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解说

六四天安门运动迎来28周年纪念

音频 06:27

今天是六月四日,天安门事件28周年纪念日。八九-六四学运28周年后的今天,这场当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的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并没有被遗忘。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在全球各地展开。

广告

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费良勇先生在谈到纪念“六四”学运的意义时,向我们表示:每年我们都举行六四活动,我们纪念六四的目的很清楚,是要人们永远不要忘记六四事件。而不要忘记也不是终极目的。我们是要人们思考:怎么来避免六四事件的发生?怎么来推进中国的民主化、建立民主中国?那么一个重大的事件,它对社会的变革来讲,其实也是一个契机,这是我们值得利用的一个政治资源。我们就是要利用六四事件来说明中共专制的非法性。因为调员正规军来屠杀人民大众,这个政权本身就是非法的。每年到了六四,中共就草木皆兵了,它本身也意识到,这样用正规军来屠杀人民是没有任何理由的。这样的政府早就应该下台了。我们要反对遗忘,要人们时时刻刻记住这一事件,世界各国都发生过专制政权镇压人民的事情,但很多的大事件对后来的社会变革都有重大的影响。六四事件同样。因为中国的政治民主化是绕不开六四这个槛的。

六四天安门运动已经送走了28个春秋,此一曾经震撼了全球的事件究竟能否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六四过去28年,我们今天还在纪念这个日子。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当年的真正的罪魁祸首至今还是不肯承认他们所犯下的这个罪行,而且不准人们去纪念它。北京当局最希望达到的目的就是要大家遗忘六四,但这是办不到的,这是绝绝对对办不到的。我最近也在谈到这个问题,我引述了在欧洲国家发生的事情。当年1967年学生运动爆发的时候,有一个德国学生,被警察打死,结果将欧洲整个的学生运动推向了高潮。然后后来,政府不仅道歉,而且还给他设了纪念碑,同时他的家乡也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座桥。我们看到,国家权力在面对人民的意愿和人民的力量发生冲突的时候,西方是如何处理的,或者说民主国家是如何处理的?中国政府这样做是绝绝对对错误的。而且历史总是会向他们追债,这个事情是绝对回避不过去的。

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秘书长潘永忠先生也向发表了他的看法:实际上我们每年在搞纪念活动,对中国政府来说,老是希望人们在遗忘。但是,它做出的举动是草木皆兵,不敢遗忘。比如说,它每年的六四,把天安门广场整个地封闭起来,把铁栏杆拦起来;第二,一批民主人士又被旅游了;第三,大家都知道,现在铭记“八九民运”的酒,这四个人被抓起来要审判。整个举动来说,不是在遗忘,而(且)是在制造新的六四事件。我们在海外这么搞纪念活动,实际上起的目的,就是希望民众觉醒,只有民众觉醒了,大众起来了,才能够彻底地解决。当然靠这个政权是解决不了的。我们知道,只有民主政府、民主宪政的政权才能够根本解决这一问题。

天安门事件28周年后的今天,年轻一代又是如何看待此一历史事件呢?一名来自澳大利亚的年轻中国学者在巴黎参加纪念六四活动时向本台记者扬眉表示:我叫甘瑜晓(音), 我长期居住在澳大利亚悉尼,在那边工作和生活。这次正好在六四(前后)来到了巴黎。在中国的推特栏找到了巴黎的六四纪念碑。然后自己摸到这个地方。看到很多来参加纪念活动的人士。我个人对六四只有一些间接的印象。因为在六四的时候,我只有小学5年级。但是我那时有印象就是:六四那批大学生是非常有志向的大学生。他们有自己的理想。我这次参加这(个活动)很感动。因为在中国大陆是没法纪念这些活动的。只有在海外才能保持。我最近在看一些书,比如像卢斯林(音)写的《诗意共和国》,从来没有翻译成中文。这是一个美国记者写的一篇文章,就是说,对于这件事情我们在慢慢遗忘,但是幸好我们海外这些人还在一直纪念这些事情。如果了解历史的人都会知道,这一定是一个转变点。至于往哪转变,(尽管)从历史上(说)这些事情不能假设,但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在国内是被禁止传播的。我是在大学当老师的,我也有一些年轻的中国学生。我经常会问他们,他们有些人出生在1989年,他们根本就会没有直接的感受。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信息,因为信息是禁闭的。幸好他们可以出国,可以自己寻找一些知识,如果他们感兴趣的话。但是对大陆这么严峻的一种行为,对媒体这种干涉,我实在觉得。。。我们应该是以至少从言论自由开始慢慢走吧。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