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维园的烛光 最后的烛光?

音频 06:47
港人不顾禁令,在维园,在全港,点烛哀悼六四大屠杀31周年。
港人不顾禁令,在维园,在全港,点烛哀悼六四大屠杀31周年。 REUTERS - TYRONE SIU
作者: 安德烈
18 分钟

冒着港版国安法遥遥逼近的威胁,难以计数的香港人不顾禁令,一如过去30年,在六四大屠杀31周年之日,在维园集会,在全城“遍地开花”,秉烛纪念。

广告

30年来首次,香港警方以防止新冠病毒蔓延的理由,禁止一直在维园举行的六四烛光晚会。警方宣布,商业区旺角一代身穿黑衣的示威者阻碍交通,予以强行驱散并逮捕数人。

不过,在维园,当一些示威者取掉围堵在维园的栅栏后,人群一拥而入,积少成多,越聚越多,最后,让这一相当于十几个足球场大的公园变成黑压压一片,在黑压压一片中,透露出点点烛光。

一位74岁的先生对法新社表示,“三十年,每逢六四纪念日,我都来维园,今年比往年更重要,我早早地来了”。为什么今年比往年重要?“因为香港现在正经受着同一政权的压迫,一如北京所发生的那样。”

许多示威者穿着黑色T恤,上面写着“真相”两个大字,他们喊着“香港香港”,而另外一些示威者高举着香港独立的旗帜。

香港警方守在维园边上,没有干预维园的活动。当地时间晚八时,维园无数的人群,点起了他们手中的蜡烛,与此同时,在香港许多小区,“遍地开花”,到处闪烁着纪念六四死难者的烛光。

香港在去年经历了自从回归中国大陆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去年6月至12月,几乎每天都有反送中示威,有几次示威人数超过百万以上,偶尔也发生了极其暴力的冲突。示威者揭露中国侵蚀一国两制,损害香港的高度自治。许多居民现在担心,香港将被北京牢牢控制在手中,一国两制,高度自治,香港独立的法律系统,统统烟消云散?

北京的权力在香港越来越明显,港人被套上一道道紧箍咒。就在六四之日,香港立法会最终通过了极有争议的『国歌法』,今后,谁若“不敬”国歌,谁就可能被认定犯法,立法会表决时抗议声不断,占多数的亲北京建制派保证『国歌法』通过。

泛民议员拒绝参加这一明知失败的投票,为了干扰投票,其中一位泛民议员给立法会倾洒了散发出恶臭的肥料水。

民主派从这一法案中看出北京的最新企图,进一步侵蚀原则上应保持高度自治一直到2047年的香港的自由,表决日偏偏选择在六四大屠杀纪念之日,决定日程者显然是在挑衅,泛民议员难以抑制的激动。

31年前,中国军队在3日与4日交际之际,冲向长安街,冲进天安门广场,开枪屠杀,终结了长达七周的以青年学生为主体,许多工人参加的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运动,根据多方评估,大屠杀至少造成几百至数千人死亡。

31年来,六四在中国一直是禁区,周四早晨,在北京,一名靠近天安门拍摄的法新社记者被北京警察抓住,他们强迫摄影记者销毁他拍到的大多数底片。

30年来,维园烛火纪念每年都会吸引众多的香港居民参加,这是中国唯一一块地方,那场大屠杀事件可以得到追思、哀悼、纪念。这也是自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以来,香港人享有大陆人不曾享有的自由的象征。

然而,31周年的维园纪念居然遭到当局拒绝。警方提出的理由是新冠,聚会的人不能超过八个以上。为了表达对那场悲剧始终不渝的记忆,组织者呼吁港人全城遍地开花,在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点燃蜡烛,六月四日白天,城里到处搭起了摆满蜡烛的货摊,向那些晚上下班的人发放。

一位53岁的王姓居民对法新社表示,“我不相信因为疫情而禁止维园活动,这是政治镇压!”他跪在公园里对死难者表示哀悼,告诉记者:“我担心维园六四纪念从此成为绝唱。”

去年,六四30周年日,维园纪念已经是在极其紧张的气氛下进行,亲北京的香港当局推动旨在向中国大陆遣返嫌犯的条例,港人立即意识到,香港的法制,香港的自由正在遭受北京严重的威胁。

一周之后,爆发了持续七个月日日不断的反送中运动,泛民在去年11月底甚至取得了区议会选举大胜。北京绝不甘心于民主派的胜利,宣布推出港版国安法,惩罚所有“分裂主义”“恐怖主义”及“外国干预”的活动。

众多的港人以及西方国家认为,这一由中国全国人大取代香港立法会推出的港版国安法将是政治镇压的前奏,意味着香港自治的终结。

华盛顿如同往年,向天安门牺牲者致敬,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当年的天安门广场的民主运动领袖会面。

星期四,记者就六四屠杀询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赵立坚称,中国早在80年代结束时已就这一“政治动乱”事件定性。新中国70年取得的巨大成就充分显示了中国选择的发展道路的正确。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