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武汉疫情

痛陈习近平过失的那些人 今安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Noel Celis/Pool via REUTERS
作者: 安德烈
12 分钟

武汉疫情还在肆虐,然而一些敢于批评习近平过错,请习近平趁早让位的中国学者失踪了。敢于见证武汉疫情的公民记者,敢于深入武汉医院探访真相的武汉市民消声了。网上不少人为他们的安危担忧,呼吁中国当局正当人命关天之际,不要穷追猛捕,让敢言者消失,重蹈李文亮医生事件覆辙。

广告


在自己的祖国被迫逃亡的宪法学者许志永,日前终于被警方在广东抓捕了,法国世界报评论,中国在大疫压顶人命关天之际,仍穷追猛捕,许志永是其中一个,怒批习近平无耻之尤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是另外一个。还有仅仅想了解武汉疫情真相告诉外界真实信息的公民记者陈秋实,至今下落不明。还有试图查清楚武汉究竟有多少人死于病毒的武汉市民方斌,他究竟被关在了哪里?

许志永曾被视为是“温和的改良派”,曾与许志永一道为争取公民权而奋斗的旅美法律学者滕彪回忆,“即使面对不讲法律的政权,他对当局仍然怀有最大的善意。尤其是在胡温时代,参与很多很多维权的工作,甚至提出要做理性的、建设性的反对派,但是当局对这种善意,对这种渐进改良的声音完全没有任何回应,反而变本加厉,加大对民间打压和控制,所以许志永有这样一个思想转变的过程,他越来越觉得这样一个体制无可救药了”。

许志永在逃亡路上,发表『劝退书』,劝告习近平趁早让位。作者细数习近平执政后强化独裁专制,暴力维稳,批评其没有思想和不清楚治国方向,发明妄议罪,致使社会再无谏言和改良空间。他批评习近平在中美贸易战、香港危机、武汉肺炎等重大事件上进退失据,连连失策,对于武汉疫情,未汲取2003年非典教训,迟迟不批准公开真相,灾祸来临却下令封城。滕彪说:“许志永是出于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一个维权人士的责任而去这样做的”。

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2018年7月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批评习近平废除国家主席制倒行逆施,在国内制造恐怖气候,后来被他所在的清华大学“下课”。但是,许章润言许多人不敢言也,2月2日发出”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直指武汉首疫,举国大疫,是一场人祸,痛陈中共最高领导人倒退结果,将三十年改革开放,“至此几乎毁于一旦”,批统治者“无耻之尤”,“民心丧尽”,让人民愤慨。许章润现在处于被软禁状态。

人民真的不再恐惧吗?滕彪认为,许章润的勇气令人佩服,对当局的批评很有道理。但说人民的恐惧已转变为愤怒,可能太过于乐观。因为中共全权控制,残酷打压,还是让非常多的人陷入恐惧之中。另外,对言论的控制,加之洗脑越来越有效,许多人实际上处于被洗脑而无知的状态。甚至还拥护当局的种种做法。

律师陈秋实,在大年三十从北京登上最后一列高速火车,抱着与危城武汉同在的决心,不弄清真相不回头,哪怕自己不幸感染疫情,他说自己死都不怕,还怕什么,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尽公民记者的职责,了解武汉疫情发生的真相,以及武汉人民抗疫的情景,通过自己的视频把真实的信息传递出去。然而当局以他接触过病患为名把他”隔离“了。

滕彪表示:“中共对这些少数敢说话的人采取种种办法让他们消声,像陈秋实,名义上说他接触了病人,要对他采取强制隔离,实际上是强迫失踪,没有人知道他被关在什么地方。如果是被作为疑似病人隔离的话,他的通讯联络不应该受到任何限制。”

陈秋实已消失了半个多月,网上到处是寻找他的呼声。武汉市民方斌最初的愿望就是要探清楚武汉封城真相,他听说许多人求医无门,进了医院也无法确诊,无法入院,他冒着危险进入一家医院,发现八具尸体。随后警方找上门来,最后,被关在家里无法出门的方斌呼吁“推翻暴政”,他终于被抓走了,至今下落不明。

武汉疫情如此严重,出现了许多敢于说真话的人,这场瘟疫最终会不会给中国带来改变,在滕彪看来,“事态看起来超出当初的想象,越来越多的人对政府不满,看清楚了这样一个体制的的真面目,但中共 也在借这个机会加强对整个社会的控制,很多毛时代的做法又重新出现在全国范围内,比如戴红袖标的人 随便抓人随便打人,让人感觉到文革又要重演。”

如果说这场疫情对整个中国社会有什么大的转变的话,大致有两方面,滕彪对本台强调:“两个相反的方面”,:“一方面有一部分人认清了中共的腐败无能和残酷,但是另一方面,中共借抗击疫情,以此为借口, 来强化对社会的全面监控,打造一个更加无所不在的监控体系,一个完全意义上的警察国家。”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