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武汉疫情

防疫怪象 夫妻分床睡觉  痞子混混逞凶

香港居民排队领取免费发放的口罩,应对武汉肺炎疫情。摄于2020年2月7日
香港居民排队领取免费发放的口罩,应对武汉肺炎疫情。摄于2020年2月7日 图片来源:路透社/Tyrone Siu
作者: 安德烈
9 分钟

这种景象,是中国文革结束几十年极其罕见的,在街头巷尾村口,没有病的人只因为没有戴口罩就被按倒在地上戴上手铐,夫妻好好的要求必须分床睡觉,小区封锁了,一家三口打麻将,被戴红袖章的冲进去掌掴……

广告


湖北咸宁南大街社区发放紧急通知,要求从2月17日起,家人不仅不能一起吃饭,还不能一起睡觉。要求“分床睡觉(含夫妻);居民除治病外无证一律不许出门,所有物资一律实行每户五天只配送一次。

在经过整整数周贻误时机之后,当局为了“清零”,零感染,不惜一切手段。封城、封村、封小区,已经封得透不过气了,偶尔看到未戴口罩的,不问青红皂白,暴力对待,敢还嘴的,绑起来,掌掴,然后戴上手铐押走。网上此类视频广泛流传,仅举几例:

湖北孝感一家三口在饭桌上打麻将,围坐一桌兴致勃勃,突然冲进去一个气势汹汹的戴红袖章的人,二话不说拿起桌上的麻将乱摔。小伙子被对方如此粗暴激怒,拾起麻将砸过去,结果冲进了更多红袖章,把一家三口控制起来。红袖章怒斥一家三口,小伙子反问一家人吃饭也要被隔离吗?结果,小伙子被这伙人拖到外面狂扇。

重庆市合兴街两男两女抬着麻将桌,在监押的警车怒骂下游街。网民评论:“背桌子,戴高帽,挂牌子游街,四十多年不见的现象!”还有一个也是游街的:十一个青年男女,被一根绳子链着捆着,在街上游行,罪名是没戴口罩。仔细一看,全是青年,八个男的,四个女的。网民评论:这叫“‘绳’子以法”。押着他们的只有一个警察,其他几位口罩都戴不端正的,是社区的“工作人员”,横眉竖眼,习近平要清零,一夜之间,这些横眉竖眼的好像获得了正义感。

“一位年轻女子出门采购,忘记戴口罩,警察大声斥责,女孩转身要走,警察就要抓人。女孩:“我没犯法,你们凭什么要抓我……”警察:“站住,不许走……”女孩:“我没犯法,凭什么抓我……”女孩被一冲上去的男警拉住衣领,伸腿绊倒,被压住身体,被摁倒在地。

一名穿着像模像样的村干部领着几人在村口截住一位没戴口罩的青年,把他绑在树干上示众。这还不算,村干部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进入一户人家,把正在晾晒的女人乳罩取下来,猥琐地放在自己的鼻子上左闻右闻,闻够了,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套在绑在树干的年轻人的嘴上……

有网民指出,平日有好多 街坊邻居,见面点头哈腰的保安人员,彬彬有礼的执法人员忽然变得凶神恶煞,骂人打人,未带口罩,戴上手铐,张口抗议,猛烈掌掴,公民于平在“有些人开始自我膨胀了”一文中评论:自从疫情发生以来,一些基层社区完全变了样,许多人一下掌握了管理他人的权力,开始自我膨胀。连以往毕恭毕敬的小区保安,对业主都开始态度踞傲了,一些平日和蔼可亲的大爷大妈们,戴上红袖章之后,一下子也变得盛气凌人起来。”

唯一与文革有别的,中国到底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强迫游街的走过来,几乎看不到围观的群众。

就连官媒人民日报对此也半辩护半谴责,称,“大疫当前,公众牺牲一部分自由自主,可以接受”但“不要严重侵害群众的合法权益”。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