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北美来鸿

民主国家合力终结中国的人质外交

音频 04:38
中共四中全会10月31日通过被视为“中国之治”的『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中共四中全会10月31日通过被视为“中国之治”的『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网络照片

2020年1月20日,孟晚舟引渡案在加拿大卑斯省高院开庭,此前一个月加拿大国会成立了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任务之一是促成中国释放两名被拘押超过一年的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丹麦国际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卢克·帕蒂(Luke Patey)认为“加拿大不能单独对中国施加太大压力,但集全球民主国家之力可以终结中国的人质外交”。

广告

卢克·帕蒂一月初在加拿大《环球邮报》撰文指“今年加拿大国会新的委员会将严格审查与中国的关系,并就确保释放两名加拿大人提出方案。但更重要的是,必须认识到仅凭加拿大的力量是有限的。现在渥太华应该注重‘群体实力’(strength in numbers),联合同样面临中国人质外交和贸易限制的欧亚伙伴,建立国际联盟来对抗北京的干预”。

文章说“在两名加拿大人被拘押周年之际,加拿大和国际媒体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北京,监禁加拿大人只会加深西方和亚洲对中国崛起的焦虑,并会使美国要求其他国家对北京采取更强硬政策的要求更显合理。尽管我们希望北京领导人从善,但实际情况是北京希望世界看见它对加拿大的强硬报复并感到害怕。释放他们或放宽对加拿大的出口限制,会被北京视为在与美国进行的新的战略竞争中退缩,是对中国国家利益的背叛。继续把他们关押在中国监狱,为的是警告其他国家踩中国红线的后果”。

卢克·帕蒂相信“加拿大政府在过去一年坚守法治,但却忽略了对咄咄逼人的中国采取更强立场的呼吁。尽管加拿大前驻华大使和其他专家建议对中国采取反制措施,例如对中国产品设置合法的贸易限制,并考虑从北京领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撤资。在遭自由党少数政府反对的情况下,加拿大国会在12月通过了保守党议案,成立加拿大与中国关系特别委员会,国会开始掌握主动。但即使国会新委员会能促成采取更有力的应对措施,加拿大也不能单独对中国施加太大压力。而特朗普领导的美国也不是个可靠的盟友。因此,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应重新展开努力,争取国际支持,以终结中国的人质外交”。

卢克·帕蒂文中提到的受害者除加拿大的康明凯和斯帕弗外,还有澳大利亚的杨恒均和瑞典的桂民海。他强调“加拿大过去从其欧亚伙伴那里得到了口头支持,现在必须看到行动。北京可能拒绝加拿大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撤资,或无视加拿大根据《马格尼茨基法案》对中国人权侵犯者的惩罚,但如果其他国家同步行动,份量将大到无法被忽视,况且中国并非只对加拿大感到愤怒”。

卢克·帕蒂列举的“中国愤怒”包括“去年十一月中国驻瑞典大使扬言要禁止瑞典文化部长访华,原因是瑞典颁奖给出版商桂民海。尽管瑞典尚未像加拿大那样面临贸易限制,但中国威胁要取消商务代表团和限制中国公民前往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旅游。最近两名澳大利亚国会议员被禁止进入中国,北京宣称他们必须‘真诚悔改’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批评。澳大利亚作家杨恒军在中国被判入狱,并面临间谍罪起诉。在两国关系持续紧张的背景下,中国禁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

卢克·帕蒂没有来得及提及的是在他的文章发表后,中国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月28日丹麦《日德兰邮报》刊登漫画,把中国国旗上的五星换成了五枚冠状病毒图案,再次引发北京愤怒,中国大使馆当天就指责丹麦人的举动“侮辱中国”、“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卢克·帕蒂在文中预言“为了建立反对中国人质外交的联盟,我们必须认识到世界民主国家绝非无助。比通常理解的更甚,中国更容易受外界压力影响,中国领导人经常在战略和经济利益上优先考虑外国政府的政治要求”。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