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析

中国假疫苗事件仍在发酵 相关问责及杜绝措施应被提及

音频 05:47
能否在丑闻后杜绝不合格疫苗事件的发生是中国民众的担心
能否在丑闻后杜绝不合格疫苗事件的发生是中国民众的担心 DR网络图片

自今年进入7月以来,中国大陆舆论随着两件社会丑闻的曝光,不寻常的在被当局严格管控的网络等公共空间中,开始就两大医药厂家被指生产造假疫苗事件,及女性日常工作生活中所遭受的性侵问题加以热议和围观。

广告

如果按照这两个单独事件所发生的时间顺序来看,反对性侵的“我也是”Metoo运动作为已经开展多日的全球热点话题,在中国被上升至社会顽疾而加以讨论的时间相对较早。尽管其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的曝光率有所下降,但整体来说官方和民间则显露出针对“性骚扰、性侵”问题更为平缓的回应。相比之下,围绕着长春长生公司和武汉生物公司被指在生产原本是为了保护民众健康,不受损害的医用疫苗时所进行不为人齿的大面积造假行为,特别是其在国内非实时新闻受众人群中所掀起的反响和质疑,与前者相比显然要爆发的更为突然及严重。

假疫苗被大量流通事件在近期被曝光后,明显地威胁到了广大中国民众的基本健康和安全利益。这一同样由于有关政府部门检测不严的失职所导致的公关危机,也考验着掌握权力和资源的官方在广大普通民众面前,是否能维护社会基本运转前进的公信力。长春长生公司所生产的狂犬病疫苗被指造假事件,不但在第一时间引起了众多家长和老百姓们的关注和批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等中共高层也在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后,纷纷出面强调要对相关人士“严惩不贷”。事实上,该公司被指在疫苗生产过程中从事造假的消息早已不是新闻。长生生物于2017年11月3日就曾被原中国国家食药监总局在样品抽查检验中,发现了25万支针对预防狂犬病疫苗检验不合格,并存在有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相关规范的问题。而这25万支来自长春长生的假疫苗几乎已经全部销售到山东,库存中仅剩186支。随着丑闻的曝光,吉林省药监局在19日前,对该公司做出了罚没款项,共计344.29万元的决定。

而在这一官方的处罚被公布前,有消息称,长春长生之所以这么快被指在生产过程中,有如此违法违规的行为则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公司内部有人出于不满情绪向国家主管部分反映了这一情况。因此,可以说长春长生事件的爆发是一个小概率的突发事件。因此在主管部门再次将这一丑闻公之于众后,民众对那些造假者和他们的帮凶存在不满和愤怒也是较容易被理解的。在当吉林省对该公司作出少额度罚款的处理后,虽然在同一时间其股价在数天内被蒸发了近百亿人民币,但还是有众多声音认为,官方对涉事公司长春长生的处理程度“过于轻了”。但正当中国社会聚焦于发生在吉林的这起假疫苗事件时,很快又有新的网友及媒体人从他们的口中传来了更坏的消息。

同样根据在去年11月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官网所发布的,揭示了长春长生生产的狂犬病疫苗存在问题的信息,中国南部武汉生物所生产的“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也被指不符合标准规定。单从数量来看,武汉生物所生产的不合格疫苗数量还要多于早先被公布的长春长生。而武汉生物生产上述不合格批次疫苗共计400520支,销往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90520支,销往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10000支。也就是说,来自武汉生物的这批不合格疫苗所触及的人群和地域范围,要近两倍于长春长生所曝光的相应假疫苗数量。一时间,不合格疫苗事件同时在中国南北两大厂商中被发现,这也意味着疫苗生产造假在中国极可能不是单发性问题。回顾近年来假疫苗事件被曝光出现的频率,这反而显露的信息则是问题疫苗的存在系尚未得到根除的普遍性问题。上次有记录的相关事件是在2016年3月,李克强就曾对山东出现非法经营疫苗案件时做出批示。

他在当时回应称,要求彻查“问题疫苗”流向和使用情况,及时回应社会关切,依法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对相关失职渎职行为严肃问责,绝不姑息。而两年过去了,当疫苗事件再次发生时,为了平息民怨,并对新的案件有所回应,李克强和习近平都相继在本月对长春长生案件作出了批示。其中,李克强要求国务院立刻派出调查组,对所有疫苗生产、销售等全流程全链条进行彻查。与两年前相比,他并进一步强调,要尽快查清事实真相,不论涉及到哪些企业、哪些人都坚决严惩不贷、绝不姑息。而正在国外访问的习近平也在23日发出指示称,长春长生事件性质恶劣,令人触目惊心。他提出,确保药品安全是各级党委和政府义不容辞之责,要始终把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放在首位,以猛药去疴、刮骨疗毒的决心,完善我国疫苗管理体制,坚决守住安全底线,全力保障群众切身利益和社会安全稳定大局。

就是在这种民间的怨声引发,中共最高级别领导人做出批示的背景下,国务院调查组在周五发表最新消息透露,有关该案件的调查工作已经取得重大进展,并称基本查清企业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疫苗的事实。工作组指出,长春长生不仅在生产疫苗中未按照被批准的工艺流程操作,并在丑闻曝光后采取了隐瞒和销毁证据的行为。而该公司的16名负责人也被警方在25日带走,接受刑事拘留和调查。而在事件的另一方,截至至本周三隶属央企的武汉生物仅在今年5月29日,遭到了武汉市药监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对其“处以没收违法所得、罚款”的惩罚。不但当地政府对该公司罚没款的金额尚未对外披露,相关行政处罚决定书也并未公开。武汉生物公司也拒绝就相关的任何信息对外透露。部分记者前往当地的调查活动也遭到该公司和相应监管部门的阻拦。此外,湖北食药监给出的最新解释则是,令人不能接受的“因分装设备短时间故障才导致”武汉生物疫苗效价出现了低于国家标准规定的现象。

那么在如此严重的“突破道德和安全底线”的公共危机面前,除了制造不合格疫苗的相关个人和企业受到处罚,作为监管的各级政府部门谁又会出面对此负责,并对假疫苗受害者家庭有所交代呢?此外,当局如何能保证从体制上杜绝此类现象在疫苗制造界继续发生呢,只有回答了这些需要“猛药去疴、刮骨疗毒”的问题,才能开启民众重拾对国产疫苗,及对政府在日常管理和处理危机时所给予信心的恢复之路。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