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武汉疫情

撕心裂胆的陈述 为什么武汉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付出那么惨重的代价

与李文亮医生同一所医院的艾芬医生,有一个遭到噤声的吹哨人,对『人物』倾吐心声。
与李文亮医生同一所医院的艾芬医生,有一个遭到噤声的吹哨人,对『人物』倾吐心声。 © twitter
作者: 安德烈
15 分钟

周二,网上传阅着『人物』杂志刊载的“发哨子的人”,真实记录了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医生艾芬从吹哨到被噤声,到眼看着自己的同事一个个倒下去,眼看着一个个武汉人求医无门悲惨死去的心迹。这篇文章刊出后不断地被删除,却不断地被转发……文章疯传的时候,艾芬所在的武汉中心医院已经有四名医生殉职,近两百名医护人员感染。医务人员感染和死亡比例位列武汉各医院之首。

广告

艾芬是李文亮医生的同事,武汉中心医院距离华南海鲜市场只有几公里,是一座四千多人的医院。艾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第一手的见闻,从一个医护人员的角度,叙述了武汉疫情发生、发展、发现到公开的过程,她的陈述,字字泪,对调查武汉疫情为什么发展到不可控,为什么演变成一场人类灾害,也许在未来,更有深远的历史学的意义。这不是一部控诉书,救死扶伤,巨大奉献,连家都顾不上的艾芬,只是娓娓道来自己的经历,自己的真实情绪。

发哨子的人

12月30日那天中午,艾芬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毒检测报告,她把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医学院的同学,随后,这份报告传播武汉医生圈,而从中转发这份报告的就是包括李文亮在内的八位医生。

早在12月16日她的急诊科接待一位“莫名其妙高烧”的病人,22号转到呼吸科,“具体管床的同事在我耳边具体管床的同事在我耳边嚼了几遍:艾主任,那个人报的是冠状病毒。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病人是在华南海鲜做事的”。12月27日,又来了一位“没有任何基础疾病,肺部一塌糊涂”的病人。

艾芬12月30日把实情传出去后厄运降临,12月31日10点20分,医院转发武汉卫健委消息,警告不能对外随意发布不明肺炎消息,如果因为信息泄露引发恐慌,要追责。她所在的医院随即发出通知,强调不能向外传递相关消息。

1月1日,医院监察科科长通知艾芬第二天早上过去谈话。“之后的约谈,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医院领导斥责她艾芬,作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好像整个武汉市发展的大好局面被我一个人破坏了。”她当时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艾芬医生并未像李文亮等八位医生那样被公安叫去训话,但那次的约谈种很绝望的感觉”。对她打击非常大,“我感觉整个人心都垮了”“ 后来所有的人再来问我,我就不能回答了。

隐瞒疫情的后果

艾芬很清楚发生了人传人,但是医院为了隐瞒真相,甚至不让医生把隔离衣穿在外头,“说隔离衣穿外头会造成恐慌。”艾芬医生追忆,如果她当时不遭到他们那样训斥,如果医院内部互相沟通,如果是1月1号大家都这样引起警惕,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了。

当武汉还在隐瞒疫情,当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还在说可控可防的时候,1月11日,急诊科护士胡紫薇感染,但是,居然在1月16号,“一位副院长还在说:「大家都要有一点医学常识,某些高年资的医生不要自己把自己搞得吓死人的。」另一位领导上台继续说:「没有人传人,可防可治可控。」一天后,1月17号,江学庆住院,10天后插管、上ECMO。”

艾芬说,“中心医院的代价这么大,就是跟我们的医务人员没有信息透明化有关。你看倒下的人,急诊科和呼吸科的倒是没有那么重的,因为我们有防护意识,并且一生病就赶紧休息治疗。重的都是外围科室,李文亮是眼科的,江学庆是甲乳科的。”

艾芬的内心是沉痛的,难以言说的,她对『人物』记者表示:“如果这些医生都能够得到及时的提醒,或许就不会有这一天。所以,作为当事人的我非常后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我”。她想,李文亮的病情跟他受训之后心情不好有没有关系?“因为受训的感觉我感同身受”。

医生们一个接一个倒下,病人的情况更加糟糕。病区饱和,基本上一个病人都不收,“ICU也坚决不收,说里面有干净的病人,一进去就污染了。病人不断地往急诊科涌,后面的路又不通,就全部堆在急诊科。”病人一排队就是几个小时,医护人员也无法下班。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病人越来越多,传播区域的半径越来越大,先是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可能跟它有关系,然后就传传传,半径越来越大。很多是家庭传染的,最先的7个人当中就有妈妈给儿子送饭得的病。有诊所的老板得病,也是来打针的病人传给他的,都是重得不得了。 “一天发热门诊门口的排队,要排5个小时。正排着一个女的倒下了……”艾芬说:“还有很多人把自己的家人送到监护室的时候,就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你永远见不着了。”

隐瞒疫情,武汉中心医院医护人员付出巨大代价。艾芬叙述,仅仅急诊科,就有40多人感染了。有三个女医生全家感人,两个医生的公公、婆婆加老公感染、一个女医生的爸爸、妈妈、姐姐、老公,加她自己5个人感染。“大家都觉得这么早就发现这个病毒,结果却是这样,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代价太惨重了。”

死了那么多人,付出的代价那么高昂,总该是厘清各自的责任的时候吧?“2月21号早上领导和我谈话,其实我想问几个问题,比如有没有觉得那天批评我批评错了?我希望能够给我一个道歉。但是我不敢问。没有人在任何场合跟我说表示抱歉这句话。”

根据现在披露出来的越来越多的细节显示,武汉医院领导层隐瞒疫情源于武汉卫健委的指示,而武汉卫健委又听命于武汉市委和湖北省委。根据『财新』报道,即使在中国卫健委最初得知武汉疫情的情形后,也要求不能向社会公开疫情。中国卫健委为什么如此呢?显然在等待中南海的一个决定,中南海的最高决策者,毫无疑问是习近平本人。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