵害还远远超过这个讽刺所说的这种防御性的“封锁”,而是利用来巩固其专制,而且还不止于此,中国政府的野心还远远大过在本国实行专制,他要改变世界政治的游戏规则,所以这个世界互联网大会就和前不久召开的“马克思大会”等等一样,还不是“心血来潮”,闹个笑话。因为在江泽民时代,叫“与国际接轨”,实际上就是遵从国际规则是一个主流的命题; 到胡锦涛时代,这个主题虽然有所隐,不再那么显耀,被“和谐”“维稳”替代,但是总的来说,他还是指中国有其国情,还不能完全按照世界主流规则,但是是承认有那样一个规则在的。习近平上台之后,在党媒对西方宪政进行一番轰击和批评之后,共产主义再度成为人类的“指路明灯”。全世界的政治游戏规则正在被中共改变,所以我是在这个意义上来看这次世界互联网大会的。

习近平在乌镇大会上讲话强调"网络主权"。说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网络空间不应成各国角力的战场,世界各国不应搞网络霸权,不干涉他国内政。有批评说这是网络审查和封闭的另一种说法,您怎么看?网络主权是否与网络自身的国际性、开放性相悖?

长平:是的,网络主权是一个奇怪的概念,如果我们承认有互联网主权,那么就要对传统的主权进行重新的定义,因为它跟传统的主权概念其实是两个含义,即便在中国法律中,限制出境也只是适用于所谓“危害国家安全”、或者逃脱罪行的特定的犯罪嫌疑人,但是在互联网的主权概念中,全体中国人都被当作犯罪嫌疑人禁止出境,就比如“翻墙”,像在新疆如果有“翻墙”的手机,你的手机号都会被取缔,这实际上,与他所借用的概念也是不相符的。实质是征用主权的概念,或者混用主权的概念让世界接受中共对全人类进行言论管控。

在外界不断对中国的网络管控提出批评的同时,怎么看一些网络企业的态度?包括中国的和外国的,谷歌因为坚持而始终被拒之中国大陆之外,包括Facebook 、推特等,但同时,一些中国互联网企业云集乌镇,最为醒目的是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在闭幕式上讲话,呼吁各国政府要像“治水”一样加强对互联网的管治,回避谈言论自由议题,您对此怎么分析?

长平:企业为了争夺市场而迎合中共政权这是很显然的。而且企业、特别是互联网企业与其他企业不一样,互联网有媒体的性质,在西方也认为媒体也是企业,但是更其他企业是不一样,应该遵循一些规则,应该维护言论自由,因为言论自由是人的基本人权,所以那些企业不应该看成他们仅仅是企业行为,他们参与互联网市场的行为很大程度上也是政治行为,应该纳入政治文明的规则来看待。

您提到媒体,同时提到马云及阿里巴巴,也不免要提及阿里巴巴收购了香港南华早报引发媒体的巨大反响,尤其是香港舆论担心又一媒体被“染红”?你可以谈谈对此的看法吗?


长平:
中国政府利用企业家对境外进行媒体的渗透,《南华早报》不是第一起,虽然还不明确马云接到什么指令,但是可以肯定的说,马云是有他的政治立场,他的政治立场就是讨好中共。他也说了,他收购是为了所谓“更客观地报道中国”,就是不同于西方媒体的报道,他的用意是很明显了,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虽然不能完全等同于政府,但是他们在企业成功之前受尽政府刁难,成功之后,又成为政府嘴边的肥肉,随时都可能取消。马云也许他技高于人,但是他也无法逃出这个环境,这个已经有很多报道指出他和政府、和政府官员的关系,他和政府高层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这个确实是值得忧虑的。因为多个民间独立组织发表的报告均表明,香港新闻自由年年下滑。

正如一些传媒所指出的,也许现在评论南华早报收购案还太早,因为它刚刚开始,但是任何时候关注香港新闻自由、特别是关注中共对香港新闻自由的侵蚀,都正当其时。

最后一个问题,今年是第二届在乌镇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按照预期以后每年都将召开。中国的影响、包括对互联网的影响显示出一步步努力中,您对未来互联网的发展如何预期?

长平:总体上我觉得政治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也不是按照既定的轨道往下走的,互联网怎么发展?要看各种力量的互动、或者说博弈的情况,包括技术、企业、包括西方对政治文明伦理的坚持、以及中共对人类政治文明伦理的侵蚀。即便是马云这样的商人,他主要还是一个精明的商人,需要讨好北京的时候他不甘落后,但是如果真的有一天,新闻自由、媒体独立成为更有利于他生意主流的时候,我相信包括马云这样的企业家、还有其他的企业家也会不吝啬支持,所以就看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如果是世界言论自由这个主流占了上风,那么我相信,其他的因素也会改变。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