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中国/政治

中联办批「黄色经济圈」是政治揽炒 民主派责失控 学者忧消费自由被剥夺

3.5 一批「黃店」5月1日具名在备受中方打压而广告缺缺的《蘋果日報》刊登广告,以示支持及呼吁市民支持黃色经济圈(麥燕庭提供)
3.5 一批「黃店」5月1日具名在备受中方打压而广告缺缺的《蘋果日報》刊登广告,以示支持及呼吁市民支持黃色经济圈(麥燕庭提供) © 法广/麦燕庭

声称对香港有「监督权」的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中联办),再次发文,批评有年轻抗争者汽油弹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后期出现、呼吁市民光顾理念相同商店的「黄色经济圈」,指责「反对派」推动「黄色经济圈」是一种「政治绑架经济的『政治揽炒』」。这是中联办三星期内第四度就香港内部事务开腔批评,立法会泛民议员召集人陈淑庄批评中联办连开店也要管,质疑是失控表现;而法律学者戴耀廷则指责中联办是要剥夺港人的消费自由,想当所有港人的「大阿哥」。

广告

中联办昨(2日)天发出的发言人谈话,主要批评「5.1」劳动节有人发起在沙田一个商场发起「和你唱」活动和晚上有四人在旺角向警车投掷汽油弹及绑有铁钉的胶喉管一事。警方在处理「和你唱」活动时,投掷事件中,警方拘捕现场一名15岁少年和怀疑用作制造汽油弹场所的46岁女业主。

中联办发言人表示,「严厉谴责极端激进分子在『五一』假期再次发动违法聚集、滋扰商铺和掷汽油弹等违法活动」,指这些人「暴力揽炒」(以暴力达到玉石俱焚的意思),「丧尽天良」。发言人又针对被捕人士中有15岁少年,质疑蛊惑「有案底人生更精彩」的政客,是以牺牲一代人美好前程为「政治燃料」,「居心何在、于心何忍」。

发言人又批评,反对派政客为在立法会选举中「多捞席位」,罔顾利伯维尔场,炒作「黄色经济圈」,人为制造社会撕裂,「不择手段滋扰、破坏无辜商户」,形容是一种政治绑架经济的「政治揽炒」。

「黄色经济圈」是反修例运动后期产物,主要是呼吁反修例的民主派人士(统称「黄丝」)光顾同为「黄丝」开设的商店,抵制亲建制或支持警队的「蓝店」,以便获得资金支持运动和集气,并期望藉此打破亲共财团的经济垄断,故有人称之为消费逆权。不过,当中没有包括中联办所说的滋扰和破坏无辜商户的建议,破坏「蓝店」的是部分抗争者的行为,但并非「黄色经济圈」的概念。而网民发起在「5.1」劳动节「进攻黄店」,指的是到「黄店」消费,当天亦确实有不少市民响应,主要是小店的「黄店」,门外大排长龙。

港府支持中联办就香港事务发言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驳斥中联办的批评时说,中央政府介入香港内部事务已是无孔不入,而中联办在「监督」时显然向北京提供了「全方位错误意见」。他解释,年轻人抗争的原因是争取社会公道,中联办所说的原因与事实不符。民主派会议召集人陈淑庄批评,中联办连港人光顾哪间餐厅都要管,是「过了位」,亦不符监督权。她估计,中联辨在「黄色经济圈」概念出现多时后的现在来批评,是要为建制派在九月立法会选举造势。

2014年占领运动发起人之一的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在个人脸书上表示,「黄色经济圈」是消费者的自由,是资本主义精神的体现,而资本主义制度是获《基本法》第5条保证「五十年不变」的,中联办现在威吓港人欲剥夺其消费自由,「是要把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也要消灭」。

他质疑,日后是否一切都要由中联办说了算?是否不顺从的商店和货品都要关门或下架?这反映了中联办不单止要当港府的「太上皇」,更想成为所有港人的「大阿哥 Big Brother。

在中联办的批评被泛民主派人士反驳后,港府发言人晚上发稿回应,指中联办代表中央政府专责处理香港事务,对涉及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落实,表达意见和关注,是理所当然,责之所在。

中联办于上月中自称不是基本法22条的中央部门,对香港有管辖权,港府六小时内三易其稿来确认中联办的说法,被指为「跪低」和放弃高度自治。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