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美国/大选/中国

《费加罗》访班农:中国威胁是2020年美国大选的关键主题

特朗普总统前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Steve Bannon5月28日
特朗普总统前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Steve Bannon5月28日 © lefigaro
作者: 古莉
1 分钟

有争议的特朗普民族-民粹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家,特朗普前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Steve Bannon)认为,西方各国人民必须迫使他们的精英就Covid-19疫情大流行造成的“屠杀”向北京追责。班农说,如果我们有胆量,智慧和精力来帮助中国人民,我们将见证中国共产党的垮台。法国《费加罗》网站5月28日刊出记者Laure Mandeville对班农的访谈:

广告

费加罗:从冠状病毒危机中,您吸取的核心教训是什么?

班农:这场危机揭示了许多人已经知道,但很少人想承认的事情,即我们不能相信中国共产党(CCP)。该党要对这场祸害自己人民和全世界的瘟疫负责!我们抛开第二种假设,即该病毒可能因疏忽从武汉P4实验室逸出不谈,因为我们没有这方面的证据,尽管我们的情报部门正在调查。让我们看一下事件的顺序:12月底,一位合作者在一个中文博客警告我武汉有一场流行病。 31日,台湾共和国告知世界卫生组织,武汉正在发生人传人的萨斯类病毒传播。后来感染这一病毒并死亡的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博士从12月28或29日开始,提到这种病毒出现在他的医院。然后他被捕,被迫签署认罪书,承认自己散布虚假谣言。

若在12月反应 95%的人可不死

明白地说:当中国领导人得知有流行病时,掩盖了事实。根据《柳叶刀》杂志,如果中国当局在12月作出反应,将可避免95%的人死亡,也可让经济免遭摧毁!世卫组织在1月12日正式解释说,他们在与北京磋商后,没有发现任何人与人之间的传播。这是个谎言。世卫组织是传播这个谎言的同谋。1月15日,中国领导人到华盛顿签署了一个商贸协定,那时他们没有通知我们任何事情。他们关闭了长城,封锁了武汉地区,终止了所有国内旅行,却没有停止通向境外的航班!病毒就是这样传到我们这里。世界各地受Covid袭击的所有人都必须获得中共(CCP)的赔偿。

费加罗:但是,谁会要求赔偿?美国?

班农:我可以告诉你,在美国,一场旨在剥夺中国主权豁免的真正的政治运动正在取得进展。密苏里州和密西西比州已经提起诉讼。一些律师正在准备个人申诉,类似9. 11受害者家属对沙特阿拉伯的申诉。我想,政府将会提供支持。参议院共和党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提出的竞选文件建议原告为遭受的祸害起诉中国共产党。我认为,这将是2020年大选的决定性主题。有接近91%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的崛起对美国的安全构成直接威胁。

费加罗:由于关涉到巨大的经济利益,美国政府是否有勇气与中国对抗?

班农:不仅脱钩是可能的,而且必须这样做。况且中国已经开始实施脱钩了,通过宣布改用他们自己的技术标准。除了这次病毒大流行之外,这甚至是近年来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宣布,尽管它没有引起注意。中国人通过丝绸之路(一带一路)项目开始了这种脱钩,而这个项目的核心就是冒充新技术“霸主”的华为公司。

当然,伦敦金融城,巴黎金融届和华尔街男,等西方经济精英们,由于赚了很多钱,所以他们不会自己改变现有模式。但是,对“去工业化”感到愤怒的西方人民,应该敦促这些人采取行动。

三年前习近平在达沃斯如是说

我想带你回到三年前,那是2017年1月,当习近平主席去到瑞士达沃斯时,特朗普总统刚刚当选。习近平在讲话中表示,问题在于威胁国际秩序的西方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运动。 他并宣称中国将捍卫全球化。 当时英国《金融时报》和其他人士都夸赞他有远见。而唐纳德·特朗普却因捍卫“威斯特伐利亚”国家体系而受到诋毁。

而当时在达沃斯,所有大金融机构,银行和公司的人都知道维吾尔人的再教育营和政治压迫的存在。但他们却把习近平赞为英雄,而把特朗普视为怪兽。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只对自己的利润感兴趣。

若无西方资本和技术,中共会像纸牌屋那样倒下

费加罗:这场危机是否印证了特朗普的看法,即需要重新审视全球化,并回迁战略产业?

班农:特朗普上台时,正值全球主义精英们对犹太-基督教的西方力量失去了信心,他们接受西方走向衰落,相信修昔底德陷阱有关中国是上升大国,美国是衰落大国说法。这个情况在你们这儿也很明显,比如马克龙就认为法国的首都是布鲁塞尔,而不是巴黎,这引发了“黄色背心”运动。而这种处理问题的方法导致我们的国家变成附庸国。我们才明白我们已放弃了战略生产线。

费加罗:这一观察结果在法国引起巨大震惊,我们正在谈论某些战略生产的回迁。

班农:只有那些之前不看现实的精英才会震惊。这里没有任何秘密!当然工厂都迁走了。当然中国人控制了制药工业。这个系统就是这样运作的。

重商主义的极权国家

费加罗:美国现在通过贸易战与全球化作斗争,难道美国不该对全球化的过度行为负责吗?

班农:推动全球化的不是美国,而是当时相信这个乌托邦的“达沃斯精英们”。要明白,中国不是一个实行自由贸易的国家,而是重商主义的极权国家。在那里,您不能自由交易。 这就是特朗普政府发动贸易战的原因。 当时的想法是强迫中国市场开放。

费加罗:有人警告说,如果我们责备中国人,我们将错过这次危机的关键教训,那就是,中国取得了惊人的工业飞跃,而西方人只能责怪自己,比如在5G上不再具有竞争力。

班农:如果没有西方资本和技术,中国共产党会像纸牌屋那样倒下!提出那些论点的人,是想让我们相信,我们不能采取行动。

费加罗:专家大卫·高德曼(David Goldman)表示,应该为芯片技术创造替代方案,而不是喊中国狼来啦。

班农:没错。但是首先要切断中共的资本供应和技术转让。并且要求赔偿。 因为我们将需要十年的时间来恢复。

若允许中共废掉对香港的承诺,以后就挡不住他们了

费加罗:欧洲人感觉自己被特朗普的美国所抛弃,中国却在进行渗透。那么欧洲人会被说服对他们依赖的中国发动一场新冷战吗?

班农:不是冷战,是热战。网络热战,宣传热战,当然还有经济热战。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否则欧洲国家将成为中国的附庸。我坚信,我们将醒来,共同参加这场斗争,赢得胜利。 但是,我已经警告过欧洲人,他们不应该靠布鲁塞尔,而应该基于自己的国家。

费加罗:(疫情导致)这些死亡和经济灾难,特朗普还能赢得这次选举吗?

班农:乔-拜登是个很弱的候选人,特别是在中国问题上。当年奥巴马希望转向亚洲,派拜登与北京进行谈判。可是他们对付北京的政策却毫无结果。南中国海从未如此军事化!而且,当特朗普决定在一月下旬关闭边界时,拜登说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如果民主党人不能摆脱掉他,另换一位候选人,他们就无法战胜特朗普。

香港之后台湾若沦陷引发热战

费加罗:中国人大决定通过一项合法干预香港的依据—-国安法,您是否要求对此作出非常坚定的回应?

班农:法国公民都知道,当年因没有保卫捷克斯洛伐克或奥地利对抗纳粹,所付出的代价。 现在西方如果允许中国共产党取消自己对维持香港自由民主的承诺,以后什么都挡不住他们了。接下来沦陷的将是台湾。那样,我们将被无情卷入一场捍卫南中国海的热战。

费加罗:您认为,美国政府和国会针对北京准备的反应是正确的吗?

班农:国会大厦的鹰派和政府正在准备一套强有力的制裁组合,废除一些贸易协定,阻止中国公司进入金融市场-所有这些措施都将让中共付出高昂的代价。

费加罗:最近您在接受The Wire的采访中表示,西方影响中国的能力正在下降。我们是否正在见证中国世纪的崛起和美国的衰落?

班农:如果我们有胆量,智慧和精力来帮助中国人民,我们将见证一个漫长的20世纪的终结--中国共产党的垮台。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