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全球连线

法国专家看中国经济下行: 应不会长期持续

音频 13:25
A Chinese national flag is seen at a port in Beihai, Guangxi province, China June 17, 2017. Picture taken June 17, 2017.
A Chinese national flag is seen at a port in Beihai, Guangxi province, China June 17, 2017. Picture taken June 17, 2017. REUTERS/Stringer
作者: 林兰
36 分钟

本次《全球连线》专题,我们邀请一位熟悉法国经济与金融投资方面的专家让-保罗·张(Jean PAUL ZHANG 中文名:张万申)先生就中国经济放缓及其影响做一分析。张先生曾常年在法国金融界担任集团高管。先后为包括Adidas、法国核能公司COGEMA(现名AREVA)、索福瑞(SOFRES) 公司等多个欧洲公司中国业务提供投资战略服务,也是有关中国时政财讯期刊《 la Lettre de Chine》的创刊人。

广告

中国官方最近公布的GDP增长数值降低到了25年来的最低水平,而这种下行的趋势越来越引发外界的担心,表现在股市动荡、国际原材料价格下跌等。是否应该对中国经济下行担心吗?怎么解释中国经济在经历了20多年的高增长后开始走缓?

张万申:GDP增长数的确如你所说的为25年来最低,但是同时要看到,从绝对的数字来说,这是第一次中国的GDP超过了十万亿美元,这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值。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GDP超过十万亿美元,一个是美国 ,一个是中国。就是说,从绝对数来说,增长还是绝对可观的。

增长速度减排慢这其实是可以预见的,因为计算总是从基层开始,如果经济比较弱,如果有发展,发展力一开始总是很高的,国内有过很多次达到两位数增长,但是现在计算基础越来越大,不可能像原来的(增长水平)。

另外就是中国经济现在正在转型,这个转型也不是刚刚开始的,两、三年来已经开始在做了。转型实际上是国家用了很多政策,尤其一点,是货币政策搞得很严,前两年搞得非常严,对货币的流动量有很严的控制,为什么这么严呢?是一种方式来排除那种比较浪费的、重复性的投资。另外发现过去那种发展形式, 当然对GDP来说实现了很大的增长,但是从质量上来说,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在环保方面也好、在利用资源方面也好、在各地方发展的不平衡的现象等等,总的来说,就是浪费的现象也很多。

要转型,就是不要完全依靠投资和出口,就是要靠国内的市场、国内的消费,那么这两三年以来,在这方面的政策、尤其是货币政策要等到去年股票市场发生大的动荡以后,中国人民银行才开始逐渐降息,在这以前一直控制得很严,货币数量的专家率在2015年整个一年其实发展不快,只加了百分之13点多,主要就是要淘汰一些过时的、不赚钱的、浪费的那些企业,官方的目标是去杠杆、去库存、去产量,杠杆其实就是用贷款,用贷款来代替制作资本。太多的杠杆,靠贷款投资的话会发生很大的问题,会有泡沫;库存就不用说了,你看那些空置的房地产 ,住的也好、用的也好,那么也要把这些问题逐渐解决。

还有产能的问题,产能问题就是投了不知多少次同样的传统工业、煤矿工业等重工业、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内的项目,太多,各地方都要建自己的钢铁厂、水泥厂等,那么到了一定数,确实就饱和了,而且十分浪费。

在这种情况下,你说要转型的话,就必须要卡,第一是用货币来卡,第二是在财政政策比较谨慎,国家不是像前几年用预算的赤字来刺激经济,没有这个事情,在国内没有发生这种情况,这么一来的话,当然投资数额当然就比前两年低了,但是你看,在计算GDP的时候,最大的部分,其实最快最能表现出来GDP有发展的部分是投资,我限制投资、或者我投资的质量要提高,这么一来当然马上就引起了GDP往下,但是同时仔细看的话,里面也有许多好的现象,比如的确消费比原来占得的比例比较多了,就 业方面、服务业比生产业情况要好得多,这是一些比较新的现象,非常重要,就是说消费如果在GDP当中原来的百分之30多上升到百分之50以上,的确是一个转向。

但是转型也有代价,这个代价就是GDP开始减慢,在有些领域里就会发生困难,甚至发生失业破产等问题。中国的经济现在其实很复杂,有些非常好的领域,也有很多是比较老的、浪费的、受益不高的领域。那么高新企业发展很快,远远超过了原来那些传统型企业,这么一来,总的来说,就表现在GDP开始降速。再加上出口,出口现在也在降,出口去年的确是降了百分之1.8,但如果看进口,进口降得更厉害,降了百分之13多。进口降低当然也有很多因素,首先是有些生产领域速度比较慢,需要的资源也比较少;另外就是资源价格全世界普遍下跌,统计下来数字也就比较低了。你看,石油一跌就是跌70%,总的来说,出口和进口加在一起算的话,是5500亿美金的顺差,还是很可观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数字很多是此前就可以期待的,并不需要太担心。但是如果万一在政策上、地方上发生什么情况,或者在国际环境上发生什么问题的话,慢慢降低的速度会受到影响,但是还没有到这个危险的地步,目前我看不出需要特别担心的。

有关股票市场又是另外一回事,中国的股票市场和实际经济、实体经济并不是由直接联系的,最好的例子,就是从2014年6月到2015年6月,期间其实中国经济已经在降温了,在慢慢地降,结果股票市场反而在涨,涨了150%,所以股票市场与实体经济发展的状况其实关系不大。

另外就是股票市场的动荡会不会对中国国内的消费带来影响? 中国还没有达到这个地步,在西方国家的确是股票市场上升的话,居民一般会觉得自己有钱了,潜在的财富很多就开始消费。国内呢对股票市场的看法好像还不是这样的,很多人拿钱是像上赌场一样上股票市场,(股市)上去了就好,下去了就拉倒,有点这样的态度,当然心里也恨、也骂,说为什么我的运气不好,为什么又下来了,但是总的来说,不会影响到大部分人已经开始学到的新的消费习惯。总的气氛可能不好,但是对总的宏观经济不会发生太大的影响。

中国经济出现的下行,您分析仅仅是一个短期的困难,还是预示一个长期的衰败? 在多大程度上会对世界经济产生影响?

张万申:据我个人分析,是一个过渡时期、一个转折点。这个转弯转的好的话,问题不会太大,就是说目前的困难之时暂时的,何况已经看到一些效果,刚才也提到,那么当然还有很大的因素,就是国际环境,国际环境的困难应该是短期的、或者是中期的,我不太相信会是长期的,讲来讲去,全球的经济增长率还是在3%以上,当然过去几年好的时候是超过了5%,但是现在是百分之三点多,根据国际金融组织的分析,总的来说,前景还是有的,当然你把所有的困难、所有的因素都加在一起,都变成负面的因素的话,那将是不得了的,看上去会很可怕。但实际上我认为,中国经济虽然跟国际经济目前有了离不开的关系,但是总的来说,因为现在中国经济主要依赖要转移的方向,第一是国内消费,第二是向发展中国家的市场投资,所以总的来说,当然受到西方暂时性经济困难的影响,但是西方其实刺激经济的现象也很多,西方经济也是短时期的困难,所以总的来说,我个人认为,我们看到的目前中国的那些情况不会是长期的。

刚才您谈到了人民币,在不久前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国际股市“大鳄”索罗斯放言说他做空了人民币,引发了中国媒体的反击论战,您对此有什么样的分析?人民币的疲软和中国资金外流的压力是否会持续?

张万申:我想讲的最根本的一件事情,是很多人不了解到一点是,金融市场本身是一个媒体系统,一个很特殊的媒体系统,有自己的语言、自己的反应法的很特别的系统。金融市场上说的那些概念都是特别抽象的,一般的人不一定都非常理解那些概念,因为有这些听懂听不懂的语言,造成一种心理,产生很兴奋或者很悲观的情绪,这都是金融市场本身的东西。

金融市场本身是一个博弈的地方,千万别忘了所有市场都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地方,但是后来有了杠杆的作用,即有了期货等等,很多小鱼也可以通过杠杆去和大鱼斗,而且斗得引起一些很奇怪的形象,在这个背景下,媒体传出的信息调头是有很大的重要性的,中方现在好像开始发现这一点了,过去你不发声、不说话的话,市场会来撩拨你,如果你回答不会,会引起正好与你期待相反的反应。你说好,他反而不买你的帐,反而会继续抛,你说坏,他反而开始买,这是很怪的一个现象。所以我看中方现在对这个问题比较警惕,像这么重要的货币问题没有像过去那样不发声了、不发表意见,尤其是对人民币的问题,是比较重要的一个问题。如果索罗斯你不反驳他,的确市场会慌的,这会对中国的金融地位有打击,这个问题我发现这次他们反应很快。

但是说到底,索罗斯其实也不太可能把人民币搞垮,因为中方在这方面力量是巨大的,他现在手中外汇储备是历史上没有任何国家有过那么多的,跟当年索罗斯92年底攻击英镑情况完全不同,但是我注意的一个倾向就是看,中国的那些主管单位、市场的监管单位或者中国人民银行,他们现在在舆论上、在媒体里发表言论的姿态在逐渐地改变,这也是正常的,因为西方的主管单位和中央银行也是花了很多年才学会怎么样来防止市场过分的反应。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