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新冠病毒

法国学者怒斥新冠病毒含艾滋病毒基因序列的观点为无稽之谈

图为武汉肺炎病毒显微图
图为武汉肺炎病毒显微图 网络照片
作者: 杨眉
10 分钟

随着新冠病毒疫情传播所引发的恐慌,社交网络有关病毒起源的传闻甚嚣尘上,上周末网络盛传一片由印度新德里大学多位学者联合署名的文章,声称在源自武汉的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上发现4個插入基因,它們都來自艾滋病病毒。文章还认为类似的基因组成不可能是自然產生的,暗示有人为操纵的嫌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实验室的负责人石正丽随即出面公开澄清,声称新冠病毒与武汉P4实验室没有任何关系,她可以以自己的生命做担保。并且表示印度学者已经决定将文章从网上撤回。那么,印度学者文章的内容是否确实是空穴来风?

广告

另外,有中国国内感染病毒网民透露自己在服用艾滋病疗药之后,病情有明显好转。这是否能够说明新冠病毒与爱滋病毒之间确实存在关联?

法广就此采访了法国研究冠状病毒方面的专家,法国南方艾克斯-马赛大学的学者Isabelle Imbert 教授与法国北部里尔大学的冠状病毒研究专家Anne Goffard教授。

上述两位学者都没有听说过印度学者的文章,对她们来说,新冠病毒携带艾滋病毒基因序列的说法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Anne Goffard教授直截了当地表示:她亲眼验证了中国递交的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上面根本不存在艾滋病毒的成分。这完全是胡说八道。她确认说,这一病毒并不是“人为介入”的产物。她呼吁人们必须用自己的脑子去思考,不要轻易地相信网络上的任何谣传。

她进一步解释说:“冠状病毒与艾滋病病毒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病毒,从病毒学的角度来看,这两种病毒的同时出现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是在实验室做人为的基因操纵修改。但是,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一家实验室会做出类似的操纵,而且这样做还需要时间,必须至少要六个月至一年的时间。必须停止散布阴谋论的谣言,这是一个由动物传染至人类的病毒”

艾克斯-马赛大学的学者Isabelle Imbert 教授也向本台表示:“如果我们比较一下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与2003年广东的萨斯病毒的基因序列,我们就可以明显的发现两者之间的共同点。我还是认为蝙蝠应该是许多种类的冠状病毒的主要来源,我们在处理上一次萨斯病毒时已经提供了足够的佐证。我认为这一次也应该是来自蝙蝠的病毒在人类找到了合适的蛋白基底有效地加于复制。”

那么,如果新冠病毒患者服用艾滋病疗药可以起到疗效这是否意味着新冠病毒与艾滋病有关?

对此,Isabelle Imbert 教授回答说:不应该将两者混淆。在抗病毒方面已经有许多这方面的研究,药物中的一些小的分子会进入病毒的组织中,阻止病毒的进一步繁殖,而每一个病毒的滋长靠的都是复制繁衍。尽管新冠病毒与艾滋病毒完全不是同一类的病毒,因为染色体将蛋白编译成不同的序列,尽管它们的形状不同,但是,抗病毒的分子依然可以对其产生阻止繁衍的作用。但这并不意味着冠状病毒与艾滋病毒之间存在任何关联。这是十分荒谬的!

另外,美国吉利德公司声称研制出治疗新型肺炎的药物瑞德西韦,该药物已经治愈了一位美国患者,但是,吉利德Gilead公司非常谨慎地声明,“瑞德西韦是在研药物,尚未在任何国家获得批准上市,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也未被证实,目前也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疗效的数据。” 公司声称将对中国豁免专利,据介绍,吉利德的药物是从医治埃博拉病毒的疗药的基础上研制而出的,类似的药物是否可行?

对此,Isabelle Imbert 教授回答说: “这是美国的一个名叫吉利德的医药公司开发的,他们的信息是公开的,他们也曾经研制出治疗丙型肝炎的药物。他们找到了一个十分有效的医治埃博拉的化学分子,这是十分有效的疗药。这一 药物也被用来治疗萨斯以及莫尔斯冠状病毒,疗效也十分显著。这是因为这两种病毒与埃博拉的病毒同源。所以,他们研制出的疗药很可能也适合于治疗冠状病毒。”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