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司法/富商

李嘉诚建寺与承建商互告不是法官裁决形容双方“龟笑鳖无尾”

EdTech Stanford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Steffaville

李嘉诚透过旗下基金斥资17亿元(港币,下同)支持兴建的大埔洞梓慈山寺,被承建商俊和建筑有限公司追讨工程费,最高数额曾高达3亿元,代表寺方聘用俊和的善慧有限公司,亦指工程有瑕疵而反索偿。 

广告

高等法院19日下达判词,最终裁定俊和可获赔偿,但最终款项有待双方核对,估计可取回款项近1.3亿元,至于善慧部份反申索亦成功,约可取回逾1000万元,但仍以俊和可获的较多。

这宗官司引起港人瞩目,除了该寺建有全球第二最高的观音像之外,还有一个功能具备“防弹”的修禅密室,据香港传媒报道,这个密室是专门为“功德主”李嘉诚所设,内部有三间坚固内房,由地板至天花板以及四面墙壁,均要在墙身内装嵌厚20亮米的钢板,足以抵挡爆炸品的冲力。

网媒HK01引述暂委法官陈健强的判词指,虽然原告俊和建筑有限公司在慈山寺施工未如申诉的理据,但被告善慧有限公司的批评无疑过份严苛且无需要的,而俊和以撤走工人拖延工程来施压促慈慧付款,双方互相指摘,法官则引用英文成语“the pot calling the kettle black”来形容官司,中文直译是“锅笑茶壶黑”,相等于中文的“龟笑鳖无尾”。

陈法官指出,这是一件复杂案件,涉及531项争拗工程项目、11个专家证人,被告智慧的结案陈词更多达827页纸,最后仍有数以千项争议项目未能全部裁断,只能就原则性问题作指导性指示。他预计最终核对后,应该是要由被告付款予原告,但仍要双方进行磋商再决定。

慈山寺在判词下达后在网上发表声明,指俊和原先曾申索3.3亿,数额夸大,不合情理,最后要对簿公堂表示无奈。但亦有指俊和施工质劣及工程延误,至寺院未能如期开放,而法庭亦有就俊和石工及防漏等施工质劣向善慧赔偿。善慧会研究判词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就今次索偿成功,俊和发展亦发表声明指,对事件告一段落感到欣慰,并强调在诉讼前曾尽最大努力寻求和解,但最终未能达成共识,要诉诸法庭。俊和又透露,今次案件连利息及讼费超过8000万港元。

根据网媒HK01的报道,事件缘于香海正觉莲社在大埔于2007年展开兴建慈山寺计划,并获李嘉诚基金出资兴建、发展、营运,聘任被告为发展商,被告于2010年12月6日更将大判工程判予原告,合约价钱为4.23亿元,但期间工程被指延误、施工不济,2012年11月4日慈山寺举行“入藏大典”,当时李嘉诚亦有出席,其时很多工程落后,原告据悉李很不满意,尤其寺内的石头工作,自此双方关系急转直下,被告不肯签满意纸支付部份工程费用,而原告亦撤走工人拖延工程进度,2013年7月俊和被令离开工地,被告再找其他承判商完成工程。原告逐入禀要求被告支付工程余下的款项,以及尚未运抵的材料费用等损失。

对于双方的争拗,法官认为双方各有不是,例如法官认为,因工程涉及长和主席李嘉诚,被告显得对工程敏感,而李对工程很感兴趣如慈山寺宿舍的兴建等,不过无证据显示李有涉及本案诉讼中。虽然被告指原告施工不济,包括在渠、斜坡、石工、铺地坡、防水等工作,但原告却指被告经常改动设计,如僧人居住宿舍中外貌窗和门更改动至少11次、外墙颜色选了五个月涉及7层底色建议,但法官认为被告虽有此不寻常改动设计,但其实和装修一般家居要求无异。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