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新冠疫情

武汉研究所外泄病毒传言未止又有消息指“零号病人”是研究员

一月中旬出席新加坡国际会议 至少3人感染武汉肺炎
一月中旬出席新加坡国际会议 至少3人感染武汉肺炎 beijingleather

华南理工大学学者肖波涛日前发表报告指出武汉病毒实验室有研究人员被蝙蝠血液及尿液溅到,之后自我隔离14日,报告并质疑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是病毒源头之说,到了最近,大陆传媒又传出武汉病毒实验室的一名女研究员黄燕玲就是所谓的“零号病人”,即今次冠状病毒肺炎的第一个染疫病开始散播病毒的患者。

广告

更使得事件陷入扑朔迷离的是,当大陆新京报的记者向该所查询有关零号病人的传闻时,该所首先否认有黄燕玲这个研究员,但知悉该所网上确有这个人的名字之后,又承认此人曾在该所工作,但现在已经离职,去向不明。

武汉新病毒疫情发生两个月,当局还没能完成对传染病调查至重要的源头,以及谁是第染疫及扩散病毒的第一人,但近日大陆传出“零号病人”是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P4病毒实验室一名女研究生黄燕玲,指她做实验时被泄漏病毒感染死亡,遗体火化时又感染殡葬人员,令疫情传播。

新京报向该所专研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员石正丽,及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两人都称不清楚该所是否有黄燕玲其人,称研究所有逾千工作人员,疫情中无一人感染。网民随即指研究所官网上有黄的名字,惟名下内容已删除。

研究所16日下午发声明指,确有黄燕玲其人,她曾于2015年在该所攻读硕士,研究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黄毕业后已到其他省工作生活,未回过武汉。但声明未能平息外界疑云,网上又突然流出该所主任王延轶给员工邮件截图,内容包括“不明原因肺炎已引发社会恐慌”、“全所相关工作正在开展”、“衞健委要求不许向外透露疫情”等。邮件是1月2日上午10点发出;说明衞健委1月2日前就已对疫情做指示,再证当局隐瞒疫情,罔顾百姓生命安危。

据苹果日报报导,武汉P4病毒实验室是中国、也是世界顶级病毒研究机构,由法国帮忙设计建设,标志中国拥有研究利用烈性病原体的硬件条件。目前全球仅美、英、法等九国拥有P4病毒实验室。有报道指,武汉疫情发生后,中共军方生化武器专家、军事医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长陈薇少将已接管武汉P4病毒实验室,揭示该实验室可能与军方有关。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