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武汉疫情

网络保卫战 艾芬医生谈新冠隐情 一次次遭删帖一次次再复活

与李文亮医生同一所医院的艾芬医生,是一个遭到噤声的吹哨人,对『人物』倾吐心声。
与李文亮医生同一所医院的艾芬医生,是一个遭到噤声的吹哨人,对『人物』倾吐心声。 © twitter
作者: 安德烈
12 分钟

3月10日以来,中国社交网络出现奇观,『人物』杂志一篇叫做『发哨子的人』的访谈,文章被封杀后开始了另外一个故事,审查官一次次删帖,网民始终不肯罢休,就像一场疯狂的接力赛,以各种方式使其无数次复活,转发,以数十种语言在各种自媒体、公众号、网站转发,甚至用上了甲骨文,意第绪语,好像这是一场与审查官的生死决斗,好像这是为了保存一个稍纵即逝的珍贵记忆。

广告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大约不仅仅是『人物』报道的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医生艾芬,叙述的不仅仅是三千多名武汉医护人员被确诊,有的甚至殉职的悲情,仅仅艾芬所在医院,就有四名医护人员殉职,还有四名濒危,她的医院,大约感染病毒的就有200多么,可谓损失惨重。另一名吹哨人李文亮,就是她的同事。同事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眼看着病人一个个倒下,艾芬回顾这一切觉得作为当事人非常后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我,老子到处说”,有人评论这才是关于言论自由的本土化表述,艾芬虽然被噤声,虽然被压制,但她终于勇敢地说出来所有的细节! 她表述出一个重大隐情,原来包括李文亮等八位被警方传讯训诫指责传谣的医生,他们在朋友圈曝料,武汉出现了堪比sars的病毒的重大消息,就是依据艾芬医生发布的照片。

艾芬在叙述中,提到的医院接待的第一个病人的时间是12月14日,后来从急诊科转至传染科,她从同事嘴里第一次听到冠状病毒四个字。随后,她看到了关于一名患者感染不明肺炎的CT报告,敏感地意识到一个重大的人传人的疫情正在发生,赶紧转给医生同学,提醒注意,这时候是12月30日,从此,这个消息经李文亮等人,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也就是在这一天,武汉卫健委下达通知,禁止医生谈这件事,12月31日,他所在的医院当局下达文件,禁止医生不能对外界谈论已经发生了疫情这一重大的事件,也就是在这一天,艾芬接到医院通知,约她谈话。

这是一场非常严厉的谈话,医院领导责怪她作为专业人士,岂能向外界告知发生了疫情这件事,用艾芬自己的话说,好像武汉市发展的大好局面让她一个破坏了。她一下子感到绝望。从此,她尽全力救死扶伤,但是信息封闭,甚至医护人员穿保护服,也不能穿在外面,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戴口罩去开会,被院领导批评,理由是不要引发恐慌,结果大量的病人无法得到救助,大量的同事得不到应有的保护,她眼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倒下去,无助,绝望,她说,如果信息透明,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同行倒下去,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死人,她的表达很平和,但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力量,一种控诉。多少天后,武汉死了几千人,几万人受到感染,造成的伤痕恐怕巨大的无法估量。2月21号,新冠病毒走向世界,领导跟她谈话时,她希望他们承认当初批评她批评错了,他们应该向她道歉,“但是我不敢问”,她没有等到任何来自上方的歉意。

艾芬医生从自己所在的中心医院的一角,描述了她的亲历,但让人们彻底明白了这场疫情是如何从最初的几个患者,扩大到不可计数,这一切都是隐瞒信息造成的,一直隐瞒到最后封城,封省,中国半国瘫痪,经济败象频频,今天,这场疫情在全世界疯狂肆虐。

武汉疫情经官方层层隐瞒,造成死伤累累,一步步构成全球大流行。官方至今还对最初隐瞒疫情抱着一种得过且过的态度,官媒竟然无耻到要让世界感谢。好在,在审查官仍然一如既往的疯狂删节下,揭露当局隐瞒的调查性报道越来越多,细节也越来越充实,也许,有一天一个武汉疫情路线图将会完整地呈现在世界面前。

最令人惊讶的是,艾芬医生的访谈得到了高官的无意识佐证。有3月10日开始在海外广泛流传的现场拍摄的视频为证: 3月6日,中国国新办举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救治进展情况发布会。中共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说,在这次疫情发生早期,主要是今年1月份和1月份之前,湖北省有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被感染,其中40%是在医院感染,60%是在社区,都是湖北当地的医务人员,大多是非传染科的医生。

此前,武汉当局一直到1月16日,都坚持没有发生医护感染,中国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2月14日又称,截至2月11日,湖北报告的医护感染是1502例。

丁向阳或许无意泄露天机,为什么武汉会死那么多人,为什么一场原本有机会避免的悲剧没有避免,为什么医护会感染得一塌糊涂,『人物』关于艾芬医生的那篇访谈就是最好的注解。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