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观察中国

中共应该关注一些知识分子“情绪低沉”的问题

音频 05:00
图为中国国旗
图为中国国旗 网络照片
14 分钟

告别2019,迎来2020,年际之交的中国状况,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议题的分析评论。

广告

北京《环球时报》的社论称:“2019是中国面对改革开放以来最大战略压力实现软着陆的一年。”“贸易战在这一年达到高潮,香港的修例风波来得突然而且猛烈,美国和西方对新疆治理的攻击拉出对华博弈的另一突出战线。国内则延续了经济增长的下行态势,带出了一些围绕明星企业的‘996’等新型社会争议。这一年首先应当说过得波澜起伏。”“我们需要在2020年克服一些制约张力进一步释出的节点性障碍,它们包括基层有些公务人员的积极性不高,部分民营企业家投资意愿的低迷等等,它们是中国经济高速运行不可缺少的两个轮子。另外还应关注一些知识分子‘情绪低沉’的问题,他们是意识形态实际面貌的关键环节。要与他们多沟通,继续提升中国团结的质量,让全社会昂扬向上的精神面貌不断得到内在的强化。”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12月22日在海外发表‘财产公示,请自常委始’文章,呼吁中共推行财产公示制度,中共政治局七位常委应率先公示财产。去年此刻,郑也夫曾发表‘政改难产之因’文章,直言中共领袖所做的所有事,唯一能载入史册的,就是引领中国共产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在中共对社会言论空前打压下,郑也夫是知识分子中少有几位大胆敢言者。过去引领中国公共舆论场的自由派,近年遭遇‘六四’以来最严厉政治管控压制,陷入万马齐喑困境。”“2012年以来,曾活跃于公共舆论场、引领思潮的自由派,日趋消声,普遍沉寂;相反,左派及民族主义分子更活跃,挞伐自由主义声音甚嚣尘上。”“昔日自由主义启蒙的知识分子群体,内部出现分裂,分化出所谓新左派、文化保守主义、民族主义、施特劳斯派等思潮,在知识界、公共舆论与自由主义形成分庭抗礼之势,为中国政治秩序和发展模式背书,使自由派主张遭到相当程度制衡。”“‘分化’的基本冲击是中国发展模式带来的‘成果’,改变了一些知识分子对自由派主张的看法。随着30多年发展,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增强一些人的自信,让他们不再像早年那样推崇源自西方的自由主义,转而思考、提炼中国经验。甚至连提出‘历史终结论’的美国日裔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也修改结论:‘唯一确实可与自由民主制度进行竞争的体制,是所谓的中国模式’。”“然而,中共当下对社会言论和思想空前打压,几近文革时的万马齐喑,不仅让西方和国际社会普遍担忧,更令国人焦虑中共走回头路。”

香港《明报》署名孙嘉业的评论称:“相较于2019年的惊心动魄,2020年对于内地政坛来说,将会是相对平淡的一年,但今年的焦点将由政治转移到经济。2020年不仅是北京确定的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之年,也是中共定下的全面脱贫之年,今年底更是内地十三五规划的成果验收时刻,而今年秋季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将会审议中共对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十四五)纲要的建议。”“2020年最大的隐忧仍是中美关系,无论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如何成功,美国朝野对华敌视应无太大悬念;春季习近平访日后,北京不大可能高调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了;但普京在红场大搞二战胜利75周年阅兵,习或会去捧场;中美关系和朝美关系若持续紧张,今年的韩战爆发及中国参战70周年纪念日,北京或会高调纪念。”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