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政治

艾克曼:中共党内也很恐惧

中国人大2018年3月
中国人大2018年3月 AFP - NICOLAS ASFOURI
作者: 古莉
1 分钟

欧盟安全研究所亚洲负责人爱丽丝-埃克曼(Alice Ekman)新著有《鲜红色—中国共产主义理想》(Rouge vif - L’idéal communiste chinois )。艾克曼指出,由于疫情大流行,中国的朋友圈将缩水,但是习近平和他周围的人并不打算停止强化意识形态。

广告

下面是法国《观点》周刊记者吕克-德-巴鲁奇(Luc de Barochez)对爱丽丝-埃克曼的采访:

问:中共的戒尺在何种程度上可以解释这次疫情在最初被掩盖?

答: 在习近平担任主席以后,人们更加深了恐惧。他上台7年多来,发起的大规模反腐败运动,其目的也是进行政治整肃。在中国的绝大部分机构,做一切事情都必须由党来批准,包括在医院也是如此。

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负责人艾芬医生应该记得,她与同事们在病毒最开始出现时,识别了病毒。她随后受到(党委书记)严厉训诫,被要求服从命令。所以,科学家害怕遭政治领导人整肃,地方当局害怕遭中央政府整肃,他们的恐惧是很强烈的。这种双重恐惧可能会影响武汉和湖北省对该病的初步控制。

问:这场危机是否被权力当局用来加强控制?

答:党没有等到这场冠状病毒危机到来,就进行了大清洗;这场清洗7年来一直在持续。我们往往会忘记,恐惧感在党内也很强烈,尤其是党内高层。

中纪委不断展开检查,经常发动纠正党员意识形态的运动,在“同志”之间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还要学习习近平的言论。这种氛围导致管理者不愿意去冒险,并在某些情况下,对那些可能让上级皱眉头的事实和数字进行低估。

问:强硬化意识形态,是否是习近平巩固权力的一种方式?

答:这个强硬化有三个相互交织的原因。首先是因为习近平认为,前苏联在1991年垮台和消失,是因为当时苏共不够强大。所以他要在经济放缓导致社会和政治紧张的背景下,强化中共。

第二个原因是,党的强大,对于作为党总书记的习近平加强自己的权力很重要,也对他搞好他称为“中华民族复兴”的运动很重要。

第三个原因,不能低估习近平和他的谋士们对意识形态的狂热。习近平上台后没有质疑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也没有质疑毛泽东时代。相反,七年来,他重申中国作为共产国家的身份,而且不仅限于言辞,还特别体现在与其他治理模式加剧竞争的方面。从2013年开始,习近平就明确提出“社会主义制度”优于资本主义制度。

问:这场病毒危机是否阻碍了“中国模式”在世界推广?

答:中国官方的通讯信息在社交平台或其他地方,都不给任何含糊和质疑留有余地。不论现实中发生了什么情况,人们都要保持自豪和对未来的自信,以符合习近平在2016年提出的《四个自信》(对中国的制度,道路,理论和文化的自信)。推动替换西方民主体制的政治意愿非常强烈。

问:但是这个言论很难通过...

答:是的,一些国家很反感这个言论。但近几年来,中国首先凭借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地位以及它代表的投资和贸易机会,成功吸引了许多发展中国家。不过在当前情况下,一些国家正在从中国的吸引力中走出来。因为简单的事实是,这种病毒来自中国,使中国的形象受挫。

另外,围绕中国援助和北京管理危机“有效”模式的公关宣传也适得其反,特别是在欧洲。但也并非全都如此。危机过后,中国的“朋友圈”会缩水,但缩水后也会加固。一些国家要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选边站。

问:美国有关与中国“新冷战”的论述是否恰当?

答:冷战的言论双方都能感觉到。在中国一方,远在特朗普当选以前,中国与美国的竞争就已经进入议程。长期以来,党的官员被反复灌输:美国,更广泛说,是西方,应对世界所有危机,对中国的屈辱负责。与西方的对抗已经根植于党的想象中。这场危机可能会进一步增强反西方的怨恨情绪。

在习近平时代发生的变化是,宣称中国的胜利和美国即将衰落,已成为官方承担的说法,官方宣传变得充满敌意。“西方”一词本身,在中国外交政策界,已受到污名化,令人想到试图推翻党的西方敌对势力。所以,许多党的干部都认为,对于包含欧洲在内的广义的西方,任何时候都必须保持警惕。

问:危机过后,西方提出搬迁工业的建议是否让北京担心?

答:中国经济仍然以出口为导向。短期内,中国还会依赖欧洲和美国市场。但是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生发的贸易紧张,可能导致两国经济相互依存度降低。这次疫情大流行加速了这一进程。

中国经济想要在中国自身基础上寻求不断发展。2021年将公布的五年计划应该会反映出这一点,会进一步将重点放在新兴技术与创新之上。

同时,许多国家,特别是欧洲国家,最近几个月意识到它们对中国市场(技术,物流,制药等)的依赖,这将导致一些调整。

问:这样会导致全球化的终结吗 ? 

答:不会, 但会出现更加两极化的全球化:由伙伴国家构成的两极结构,同时发展不同类型的商业关系。届时某些国家将仍然与中国关系紧密,其他国家则出于经济,战略,安全的考量,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摆脱中国技术和中国市场的时候到了。

我们可能看到不同的网络出现(5G,海底电缆,互联网等),将有不同的标准,这些将并行发展,最终慢慢变的互不兼容。

问:最后,这场危机是否会导致中国政治体系紧张?

中共有着如此密集的地理网络,不太可能在一夕之间消失,也不会在这场危机之后深入自我质疑。这个党拥有9千万党员,具有非常强势的地位,存在于社会各个层面。

此外,不可低估宣传,审查,恐惧的分量。如果一部分人口和党员克制着自己的不满情绪——很难精确评估,他们若表达不满,将有很大风险。当局拥有大量的人力和技术资源,用非常细密的网格化监视系统对人口进行监视。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