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报纸摘要

巴黎人报:中国吹哨人今在何方?

音频 05:16
Podcast
Podcast © FMM
作者: 流芳

西方国家在新冠疫情沉重的气氛中度过了一个异常特殊的复活节。疫情继续肆虐,全球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十万。各报除报道疫情的发展趋势外,还继续关注疫情将造成的影响。《回声报》和《费加罗报》分别载文突出了新冠疫情重创南亚地区的消息。印度,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可能成为新冠疫情下一个重灾区,导致该地区空前的经济衰退。世界银行认为:南亚地区国家可能遭遇40年来最糟糕的经济局面。《巴黎人报》则刊出一篇关注中国武汉疫情吹哨人失联的报道。

广告

该报指出:已经流逝的数月时光未能抹去人们的疑问:艾芬,陈秋实和方滨这三位武汉疫情吹哨人如今在哪里?他们是否至少还活着?无国界记者组织(RSF)主席韩石(Pierre Haski)对他们的处境深表忧心,韩石接受《巴黎人报》访谈时表示:关于这些吹哨人下落的信息非常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是:他们在当局手中。

报道指出:失联的第一个人是现年34岁的陈秋实。这位捍卫人权律师于今年二月录制了武汉一家医院的情况,着重反映了医院人满为患的场景。他拍摄的视频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而他的行为却颇令政府不满。他于129日在武汉拍摄的一段视频中表示:“我非常害怕。因为我面对的是病毒,而我的背后却是中国政府”。26日,他的微博帐号便被取缔。一天之后,他的父母获悉他被隔离的消息,然而,他并没有出现任何感染症状。此后,他便处于失联状态。

方滨的情况基本相似。方滨原本是一家服装店的经理。他因在21日发布的一个视频的点击率超过百万而出名。相关视频的长度约为5分钟左右,根据他的观点,视频反映的是武汉公立医院内以及医院门前发现的八具病人尸体。画面令人震撼,也令当局不快。当局对他进行了长时间的问询,并没收了他的笔记本电脑。24日,方滨披露,他可能被隔离。他还拍摄了几名身穿防护服的人试图进入其家中的视频。28日以后,就再没有出现过他拍摄的视频。其家人至今始终没有他的消息。无国界记者组织主席韩石十分无奈的表示:方滨和陈秋实显然已经被捕,但不知他们被关在何处。

另外一名失踪的维权人士是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艾芬在接受《人物》杂志采访两周后于329日失联。她在接受访谈时批评了当局在管理疫情中的审查制度。韩石强调,至今,艾芬的微博社交平台一直没有中断信息,但不知道她发信息是否出于被迫,也不排除信息出自当局之手的可能。

报道引述韩石的表述指出艾芬的情况与另外两名吹哨人有所不同。陈秋实和方滨被当局逮捕。但是艾芬的情况却令人疑惑。她是否自愿选择隐居在家?她是否受到监视居住?对此,外界一无所知。医院急诊科主任的身份可能对她有利,无国界记者组织主席认为:尽管艾芬处境危险,但与另外两名吹哨人相比,她所冒的风险要低。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将一名医生送往监狱是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情。因为大家都会认为,这名医生开口讲话,是为了更好地做好工作。

报道指出:这些吹哨人失联后,无国界记者组织一类的捍卫记者权益的各协会组织纷纷动员起来,试图找到他们的踪迹。面对保持沉默的政府,此一任务十分艰巨。不过,有两种可能,一:是待这段健康危机过后,再过几周时间,他们会被放出来:第二,也是最常见的一种可能就是:过一段时间,大概半年左右,他们会以“颠覆政权”罪受到起诉。中国富商任志强的遭遇就是最近的一个例子。任志强公开批评当局管理疫情缺乏透明度之后,于312日失联。近一个月之后,因“违纪违法”而受到纪律检查委员会的调查。

韩石最后指出:中国的司法没有独立性。审判通常秘密进行,判决则完全由共产党来决定。因此,陈秋实和方滨这两名记者极有可能遭遇这样的命运。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