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政治

中央专案组”亲押回港林荣基愿指证大陆越境执法

路透社

被大陆当局涉嫌非法禁锢8个月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接受此间传媒访问时说,他在韶关获准回港,全程由“中央专案组”的人员亲自押送回到香港境内,同行3人,包括一个应该是处长级的陈姓人员。他说,如果香港警方展开调查、愿公开过关的闭路电视片段,他愿意指证同行人士是否有大陆人员越境执法。

广告

在接受苹果日报的访问时,林荣基透露他曾经一度萌生自杀的念头,但他被禁锢的空间,因室内的设计,连企图上吊都不可能。

林荣基上周四揭露大陆以中央专案组处理铜锣湾书店失踪案、过程涉跨境执法后,林19日接受多间传媒访问,详述保释候审回港经过。他接受访问指,获释返港当日上午由韶关乘高铁到深圳再过关返港,同行另有3人,“一个姓陈,应该是中央专案组的处长,有一个姓史的是提审我的人,另有一个不知道是谁,姓史的称呼姓陈的叫领导”。

他指对方原要求他过关后以电话通知会合,但陈及后认为不宜与他见面,因此入境后没有在他身边出现,连电话也不打,只以短讯联络。他指在罗湖过关返回香港之前,已被要求背熟如何应对,“教我讲些什么,要如何同海关讲,说不需要帮助,现在回来是销案”。

林说获准回港只可以做两件事,一是找李波取定书纪录的硬碟,“因为我是打(输入)资料的人、亲手寄书的人,所以我亲手带上去(大陆),罪证比较可靠”;二是与姐姐会面。他欲争取更多时间逗留在港,故15日见李波后发现取错硬碟,拖至当晚深夜才告知对方,多留香港一天。

林说,他原定翌日取回电脑硬碟后回内地,但抽了3根香烟的时间,扭转形势。当日中午他到九龙塘转乘(往罗湖)的东铁,“压力很大,我明白问题很大,我觉得需要停一停”,原本只想抽一根烟,最后抽了3根烟,思考半小时后决定回家再细想,及后发现被跟踪。他认得对方曾到过书店,于是离开九龙塘后一直盯着他,对方知行踪败露就离开,他则决定联络民主党何俊仁,当晚在立法会举行记者招待会。

林自言决定放弃北上时,连大陆人员交给他的手机都丢掉,怕有跟踪器。

而在审问期间,林荣基知道自己亦早已被监视,连他曾与资深评论员林保华吃饭、平日在书店的细节均被问及,更引述提审的人曾表示,书店老板桂民海今年9至12月判刑,其后会放过其他人。

在韶关之前,林荣基在宁波被关押近8个月期间,“把人困到癫疯,想过(自杀)”,“他们没讲量刑起点,他们说我违法经营,又不知道如何判我,也没律师,好像他们喜欢判多少就多少,我坐定(监狱)了……你完全不知道他们会如何对付你,你可以坐一辈子”。

他想过各种自杀方式,“你有衣服嘛,那可以扭成绳,但上面(天花板)有差不多20呎高,你投(绳)不到上去;有个大窗、六个小窗,要爬上去,但有个铁栏栅,外面有个细网封了,你勾不到挂不到任何东西,水龙头包了东西,花洒挂不到东西,他们全部考虑得很仔细”。

林荣基坦言没想过现时的决定,至于前路如何,他说:“将来如何我不知道,有得搞图书就搞啦,没有就只好送外卖。”但他明言,此事涉及跨境执法,若政府愿公开过关的闭路电视片段,他愿意指证同行人士,“问题是你香港政府肯不肯做”。警方发言人回应指,会继续尝试联络林荣基,以作进一步跟进。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