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梵蒂冈

北京对梵蒂冈立场有变?官员松口指中国特色天主教或入历史

罗马天主教教皇方济各2019年1月1日于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
罗马天主教教皇方济各2019年1月1日于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 REUTERS/Tony Gentile

中国国务院直属的社会科学院院士刘国鹏接受意媒「梵蒂冈内部通讯」专访表示,中梵签署协议后,中国「独立自办教会」原则已走入历史,中国教会是普世教会的一部分。中央社说,刘国鹏宣示独立自办教会原则已作废,与先前中共官方立场截然不同。中国国务院2018年4月发表的宗教政策白皮书中,还点名批评天主教长期被殖民主义利用,因此中国坚持宗教独立自办原则。据刘国鹏又指,中国宗教管制政策正面对很大的冲击,政府第一要务是维持社会稳定。

广告

据中央社15日自梵蒂冈报道,中国对教廷态度显示软化,宣示放弃独立自办教会。

中国国务院直属的社会科学院院士刘国鹏,14日接受义媒「梵蒂冈内部通讯」专访表示,中梵签署协议后,中国「独立自办教会」原则已走入历史,中国教会是普世教会的一部分。

中央社说,中国社科院是国务院直属的正部级事业单位,由国务院授权特定行政职能,刘国鹏的发言,是中国准官方体系首度松口,打破中国宪法所规定的「中国宗教与外国宗教不相隶属」、「外国势力不得干涉中国内政」铁律。

报道说,「梵蒂冈内部通讯」(Vatican Insider)以高规格的问答方式逐句转载刘国鹏发言。

据刘国鹏透露,在1950年代,中国政府甚至曾想拥戴一个「中国教宗」,来跟教廷分庭抗礼,但中梵签署协议后,中国承认教宗有中国主教任命权,这代表中国不再打算自行建立一个脱离教廷的华人教会,独立自办教会的想法已被「永久搁置」了。

刘国鹏说,虽然独立自办教会这套说词,暂时还可能偶尔在官方语言冒出来,实际上在中梵协议后,这个想法已被送进「档案室」成为历史,中国政府已承认教宗在天主教的领袖地位,也认定中国天主教会是普世教会的一部分。

据报道说,对于中梵协议是否与建交有关,刘国鹏表示,没有直接关联,但在达成协议时,中国政府也等于暗中承认了罗马教廷的特殊主权和国家职能,沿着这条线走,可看到双方在外交层面建立官方关系的前提。

报道说,至于中国爱国教会与地下教会的问题,刘国鹏表示,中国正积极推动两者合一,既然承认教宗领袖地位,天主教爱国教会的角色也改变了,以前成立爱国教会的目的是否定教宗,中国政府自选自圣主教,是为了切断中国天主教徒跟教廷的联系,把教宗当政治上的敌人。

据刘国鹏说,现在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注册只剩象征意义,一种表明主教和神父忠于政府并尊重中国秩序的登记形式。

据刘国鹏表示,原本不受教廷承认的中国主教团与主教会议情形也一样,在签署协议后,既然所有主教都是合法,教廷承认中国主教团只是迟早的事,中梵双方工作小组会持续针对细节讨论。

报道指刘国鹏说,地下教会当中反对中梵协议的人,都是抱持反政府态度的团体,地下教会当中有很多信徒乐观其成,不过综观天主教在中国人数还是很少的,通常也跟政治活动无关,不像福音派基督教人数不断成长,其中还有很多具影响力的企业家跟教授。

报道说,被问到中国同时与教廷签署协议又加强迫害宗教,是否矛盾,刘国鹏坦言,这两件事看起来确实很矛盾,但外界难以想像,中国宗教管制政策正面对很大的冲击,政府第一要务是维持社会稳定。

据刘国鹏说,中国政府知道,许多外国势力想透过教会问题向中国政府施压,在涉及中国的地缘政治的竞争中,一切因素都被拿来利用,因此中国决定直接跟罗马教廷合作。

据中央社报道,刘国鹏宣示独立自办教会原则已作废,与先前中共官方立场截然不同。兼任中共统战部长的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长王作安,2018年11月发表文章,表示中共党中央已把「独立自主自办」原则,上升为各宗教对外关係必须坚持的基本原则。

中国国务院2018年4月发表的宗教政策白皮书中,也点名批评天主教长期被殖民主义利用,因此中国坚持宗教独立自办原则。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