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法国军人是否在武汉军运会感染了病毒

音频 04:15
法国参加武汉军运会的女子现代五项选手Elodie Clouvel 和她的伴侣男子现代五项选手Valentin Belaud
法国参加武汉军运会的女子现代五项选手Elodie Clouvel 和她的伴侣男子现代五项选手Valentin Belaud © Photo AFP
作者: 安德烈
14 分钟

周三法国爆出一个很怪的消息,法国女子现代五项运动员埃洛蒂·克劳威尔(Elodie Clouvel)接受法国一家地方电视台采访时称,2019年10月底,法国代表团在中国武汉参加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时,包括她自己和她的伴侣Valentin Belaud在内的不少人都感染了新冠病毒。

广告

军运会并不知名,一般人很少关心,但在武汉举行的这一次,中国把它办成一次国际盛会,场面宏大,投资巨大。尽管这次运动会并没有给世人留下什么印象,但是在它之后,在同一座城市,爆发了一场横扫全球的重大事件—新冠病毒疫情。

新冠病毒疫情中国官方给出的爆发时间是12月31日,中国科学家在『柳叶刀』的一篇论文列出的第一位新冠患者确诊为12月1日。难道新冠病毒在武汉蔓延的真实时间还要更早?难道这一病毒真的感染了在10月18日-10月27日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的运动员?这一世界军人运动会,在新冠病毒官方公开之前几周在中国湖北省省会武汉聚集了将近一万名运动员,难道真如法国女子健将埃洛蒂所说,运动员们不知不觉地把这一病毒带回法国或者带回其他国家?

还可以提出许多假设,新冠病毒的源头不仅仅让寻找零号病人的传染学家头疼,也让阴谋论患者激动。法国女子现代五项运动员埃洛蒂·克劳威尔3月25日接受卢瓦尔电视台采访时说,运动会后,她和其他法国运动员就生病了,在向医生问诊之后,她对一家地方电视台--卢瓦尔7台称,“有很多参加这一世界军人运动会的运动员事后病得很重”,“我们最近看了军医,他告诉我们:’我想你们感染了这一病毒,因为法国代表队的许多人都曾经生病‘”。

不过,一位与她一起参加军运会的健将匿名表示,十月份感染新冠病毒的说法“荒唐至极”,另外一位法国女子健将Aloïse Atornaz对此也很怀疑,她对『法国西部报』表示:“我不认为我们在那里感染了新冠病毒”,“我们被超级保护”。的确,法国随队军医就要二十几位,身体检查极其严格。在美国,参加这次军运会的自行车运动员Maatje Benassi一度被阴谋论者指责她是从武汉带入新冠病毒的美国零号病人,她被迫检测几次,一直呈现阴性。

面对各种猜测,法国国防部被迫出面澄清,在法国参加军运会的代表团中,没有任何一位在那场运动会前后乃至10月份重返法国后发现类似新冠病毒的症状。法国国防部还表示,直至目前,就我们所知,没有任何一个参加这一军运会的国家宣布发现其团员感染了新冠病毒。

但法国『费加罗报』报道称,法国军方的解释也只能是部分的。因为在10月份时,任何人都不知道存在着一个新冠病毒以及它的病理特征。那么,现在能否进行回溯性的血清检查呢?法国军队医疗机构认为,如此久远,检查的结果不会准确。

比利时国防部也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实上述说法,比利时参加军运会的共有80人,11月底12月初有些参加过比赛的运动员有过嗓子疼,咳嗽等轻症,丝毫也不特别。比利时军方从来也不认为跟他们参加了那场军运会有任何联系。

围绕新冠病毒的源头众说纷纭,有一种明显带有阴谋论性质的表述把它与武汉疫情爆发前几周举行的武汉军运会联系在一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后来居然发推称,美国军人把新冠病毒带到了武汉,这一阴谋论的说法差点摧毁了美中关系,美国反击,特朗普直呼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赵立坚消失几周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急忙撇清,危机过去后,赵立坚照做发言人,写了一首“五行诗”,首句“武汉三镇隐新冠”,结果招来不少网民讥讽他“不打自招”。

中国星期三拒绝了国际专家调查新冠病毒源头的要求,关于新冠病毒源头的争论还将继续进行下去。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