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

网信办不满浙江自作主张决定收回成命“面书”杭州计划夭折

脸书在中国杭州成立了一家子公司
脸书在中国杭州成立了一家子公司 路透社

面书(Facebook)在中国终于尝到成功的滋味,但为时短暂,而且是非常短暂。报道指,中国政府一个数据库显示面书已经获得批评在华东的浙江省开设一家附属公司,面书表示这家公司将在当地成立一个创意中心。但几个小时之后,有关的注册突然失去踪影,大陆传媒对有关的报道部分亦遭到删除。

广告

报道引述一名了解内情但要求姓名保密的人士表示,面书之前所获得的批准,现在已被注销。

报道引述这个人士说,中国政府这次翻脸比翻书还快,虽然不会对面书在中国的计划造成致命一击,但成功的希望已是微乎其微。该人士说,当局决定撤回对面书的批准,是浙江与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网信办)之间出现意见分歧的结果。据悉,网信办对事前未获详细的知会感到不满。

面书的发言人,以及网信办、浙江省政府以及杭州市政府都拒绝就事件发表评论。

报道指出,这宗离奇的事件正好勾画出这家横跨全球的社交网站巨擘,在试图踏足中国市场的努力,是如何的面对艰辛的挑战,尽管它只不过是计划成立一个创意中心。

面书的社交平台在中国被封杀了差不多10年,其他的网上服务例如Instagram,过去一度颇受大陆网民欢迎,但也难以逃过被封杀的命运。

美国另一互联网巨擘谷歌,它的搜寻器服务也被中国封杀,但最近却获准在大陆开设一个人工智能中心,并在市场发行一个网络游戏。谷歌上个月表示,它将投资5.5亿美元注入中国网络零售商京东JD.com。其他的美国网络公司,例如求职网站LinkedIn,也获准在大陆经营,但条件是要删除导致北京不满的信息。

这次面书事件中国出尔反尔,也同时描画出中国的官僚衙门之间的关系有多复杂。有意在中国大陆发展的外国公司,必须要小心翼翼的周旋于众多中央与地方林林总总的有关部门,尤其是省、市和中央部委都在相互展示影响力。面书可能得到政府某一部门的欢迎,但却因此而得罪其他的衙门。面书这次正正就是这方面的牺牲者。

面书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关系,可说是迂回曲折,过去多年来,面书的老板朱克伯格一直都企图取悦中国政府,甚至还要求中国主席习近平为他的小孩取名字。朱克伯格还不顾令人讨厌和生畏的北京雾霾,在天安门广场的长安大街早上慢跑做运动,事后还刻意将照片广传网上。

但面书在中国的发展仍然是好事多磨,例如去年面书低调引入中国市场一个名为彩色气球(Coloful Balloons)的相片共享网络程式,但很快就被中国当局封杀,纽时的报道指,因为它未获网信办的批准。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