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新冠疫情

方方日记将在美出版 遭遇甩锅者群攻

武汉作家方方
武汉作家方方 © 网络图片
作者: 安德烈
16 分钟

作家方方武汉封城时写下的日记将于8月在美国出版,消息传出后,突然引发一轮激烈的攻击,崔文元认为“对方是全序列出动了”;方方本人则以为:“我相信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坍塌掉”。对一位真实记录武汉人封城之下的悲情遭遇的作家,发动这番攻势,令人诧异。

广告

武汉封城期间,被锁在城中的方方和所有武汉人共命运,记下耳闻目睹,委婉但不失尖锐,要求官员为疫情承责,对“极左”丝毫不留情面。日日夜夜,点点面面,在中国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在那一时期,每天的某一个时刻,无数的人都在等待着方方的“日记”。

然而在传出这些日记将于8月在美国出版后,至少是可在中国官方平台驰骋的“舆论”对方方发动了一场罕见的攻击,如果把这场巨大的攻击形容为一处战狼之舞,,领舞的就是『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胡锡进8日撰文有意将『方方日记』将要在美国出版一事放入美中因新冠疫情处理方式激烈对抗的大背景下联想。

胡锡进称,美国向中国“甩锅”,一些精英人士甚至要求向中国索赔,“让很多人联想到庚子赔款”,而方方却要在美国出书,中国人将会“用我们多那么一分的利益损失,来为方方在西方的成名埋单”。他称这本书在今天的这个时间点上出版,“方方的确带来了对公众的一份刺痛”。

胡锡进领舞,一众翩翩,一时间,曾经无数被方方日记感动的读者不知到哪里去了,屏蔽了?被压抑许久的大V出来说项了。许多,使用的竟是五十年前文革时代的语言:江帆称:“那个‘方方日记’,不正是以反动立场描写‘历史’‘文学’的最佳反面教材吗?”。

方方日记曾让无数人与煎熬中的武汉人有种同命运感,但是,现在有人出来替“海外华人”代言了。陈淑敏:“不能只考虑让更多人知道一部分真相,但不想到这些内容可能会让更多人受伤害,比如海外华人可能生存境地更困难,因为一定会有偏激的外国人会更坚定认为是中国的原因导致的疫情传播,会间接激化矛盾。”

这算比较温和的,金融圈女神经就比较神经:“方方永远只谈社会的黑暗面,至于千千万万中国人为此做出了多少努力,她是看不到的。她当然有说话的权利,但是她以体制内高官的身份,物质和荣耀都有了,然后又砸体制的锅,简直是一鱼两吃。”其实,方方曾经是湖北作协主席,现在早已退休,不太“高官厚禄”。

记述武汉人日常悲情,日记中也不乏“光明”,但有些人不希望把家中的琐事拿到外头传扬。“内外有别”,号称“体坛那些事”的说:“说问题就说问题,你为什么授权国外出版呀,在家里争吵和到国际上叫嚷,是一个性质吗。难道你以前的微博没有把你的意见表示出来吗?”这位网民可能不知,方方日记虽然没有完整出版,海外多种语言的媒体都早已做过广泛的报道。

署名“龙想说的”比较恶毒:“这次举国抗疫,汪芳竞成了吃人血馒头的最大‘赢家’,成了最著名‘作家’,成了应该不能只有一种声音的"声皇",成了全球撕裂中国的‘名人勇士’。是汪芳悲,还是武汉人悲,或国人悲?”还有指责方方是在给西方送炮弹,反过来打在亿万人身上,指其“客观上说实实在在的帮凶,是给敌对势力递刀子的人”。

但也有敢于为方方挺身而出的:“看到回帖里那么多武汉人骂方方,真是悲哀。想对方方说,您不值得记那些日记。 作为一个非武汉人,一直在为武汉人提心吊胆。在最艰难的时期,只是通过方方日记才看到武汉传递出来的信息,还有上海的童之伟教授昼夜不息不断转发武汉求助的信息。看到这些才知道当时武汉人是多危险和多艰难!”不过,文中所说“那么多武汉人骂方方”无从查实。

还有网民质疑:“那些真情实感地自发去她微博下面谩骂和高呼类文革口号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很多疫情期间活跃的V都保持沉默或者退博。看样子疫情确实稳住了,开始秋后算帐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发文“方方太嫩了,我交给你怎样群殴”,帮助方方分析“出谋划策 ”,“从目前来看。对方是全序列出动了,换句话说,指挥部都上阵了。这一轮干不倒你,就只能动用官方媒体了。” “我曾有幸一周之内被150多家官方媒体围殴。除官方媒体外,上述系列分三个梯队。第一梯队是地痞流氓,典型代表是司马三鸡。只要有钱,什么都干。它在微博上的设置都是交钱就可以骂它。这个梯队已经丧失了公信力,它们对你的名誉造成不了什么伤害,重要的是恶心。看着恶心,想起来恶心,心态变坏。韩红、袁立就是这个样子,大部分文人也都束手无策。你和它做任何解释都无意义,你选择和它对骂,你输了:“你终于变成了你讨厌的那种人”还有一类是”网上所说的垃圾人”:“如果选择和垃圾人开战,必须想明白两点,一是只有开战没有停战,它们会一辈子粘上你。你愿意吗?你做好准备了吗?你做任何事情它们都会掺和进来,搅局和拆台,让你永世不得安宁。二是必须降低身段和格调,使用污言秽语,这是这个战场通用的武器。”

王五四谈论网上两篇谈方方与张文宏医生的收入文章,很是感慨:“我倒不是吹捧这两位,只是觉得这个社会已经堕落成粪坑里,一部分渴望英雄出现,救她与水火,英雄最好是能牺牲,获得一片赞歌。另外一部分人希望身边都是跟他一样的烂人,哪有什么正义者勇敢者,都是蛆虫一样活着,你稍微挺挺脊梁抬抬头,他都觉得你在破坏大好和谐的苟且偷生局面,一定得给你挑出一些上小学时不还同学橡皮擦的毛病,这样就好像大家都一样无耻了,也就心安理得的继续苟且下去了”。

一位读者写了题为“一如既往地支持方方有多难?”方方留言,仍是处变不惊,一贯的态度,她说:“我相信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坍塌掉,一个自信的政府也不会因为一本书就无端地指责作家。2020年及以后的人民生活状态,取决于本国与各国政府对待新冠病毒的方式,而非一本小小的方方日记。谢谢这位读者,一个人拥有常识多么重要”。

 

方方3月28日日记完结篇似乎预示了一切: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

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