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世界报

法国世界报:中国口罩外交为何失败?

Podcast
Podcast © FMM
作者: 古莉
11 分钟

法国《世界报》刊文指出,北京的“口罩外交”失败,它未能改变中国的形象,也没能让大家忘记北京对这场疫情应该承担责任。北京在否认和操纵信息后,以慈善大国形象出现,展开“口罩外交”,同时夹带宣传中国体制的优势,引发反感和怀疑。至于北京“口罩外交”为何失败?该文认为是由于习近平将意识形态带入疫情管理。

广告

标注日期4月24日的法国《世界报》刊出社论作家阿兰-弗拉松(Alain Frachon)的文章,分析中国口罩外交失败的原因。阿兰-弗拉松说,北京在否认和操纵信息几个星期后,在自家把病毒埋葬,从二月底开始切换角色,以慈善大国的姿态出现,向其他疫情国家出口或提供口罩和医疗物资。可是北京在运送口罩的集装箱内,夹带走私自我颂扬中共体制优越性的宣传。

该文说,美国大众文化,以牛仔服,摇滚乐,好莱坞,连续剧做为输出杰斐逊民主和美国力量的载体;而北京则用口罩,呼吸器,和自我赞颂,作为输出北京模式的载体。但中国失败了,至少在西方失败了。为什么?答案很可能与习近平有关,与他的世界观和治理方法有关。

《世界报》这篇文章还说,中国想依靠其独有的大量生产抗病毒设备的能力,树立良好的大国形象。而且特朗普已经为中国让出出一条大路。身在疫情风暴中的特朗普拒绝在任何活动中充当国际领袖。然而,过分突出自己的优势的中国共产党,尽管在宣传鼓动方面是专家,还是失败了。

弗拉松说,疫情大流行进入第四个月之际,北京的自我宣传导致中国的口碑很差:最常用在中国身上的词汇是“不信任”,“怀疑”,“当心”之类,至少这些词与“感谢”使用的次数相同。

此外,中国的口罩外交遭遇失败,不单是因为质量有时存在缺陷,还因为中国以傲慢方式教训西方民主国家,居高临下地指责这些国家。简言之,口罩受欢迎,但夹带宣传不欢迎。而且这样做戏有些笨。现在武汉悲剧的来源依然是谜,真相只说出一半,数字不断变化且不太靠谱。所有这些,都让人不敢信任。同时,中共当局驱逐了一部分美国驻北京记者,并监禁了一些敢于批评中共管理疫情政策的中国人。这一切发生在中国民族主义白热化的背景下。

中国口罩运动不成功还在于,不论对与错,欧洲制药业即将从中国撤回大量药厂;欧盟将会严密控制中国在欧洲的投资;日本帮助本国在华企业搬迁;华盛顿主张美国经济与中国脱钩的人越来越多。而非洲则等着看北京是否减免债务。最严重的也许是,中国官方的话语失去了信用。

世界报这篇文章说,中国拥有一些能干的外交官,制造业可以快速大量生产口罩和测试工具以及呼吸器,中国对纽约或非洲国家慷慨援助,中国在自己本土抗击病毒也很英勇。那么为什么会失败?问题出在那里了?

该文作者说,我们冒险提出一个假设,那就是在管理冠状病毒危机上,从头至尾都打着习近平的印记。习近平把中国共产党放到中国社会的核心位置。在学校,大学,行政部门,经济领域在内的所有地方,都加强共产党的存在。任何在共党的控制之外的独立运作,都与习近平的思想背道而驰。政治必须优先于专业知识,在武汉也是如此。

习近平将他的思想注入到一场漫长的思想复兴运动当中,这场运动主要是颂扬中国制度的优越,暗指自由民主制的衰落。在中国国内,要与西方敌对思想作斗争;在国外,要吹嘘中国经验的优越性。外交领域也不例外。在国际论坛上,北京当局要让专制模式拥有与自由民主模式同等的合法性,甚至有更高的合法性。正如爱丽丝·埃克曼(Alice Ekman)在《鲜红色—中国共产主义理想》一书中所说,习近平将中国置于重新意识形态化的疗程中。埃克曼认为,现在中国的言辞话语走向激进的原因,不仅是习近平要在经济困难阶段确立自己权力的一种方式,也因为习近平是个马克思主义者。如果说,中国对冠状疫情的管理看去不太务实,有时甚至产生相反的效果,那么原因就是:习近平是一位空想理论家。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