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夏明谈蔡英文执政后的两岸关系

音频 13:12
作者: 流芳
63 分钟

台湾总统蔡英文掌权已一年有余,蔡英文曾在总结一年以来的政绩时指出:台湾各项经济指标都有进步;在备受关注的两岸关系问题上,台湾总统则表示:依旧维持其上任之初的主张: “维持现状”。实际上,一年多来,两岸关系是否如蔡英文所言,得以保持 “现状”?蔡英文掌权后,力图开拓更大国际生存空间的打算是否实现?两岸关系有没有变化?目前又处在怎样一种状态?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广告

法广:一年多来,蔡英文在改善两岸关系问题上有没有作为?中国对台政策有否变化?

夏明:应该说,对蔡英文来说,大环境是非常地差。台海两岸的关系这个环境整个框架来说也很有压力。 同时她在国内面临台湾本土的选民分歧也很大。所以我觉得对蔡英文来说,她想有所作为会非常地困难。但是这一年下来,总的来说,因为没有走向大的危机,这就是一个很大的成就。从这点来看,是值得称赞的。毕竟蔡英文处事非常谨慎,而且她对海峡两岸的事务,也都有她的各种过去的经历,所以这些都是可以肯定的。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蔡英文就任以来,大陆采取了各种方法打压、封锁蔡英文和她的政府,这里可以看到多管齐下。首先当然是从经贸上采取釜底抽薪的做法。一方面把给台湾的各种好处抽走,另外一个就是给台湾让出的一些好处、尤其是通过旅行团这样大量进入到海湾这边去旅行,逐渐减少供应,让台湾经济再遭受第二遍冲击。另外,就是在文化、政治方面的交流上,也都在降格,尤其在政治上,大陆跟台湾原来一些政治上的管道,尤其是海基会和陆委会,它们有一些沟通的管道,现在基本上冻结。所以大陆跟台湾处于一种冷战的状态、冷敌视的状态。

在国际的层面上,大陆也非常积极、非常活跃。也在打压台湾的国际空间。所以这几点加在一起看,我们可以说大陆做了很多的事情。但是面对着这么多的打压,台湾没有垮,蔡英文政府没有乱阵脚。这一点来看,我觉得值得肯定蔡英文的一些做法。

法广:不难看出,蔡英文上台后,面对中国大陆,在许多事务上采取了一种“低调”的做法,无论是与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通话、还是台湾社运人士李明哲被拘、以及大陆异见人士张向忠在台申请庇护,蔡英文均采取了“低调”处理。她这样做是否赢得了北京方面的认可?

夏明:对,可以看到,这三个事件反映出了她的三个不同的选区、或者不同的重要因素,她要去平衡。这里边确实让她非常难以有大手笔能够高调地去做。因为一个,是跟特朗普:跟特朗普的关系是台湾当然在国际空间里最重要的关系。如果处理不好,一方面会加深与美国的距离,因为毕竟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台湾跟大陆的地位,孰轻孰重,是很清楚的。所以蔡英文处理这个政策当然就会有很多的顾虑。第二,李明哲事件,李明哲作为台湾民进党的一个党工,他的事件的处理当然直接就关系到蔡英文总统能不能得到本土的、民进党的、尤其是具有本土意识的绿营的支持。目前来看,两个多月,还没有大的进展,当然会让她在这个方面获得很大的压力。第三,涉及到大陆有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一些异见人士,甚至一些年轻人通过在台湾旅行的方式,想跳团去寻求政治庇护。作为蔡英文来说,她也面临两难。一个就是,如果她真要拓展台湾的独立性,把台湾打造成一个实际的国家的话,当然台湾就有权利来做它主权内的事情,有人要求政治庇护,那就应该通过正常的政治庇护的管道,寻求司法上的解决或者处理。或者对大陆民主也有支持的话,对这些民主人士也应该善待。但是,可以看到,他们没有往这个方向太多地去做。因为她还是担心最后会刺激大陆、引发台海新的危机。蔡英文从多方面来看,许多人也都会(对她)有一些失望,也会有各种的因素去批评她。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她面对多元的冲突时,试图在寻求一个平衡。所以她目前选择的空间确实是非常困难、非常狭窄。但是我们看到:她是非常努力地、使出浑身解数、想把每一个盘都能够平衡好、都能够扩大她的空间,尤其不至于翻盘。

北京在她当选之前,高调威胁,说:如果蔡英文脱离九二共识,尤其是“一中”的框架的话,就会出现地动山摇。而且中共下边一些军中的、包括对台事务的一些官员也发出了各种威胁,包括有武力的恫吓。但是现在来看,尽管蔡英文当政一年,没有给大陆讨好、也没有给大陆服软,但是,大陆也拿她没有太多地惩戒的办法。我们可以看到,北京方面基本上是已经逐渐接受了这种新的现实,就是过去跟马英九这种关系已经不复存在。蔡英文代表一个新的政党,新的政治理念。这样要跟北京走到过去八年那种关系,显然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蔡英文所说“保持现状”,是要保持台海关系的“不统”与“不独”的现状。蔡英文根本就不可能保持台海关系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现状。因为毕竟在马英九的治下,两岸关系发展要快得多。所以从这一角度看,两岸的具体关系是在倒退的。

法广:长期以来,台湾一直强调“国际参与”,希望更多参与国际事务、争取更多支持。蔡英文掌权后,这方面的努力是否有所成效?

夏明:我们看到蔡英文政府在这方面是非常积极的。因为她的主要的政策的一个基点就是要逐渐减少台湾对大陆的依赖。民进党或者台湾绿营的这些人非常担心大陆对台湾过度地渗透,或者他们感觉到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效应,最后把台湾全部统合过去。尤其在台湾政党政治中,我们看到国民党、新党都是非常地积极地往大陆靠拢。在这种情况下,对蔡英文来说,她主要的做法是要拉开跟大陆依附性的关系。因为她认为依附性的关系会威胁台湾的长期的政治发展和基本的独立和政治认同。如果这样做,就要付出代价。这个代价,过去就是经济的好处,是因为政治上的服从获得的。现在你在政治上要不服从,要寻求更大的独立的话,经济上获得大陆的好处当然就会消失。这就是一个取舍。蔡英文的取舍就是;如果要脱离对大陆过度的依赖,就必须向其他地方拓展空间。基本上有这么几个发展方向:一个是对传统上支持它的国家,也就是美日两个国家,美国与日本跟台湾都有着传统上友好的关系,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台湾在积极地拓展与美国和日本的关系。现在来看,跟日本的关系应该说是发展得最令人感到鼓舞的。因为毕竟安倍首相对台湾、对大陆都有一些独特的认识。尤其面对中国的崛起,安倍首相当然是乐于在亚太能够拓展日本的空间、遏制中国大陆的影响。所以日本跟台湾在这方面有许多的共同点。而且它们的经济都有传统的联系、文化上也都非常亲近。另外,就是跟美国的关系。美国,我们看到特朗普总统是一个不可预测的总统,但是有一点,就是特朗普总统的班底里边,无论是国务院、还是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些班底的人物、还有美国整个共和党对台湾的同情和支持、或者联络,都是很紧密的。从这一角度来看,我觉得今天美国的政府对台湾来说,应该是更同情、更包容一点。这点对台湾来说是一个好的发展。但是因为特朗普的不确定性,对台湾来说,就不能太多的执着,也就是说,特朗普隔三差五要发表一些意想不到的言论,台湾必须要有所应对、准备。

台湾另外的几个拓展空间的做法,一个就是新南向政策,当然是往东南亚和南亚拓展。因为台湾跟这些地方有很多的相通性,经济上和发展上也应该有些互补。而且这些地区都很大,尤其是东南亚现在的经济进入了一个非常好的黄金时节。而南亚印度现在要超越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人口大国,它的经济也在处于起飞阶段。所以它们给台湾提供的机会应该是非常多的。台湾作为一个比较小的经济小国,如果它能够处理好这些关系,应该说它都会获得很多空间。而且东南亚和南亚面对着中国的崛起和中国的“一路一带”、还有中国在南海、东海更扩张性的行动,都引发了更多的担忧和警觉。南亚和东南亚这些国家的警觉和它们战略上和国防上的一些自保行为,也都会给台湾带来某些积极的外部环境。所以这一点可以看到,台湾在一步一步地在做。当然台湾出这个牌,主要是通过经贸、通过文化间的拓展。这个发展如果作为新政府上台一年,这些进展正在逐步地进行。但是有没有重大的突破,或者有没有象征意义的大事件,现在还很难看到。但是我相信这种做法,长远来看,应该会给台湾带来福利。

另外一个在国际空间,我们看到台湾目前面临着一些挫折。主要是在一些国家组织上,最近有几个大的事件,一个是世界卫生组织大会,台湾没有接受到邀请。另外,国际民航大会,台湾也被排挤。可以想象,中国政府在利用它的国际地位、尤其因为它有它的经济能力,它在全球里游说,在收买很多它所谓的朋友,因此在全球的国际组织中往往在竞选一些主要的领导人的时候,一方面中国可以施加很大的影响,另一方面,它现在也越来越能够把它自己的人变成国际组织的主要领导人。所以这一点对台湾来说,恐怕它一时的国际空间要得到改善,恐怕还不是那么容易。

法广:你怎样预测两岸关系今后的发展走向?

夏明:我刚才讲到两岸关系牵涉的因素特别多。一方面,蔡英文的个人因素,蔡英文又面临着党内和台湾本土的政治的版图;另外我们看到,大陆的政治和经济的发展,一方面中国的经济会出现不确定性,逐渐地会丧生过去的成就,另外,习近平个人有很多雄心勃勃的计划,尤其是要统一中国的大业。还有就是面临十九大的召开、人事布局。他能不能把他的位置、政权抓稳?当然国际环境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尤其是美国,特朗普的新政府政策的注入,为全球增添了许多不可预测性的因素。我们看到所有的因素都非常地瞬息万变,动态性非常强。

因此未来台海两岸关系,基本上面临着许多更大的危机。两岸都会选择比较谨慎、小心的做法。反而在各种大的危机的情况下,可能两岸相互会比较谨慎、小心,至少在最近一年来看,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机。从过去的一年趋势来看,应该说台海两岸的关系处于一种稳定的发展。如果台湾国内的老百姓能够接受暂时的经济上的一些受挫,如果他们能够通过开拓国际空间,逐渐能够走出来的话,我相信,台海关系不应该出现太大的危机。

法广:一年多来,蔡英文在改善两岸关系问题上有没有作为?中国对台政策有否变化?

夏明:应该说,对蔡英文来说,大环境是非常地差。台海两岸的关系这个环境整个框架来说也很有压力。 同时她在国内面临台湾本土的选民分歧也很大。所以我觉得对蔡英文来说,她想有所作为会非常地困难。但是这一年下来,总的来说,因为没有走向大的危机,这就是一个很大的成就。从这点来看,是值得称赞的。毕竟蔡英文处事非常谨慎,而且她对海峡两岸的事务,也都有她的各种过去的经历,所以这些都是可以肯定的。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蔡英文就任以来,大陆采取了各种方法打压、封锁蔡英文和她的政府,这里可以看到多管齐下。首先当然是从经贸上采取釜底抽薪的做法。一方面把给台湾的各种好处抽走,另外一个就是给台湾让出的一些好处、尤其是通过旅行团这样大量进入到海湾这边去旅行,逐渐减少供应,让台湾经济再遭受第二遍冲击。另外,就是在文化、政治方面的交流上,也都在降格,尤其在政治上,大陆跟台湾原来一些政治上的管道,尤其是海基会和陆委会,它们有一些沟通的管道,现在基本上冻结。所以大陆跟台湾处于一种冷战的状态、冷敌视的状态。

在国际的层面上,大陆也非常积极、非常活跃。也在打压台湾的国际空间。所以这几点加在一起看,我们可以说大陆做了很多的事情。但是面对着这么多的打压,台湾没有垮,蔡英文政府没有乱阵脚。这一点来看,我觉得值得肯定蔡英文的一些做法。

法广:不难看出,蔡英文上台后,面对中国大陆,在许多事务上采取了一种“低调”的做法,无论是与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通话、还是台湾社运人士李明哲被拘、以及大陆异见人士张向忠在台申请庇护,蔡英文均采取了“低调”处理。她这样做是否赢得了北京方面的认可?

夏明:对,可以看到,这三个事件反映出了她的三个不同的选区、或者不同的重要因素,她要去平衡。这里边确实让她非常难以有大手笔能够高调地去做。因为一个,是跟特朗普:跟特朗普的关系是台湾当然在国际空间里最重要的关系。如果处理不好,一方面会加深与美国的距离,因为毕竟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台湾跟大陆的地位,孰轻孰重,是很清楚的。所以蔡英文处理这个政策当然就会有很多的顾虑。第二,李明哲事件,李明哲作为台湾民进党的一个党工,他的事件的处理当然直接就关系到蔡英文总统能不能得到本土的、民进党的、尤其是具有本土意识的绿营的支持。目前来看,两个多月,还没有大的进展,当然会让她在这个方面获得很大的压力。第三,涉及到大陆有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一些异见人士,甚至一些年轻人通过在台湾旅行的方式,想跳团去寻求政治庇护。作为蔡英文来说,她也面临两难。一个就是,如果她真要拓展台湾的独立性,把台湾打造成一个实际的国家的话,当然台湾就有权利来做它主权内的事情,有人要求政治庇护,那就应该通过正常的政治庇护的管道,寻求司法上的解决或者处理。或者对大陆民主也有支持的话,对这些民主人士也应该善待。但是,可以看到,他们没有往这个方向太多地去做。因为她还是担心最后会刺激大陆、引发台海新的危机。蔡英文从多方面来看,许多人也都会(对她)有一些失望,也会有各种的因素去批评她。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她面对多元的冲突时,试图在寻求一个平衡。所以她目前选择的空间确实是非常困难、非常狭窄。但是我们看到:她是非常努力地、使出浑身解数、想把每一个盘都能够平衡好、都能够扩大她的空间,尤其不至于翻盘。

北京在她当选之前,高调威胁,说:如果蔡英文脱离九二共识,尤其是“一中”的框架的话,就会出现地动山摇。而且中共下边一些军中的、包括对台事务的一些官员也发出了各种威胁,包括有武力的恫吓。但是现在来看,尽管蔡英文当政一年,没有给大陆讨好、也没有给大陆服软,但是,大陆也拿她没有太多地惩戒的办法。我们可以看到,北京方面基本上是已经逐渐接受了这种新的现实,就是过去跟马英九这种关系已经不复存在。蔡英文代表一个新的政党,新的政治理念。这样要跟北京走到过去八年那种关系,显然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蔡英文所说“保持现状”,是要保持台海关系的“不统”与“不独”的现状。蔡英文根本就不可能保持台海关系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现状。因为毕竟在马英九的治下,两岸关系发展要快得多。所以从这一角度看,两岸的具体关系是在倒退的。

法广:长期以来,台湾一直强调“国际参与”,希望更多参与国际事务、争取更多支持。蔡英文掌权后,这方面的努力是否有所成效?

夏明:我们看到蔡英文政府在这方面是非常积极的。因为她的主要的政策的一个基点就是要逐渐减少台湾对大陆的依赖。民进党或者台湾绿营的这些人非常担心大陆对台湾过度地渗透,或者他们感觉到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效应,最后把台湾全部统合过去。尤其在台湾政党政治中,我们看到国民党、新党都是非常地积极地往大陆靠拢。在这种情况下,对蔡英文来说,她主要的做法是要拉开跟大陆依附性的关系。因为她认为依附性的关系会威胁台湾的长期的政治发展和基本的独立和政治认同。如果这样做,就要付出代价。这个代价,过去就是经济的好处,是因为政治上的服从获得的。现在你在政治上要不服从,要寻求更大的独立的话,经济上获得大陆的好处当然就会消失。这就是一个取舍。蔡英文的取舍就是;如果要脱离对大陆过度的依赖,就必须向其他地方拓展空间。基本上有这么几个发展方向:一个是对传统上支持它的国家,也就是美日两个国家,美国与日本跟台湾都有着传统上友好的关系,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台湾在积极地拓展与美国和日本的关系。现在来看,跟日本的关系应该说是发展得最令人感到鼓舞的。因为毕竟安倍首相对台湾、对大陆都有一些独特的认识。尤其面对中国的崛起,安倍首相当然是乐于在亚太能够拓展日本的空间、遏制中国大陆的影响。所以日本跟台湾在这方面有许多的共同点。而且它们的经济都有传统的联系、文化上也都非常亲近。另外,就是跟美国的关系。美国,我们看到特朗普总统是一个不可预测的总统,但是有一点,就是特朗普总统的班底里边,无论是国务院、还是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些班底的人物、还有美国整个共和党对台湾的同情和支持、或者联络,都是很紧密的。从这一角度来看,我觉得今天美国的政府对台湾来说,应该是更同情、更包容一点。这点对台湾来说是一个好的发展。但是因为特朗普的不确定性,对台湾来说,就不能太多的执着,也就是说,特朗普隔三差五要发表一些意想不到的言论,台湾必须要有所应对、准备。

台湾另外的几个拓展空间的做法,一个就是新南向政策,当然是往东南亚和南亚拓展。因为台湾跟这些地方有很多的相通性,经济上和发展上也应该有些互补。而且这些地区都很大,尤其是东南亚现在的经济进入了一个非常好的黄金时节。而南亚印度现在要超越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人口大国,它的经济也在处于起飞阶段。所以它们给台湾提供的机会应该是非常多的。台湾作为一个比较小的经济小国,如果它能够处理好这些关系,应该说它都会获得很多空间。而且东南亚和南亚面对着中国的崛起和中国的“一路一带”、还有中国在南海、东海更扩张性的行动,都引发了更多的担忧和警觉。南亚和东南亚这些国家的警觉和它们战略上和国防上的一些自保行为,也都会给台湾带来某些积极的外部环境。所以这一点可以看到,台湾在一步一步地在做。当然台湾出这个牌,主要是通过经贸、通过文化间的拓展。这个发展如果作为新政府上台一年,这些进展正在逐步地进行。但是有没有重大的突破,或者有没有象征意义的大事件,现在还很难看到。但是我相信这种做法,长远来看,应该会给台湾带来福利。

另外一个在国际空间,我们看到台湾目前面临着一些挫折。主要是在一些国家组织上,最近有几个大的事件,一个是世界卫生组织大会,台湾没有接受到邀请。另外,国际民航大会,台湾也被排挤。可以想象,中国政府在利用它的国际地位、尤其因为它有它的经济能力,它在全球里游说,在收买很多它所谓的朋友,因此在全球的国际组织中往往在竞选一些主要的领导人的时候,一方面中国可以施加很大的影响,另一方面,它现在也越来越能够把它自己的人变成国际组织的主要领导人。所以这一点对台湾来说,恐怕它一时的国际空间要得到改善,恐怕还不是那么容易。

法广:你怎样预测两岸关系今后的发展走向?

夏明:我刚才讲到两岸关系牵涉的因素特别多。一方面,蔡英文的个人因素,蔡英文又面临着党内和台湾本土的政治的版图;另外我们看到,大陆的政治和经济的发展,一方面中国的经济会出现不确定性,逐渐地会丧生过去的成就,另外,习近平个人有很多雄心勃勃的计划,尤其是要统一中国的大业。还有就是面临十九大的召开、人事布局。他能不能把他的位置、政权抓稳?当然国际环境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尤其是美国,特朗普的新政府政策的注入,为全球增添了许多不可预测性的因素。我们看到所有的因素都非常地瞬息万变,动态性非常强。

因此未来台海两岸关系,基本上面临着许多更大的危机。两岸都会选择比较谨慎、小心的做法。反而在各种大的危机的情况下,可能两岸相互会比较谨慎、小心,至少在最近一年来看,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机。从过去的一年趋势来看,应该说台海两岸的关系处于一种稳定的发展。如果台湾国内的老百姓能够接受暂时的经济上的一些受挫,如果他们能够通过开拓国际空间,逐渐能够走出来的话,我相信,台海关系不应该出现太大的危机。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