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六四不是别的 是一场大屠杀

音频 05:51
天安门广场,6月3日晚。31年前的今天,中国军队向徒手的学生开枪,一场骇人听闻的大屠杀就在这里发生。
天安门广场,6月3日晚。31年前的今天,中国军队向徒手的学生开枪,一场骇人听闻的大屠杀就在这里发生。 REUTERS - CARLOS GARCIA RAWLINS
作者: 安德烈

六四31周年,香港媒体报道,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墓地戒备森严。胡耀邦之死引发一场震撼中外的北京之春,赵紫阳反对军队镇压未能阻止骇人听闻的六四屠杀,他被软禁直至离世。

广告

中共党内改革派领袖胡耀邦1987年被指纵容资产阶级自由化黯然下台,1989年4月15日他的突然离世引发无数人自发前来天安门广场悼念,拉开一场伟大的民运的序幕;继任总书记赵紫阳在那场中共建政以来罕见的政治风暴中主张采取和平、理性、对话的方式回应民间诉求,坚决反对镇压人民,他被罢免后北京开始戒严,6月3日晚4日晨,北京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六四大屠杀,数以千计的人倒在血泊中。学生和众多的知识分子是那场民主运动的主体,但是两位中共开明领袖与八九六四历史性地难解难分。他们的墓地在这个时节看管严密,当局可能不希望看到任何一丝引起六四的回忆。

当局不光光害怕已经过世的中共开明领袖的某种影响力,他们害怕所有有关六四的记忆,因参与六四被常年关押,前后坐牢22年,2012年离奇死亡的民主人士李旺阳,他的妹妹李旺玲对中国人权民运信息表示,哥哥的墓地近日以来已被覆盖一块大型红色塑胶布,谁靠近墓地,警察就会上前盘问。

香港这个根据中英联合声明得以高度自治的特区,这个中国大陆人不曾享受过自由的自由城市,30年来,每年六四都要举办数万人甚至数十万人参加的维园六四烛光晚会,但是,北京通过港版国安法,香港的自由正在被侵蚀,今年的烛光晚会被警方下令禁止,他们的理由是防止新冠病毒。31年过去了,港人对六四的看法还那么坚持吗?香港民意研究计划2日公布的民调显示,三分之二的港人认为在六四事件上,中国政府处理错误,认为学生做法正确的则有52%。

在北京,“天安门母亲”群体被禁止集体去八九六四死于中国军队枪下的儿子们的墓地扫墓。六四,六四为什么这样残酷?六四又为什么值得人们纪念?六四后流亡美国的知识分子,曾经是海外民运领袖的严家祺撰文指出:“每年六四前夕,天安门母亲发出她们痛苦的、沉重的、悲惨的呼声,在天安门、在北京、在中国、在地球上空不停地逥转。三十一年来,中国的当权者,对这一正义呼声,置若罔闻。中国的‘非正义’、中国的黑暗,愈积愈深,中国成了一片黑暗的森林,到处布满了‘皇冠病毒’。”这位学者认为:“中国灾难的根源,就是当权者拥有了最高权力还不够,还要把这种权力变为终身的独裁权力,六四的灾难、香港的灾难和正在来临的经济危机,都是这种腐朽帝王思想的产物。“

六四过去了31年,北京政权洗脑堪称成功,年轻一代许多人已对六四茫然不知,那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要纪念六四,为什么大家不能忘记?

在美国著名汉学家林培瑞看来:“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那些逝去的亡灵,始终困扰着刘晓波,直到晓波去世;亡灵们也将困扰我们,直到我们也去世。

我们记住六四,是因为它是一场大屠杀——不仅是一场镇压;不是一个事故、事件或风波 ;不是一次反革命暴乱,不是一个模糊的记忆;不是如同今天中国的一个孩子所能够想起 的,一片空白。不是别的,是一场大屠杀。”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在“纪念六四31周年”写到:“六四确实已经很遥远,但是它绝不是和今天不相干。正相反,六四和今天很贴近。六四屠杀的恶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彰显。”他认为:“六四是对和平的民主运动的血腥镇压,六四是对中国民主转型进程的拦腰中断。正是六四,世界上才出现了名叫‘中国模式’的怪胎。在中国模式下,经济的发展非但没有促进政治的自由民主,反倒强化了中共的一党专制,反倒使得中共政权对普世价值更蔑视更敌视,并进而对世界和平更具威胁”。因此在他看来,“六四和今天很贴近。眼前的事再一次证明,中共专制制度不结束,中国人民就得不到自由,世界就得不到安全。”

六月三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华盛顿与包括王丹在内的四位当年的学生领袖会面。美国国务院随后发表文告表示,“我们为1989六四死难者哭泣,我们永远与那些向往着有一个能够保护他们人权、自由和尊严的政府的中国人民站在一边”。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