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观察中国

疫情迅速扩散,突显由上而下的体制存在巨大缺失

音频 05:21
网络刊武汉交通疫检图片
网络刊武汉交通疫检图片 网络照片
15 分钟

中国武汉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正以迅猛之势蔓延全国各地,不断向全球扩散,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情势的分析评论。

广告

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于泽远的评论称:“大多数人几天前恐怕都没想到,鼠年春节中国会笼罩在新型冠状病毒(俗称武汉肺炎)的阴影中。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1月23日起,湖北省武汉市和周边的鄂州市、仙桃市、潜江市、黄冈市、荆门市等相继宣布暂停运营城市交通工具,关闭机场、火车站、高速公路等进出通道,也就是俗话说的‘封城’。各地封城和严格的防控措施不仅让节日气氛变得凝重,也给民众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尽管央视和各省市的春晚节目欢歌依旧,但现实中的人们都在祈祷和祝福平安,辛弃疾、霍去病、康有为等历史名人成了拜年的热词。不过,很少有人抱怨这些防控措施过于严苛;相反,公众对武汉市和湖北省没能在第一时间严格控制疫情多有指责。”

北京《环球时报》的社论称:“武汉市长周先旺年初二晚上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因为春节和疫情的影响,目前有500多万人离开武汉。这个消息引起很大震动。500多万人都去哪里了,他们当中有多少人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携带者,那些病毒携带者会造成多少人际间的感染呢?这些问题的确非常令人揪心。”“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卢峰的社论称:“武汉是内地交通枢纽,长江中下游的船只,全国高铁列车、南北跨省长途巴士都必然经过武汉。每天进出武汉的人流数以百万计,当武汉出现新冠状病毒并且可以人传人,其他城市远至上海、广州、北京该很快就出现感染个案。可这些城市的政府却像没事一样,甚至当泰国、日本出现确诊个案,内地其他省市依旧连怀疑个案也没汇报过一宗,更不要说有确诊个案。以人流数量及距离计,武汉到上海、广州、深圳的人流肯定比去日本、泰国多几十倍,怎么可能外国已有几宗确诊个案,内地省市反而保持零感染!除了是家丑不想外传,除了省市政府装儍扮懵以外还有甚么解释呢?”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由上而下的体制存在巨大缺失:20日晚间习近平在央视发表新冠状病毒讲话,要求各地政府做好防疫和控管,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他讲话前和讲话后,整个中国官场出现巨大变化;讲话后,武汉和全国各地纷纷公布新病毒感染人数,数字天天急跳增加,震惊全球。但每天公布数字的情况,与习讲话前地方官员一味淡化和隐瞒疫情恰成强烈对比。”“为什么讲话前后出现如此巨大落差?因为中央搞严密控制,推行由上而下的体制,任何大事必须层层上报,下级官员没有决策权力,必须呈报上级批准;武汉市卫生局没权也不敢公布疫情,必须向省政府上报;省长和省委书记再向中央汇报,最终上报到习近平的亲信。亲信多方考虑,揣摩上意,决定如何向习报告,他不喜欢听的不能报,只报他愿意听的,由上而下的体制和层层上报过程,正是疫情爆发后一个月,才上报到习近平的原因。决策延误造成疫情迅速扩散,原因在此。”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