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全球连线

迫于美韩军事压力 朝鲜发展核武自保

音频 13:06
全球连线
全球连线
作者: 艾娃
30 分钟

  第四届国际核安全会议3月31日到4月1日,在美国首都华盛召开,其中有关亚洲的核安全是本次会议的焦点。今天本台连线采访,台湾防务杂志主编郑继文先生,请他就此问题进行分析点评。

广告

法广:郑先生你好,就在国际核安全会议召开的第二天,朝鲜再次发射导弹输出干扰电波,平壤如此大张旗鼓地开展核武活动,是想表达什么呢?这一举动对峰会会有什么影响?

郑继文:朝鲜这个动作很明显的就向国际上表达朝鲜的立场,也就是国际上的强权,特别像美国和中国还有很多相关的国家,对核安全虽然有他们的看法,但对诸多问题想采取一致的行动,但朝鲜认为:这些针对朝鲜的计划,朝鲜是坚决反对,他发射导弹那其实就是表达反对的态势是非常明确的。因为他(朝鲜)所认为各国针对核安达成的任何措施,并不符合朝鲜的利益。

朝鲜为什么发展核武,其实之前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也就是在美韩年度,以及针频繁的针对朝鲜的演训的状况,特别我们知道目前进行每年一度的美韩“关键决心”和“秃鹰”系列演习,美韩给朝鲜很强大的军事压力,这些年度性的军事压力让朝鲜对于自身的安全,感到非常地不放心。他们任务唯有落实和发展他们的核计划,实际拥有核武才能确保他自身的生存安全。

我想这对于朝鲜半岛是一个很难解的死结,也就是说如果美韩不保证朝鲜的生存,那朝鲜必须要寻求这种作法来确保他的安全,核计划就是他目前认为最稳当,目前也颇有进度的对抗计划。

法广:为了反制朝鲜,峰会前国际社会加大了经济制裁措施的力度,连北京都少有的同意了制裁,但是感觉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是什么原因让平壤有恃(shi)无恐的呢?

郑继文:我认为国际制裁,特别是这次比较严厉的制裁,而且获得中国,从目前来看,可能配合度比较高的制裁,但我认为,这个制裁生效也不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具体反映到朝鲜感受到的压力,我认为还要一段观察期。那么这个观察期(就需要)两个月、三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

我认为朝鲜在断绝外来的实际援助,以及他的资金运转困难的情况下,挺下去的难度和压力也会越来越大。因此,未来这种他(朝鲜)展现很强势对抗或支撑的态势,以现有的势头,我认为很难持久,因为比较按照之前大家所了解的朝鲜他自身在粮食、能源、还有很多民生运作所需要的来源,严重仰赖中国(大陆),在中国配合制裁的状况下,朝鲜有可能最后要低头,释出一些善意;否则的话,朝鲜民生机器的运作困难所衍生的问题,可能会对朝鲜共产党的统治形成比较大的挑战。

法广:在朝鲜核问题上,北京对平壤到底还有哪些影响力?

郑继文:北京对朝鲜的影响力是比外界想象的好像要略低。包括第四次朝鲜的核试,还有不管是发射卫星还是导弹,北京都不能发挥关键的、所谓的刹车或是阻止的作用。因此北京对朝鲜实施影响力,国际上颇有些松动。但我认为,即使北京对于朝鲜这些重点计划,没办法让他放弃或是延缓;但是不可否认的,北京对于朝鲜非常仰赖的,像:粮食、燃料,和其他相关的物资供应,其实都占有关键的重要地位。那北京之前为什么没有好好落实这些国际上的制裁?其实北京的盘算是不希望朝鲜因为动乱而成为一个频于崩溃、甚至崩解的国家,因为这样的结果对北京来讲,是一个灾难性的,特别是难民问题,可能让北京难以支撑。

另外,朝鲜作为隔绝美韩这一块朝鲜半岛的缓冲国家,他对北京来讲,也有不可放弃的缓冲地带的一个角色,因此在有所顾忌的状况下,过去北京对于国际间施加对朝鲜的各种制裁,是采取比较弹性的作法,说白了就是不那么严格地执行制裁。但是,朝鲜作第四次核试以后,已经触及了北京的红线,北京也希望朝鲜半岛落实所谓的无核化,那朝鲜加速推进他的核计划其实不符合北京的利益,即使作为边境的缓冲国,但有核的朝鲜可能把缓冲国的战略价值两相抵消,利弊相抵的结果可能会变成负数,因此我认为北京这次配合国际上对朝鲜实施更严厉的制裁,就还是会让朝鲜必须要进行某个程度的妥协,否则他的国家运作,我认为他的困难和一些负面的影响会逐渐、逐渐显露出来,进而危及金正恩的实际统治能力。

法广:这次峰会对朝鲜是否能起到制约作用呢?

郑继文:这次核安会议谈的范围很广泛,包括全球性的很多核议题,朝鲜核问题是其中一块。由于之前,包括美国、韩国、日本还有中国,以及俄罗斯等等,对于朝鲜半岛的核问题,其实各国之间共识都蛮高,之前也落实了联合国的制裁,这次核会议只是可能把各国的立场宣誓一遍。这当然与实质解决朝鲜核问题,我认为它的宣誓意义可能大于实际。毕竟之前出的制裁需要时间来展现它的效果,因此在核安全会议不会对朝鲜核问题释出近一步的手段。

法广:同是核武,伊朗问题解决的就比较和缓,就那么在解决朝鲜核问题上能不能借有所鉴解呢?

郑继文:我认为伊朗和朝鲜是不同的两个国家,相关的客观条件也有很大的不一样,比如伊朗来讲,它的周边并没有面临像朝鲜频繁的、敌对的集团, 频繁地进行针对性的军演。朝鲜这部分感受的压力是十分明确的;另外,伊朗的国际环境也比朝鲜要好很多,朝鲜在国际上的被孤立性是远高于制裁解除前的伊朗。因此两国的整个条件,我认为是不能混为一谈,而且朝鲜核计划和美韩对它的压力是环环相扣一个难解的结。

对于解决朝鲜核问题,我认同中国大陆对这个问题的一个很关键的看法,就是解决这个问题不能一味地强制朝鲜单方面的作为,美韩这部分也要释出些善意、或者改采一些更有弹性的做法。我觉得这对解决朝鲜核问题可能会有一些比较积极性的效果。

法广:另外中东的圣战威胁为什么也是这次核峰会的关注点之一,伊斯兰国圣战恐怖组织会不会也会拥有核威胁呢?

郑继文:我认为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发展的非常快,而且它是以非传统方式向各国渗透,虽然各国对核设施和核武的管控能力相对还是蛮严格的,但不排除这里头有漏洞,让圣战士能够取得一些核武、核设施或核材料,让它具备某个核武能力。

但是,我认为另一个更值得关切的问题就是:那些圣战士未来是否对各国的核电厂、核设施进行恐怖攻击,进而衍生可怕的核灾事故。那我认为这个部分发生的几率,可能比圣战士拥有核武的危险性来的更高。这部分我认为是值得未来关注的部分。尤其是之前布鲁塞尔的恐攻,根据媒体的报道,这些圣战士曾打算攻击比利时境内的核电厂。那这说明这个威胁其实是迫在眉睫,不是虚化,而是确实发生在现实的状况。因此未来,包括核电厂等等、核设施的安全保护工作,我认为各国更应该在这个部分更为落实它的安全,以免衍生出一个核灾这样的灾难性事件。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