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新冠状病毒

学者披露病毒泄漏自武汉研究中心之说并非空穴来风

华南理工大学学者肖波涛撰写英文报告指出武汉疾控中心研究员曾被蝙蝠血液和尿液溅到。(网上截图)
华南理工大学学者肖波涛撰写英文报告指出武汉疾控中心研究员曾被蝙蝠血液和尿液溅到。(网上截图) © (网上截图)

中国大陆海内外网络一度曾经流传这次武汉爆发冠状病毒,系因当地病毒研究中心泄漏病毒而引发,但原来此说并非完全空穴来风。根据中国一名学者在网上发布的一份英文报告指出,距离被指是爆发病毒源头的华南海鲜市场不足300米的武汉疾控中心,有研究人员曾被用来研究的蝙蝠的血液和尿液溅到,受影响的人员已接受自我隔离14日。大陆有其他学者在病毒爆发初期已经猜测,病毒原来的载体可能是来自蝙蝠。

广告

华南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肖波涛在SCRIBD网站发表一份英文报告指出,在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基因排序发现,有96%及89%与菊头蝠有的冠状病毒(CoV ZC45)相似,但须研究病原体及如何传递给人类。报告引用医学期刊研究,指武汉受感染的41人中27人与华南海鲜城有联系,在华南海鲜城搜集到的585份样本中有33份测出新型冠状病毒。

不过,曾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工作,并与美国西北大学有合作研究,多次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肖波涛在报告同时指出,载有CoV ZC45的蝙蝠最早发现于云南省及浙江省,距离华南海鲜城远逾900公里,加上蝙蝠通常栖身野外,而该处人口密集,蝙蝠飞往该处的可能性“非常低”。而华南海鲜市场虽然有售卖野味,但并无出售蝙蝠。

报告提到其他途径的可能性,指出武汉有两间实验室,除了距离华南海鲜市场30公里、P4级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还有距离海鲜市场仅280多米的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WHCDC),该中心管有动物作研究目的包括收集及分辨病原体。

报告引述过往官方资料,指武汉疾控中心曾从湖北省捉来155只蝙蝠当中包括菊头蝠,另从浙江省捉来450只蝙蝠。不过负责研究的研究员,曾于2017年及2019年接受媒体访问提及两场意外,包括他曾受蝙蝠袭击,蝙蝠的血溅到他皮肤,于是他自我隔离了14日;另外曾因沾到蝙蝠排尿而须隔离;他曾在蝙蝠身上发现活蜱虫。

WHCDC有关研究做法是透过手术从这些动物提取DNA及RNA作测序,有关样本及受污染垃圾会是病原体,该实施室除了距离华南海鲜城仅280米,亦邻近协和医院,而该医院有第一批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的医生。报告认为,尽管未来仍需确凿证据,但认为这种病毒泄漏到周围并感染到最初患者是有可能。

至于距离华南海鲜城30公里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直追踪2003年沙士(SARS-CoV)病毒研究,如利用反向遗传学方法研究。故有“直接推测”是指,有可能该实验室泄漏了SARS-CoV或其衍生物。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