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如何看待中国地摊经济中的习李不同调

音频 12:24
疫情中国 北京市民被允许广摆地摊 2020年6月5日
疫情中国 北京市民被允许广摆地摊 2020年6月5日 REUTERS - TINGSHU WANG
作者: 夏榕
32 分钟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力推“地摊经济”,却接连遭北京和官媒唱反调,据传中宣部还发文要求媒体删除过去报导。分析因此认为,风向改变凸显习近平和李克强经济路线的矛盾,以及中共权力核心中二人是否在暗暗较劲。本次节目我们就来谈谈相关话题。

广告

路透社9日报道称,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山东烟台考察时称赞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人间的烟火,是中国的生机。一时间“地摊、夜市”经济成为民间与媒体热议的话题,大有“全民练摊”之势。

只是在热度还没有退潮的时候,包括北京、深圳等一线城市明确表态不适合地摊经济,网上流传的两地可以摆摊的地方也都是谣言。

北京日报6日刊登评论文章称地摊经济不适合北京,“地摊经济”近日成为热词,一张所谓的北京“地摊地图”也在网上流传,但经记者向市城管委核实,此为谣言。帖子中的109处摆摊地点,实际上是多年前本市无序设摊较为集中的点位。

文章称:“北京是国家首都,北京形象代表首都形象、国家形象。作为全国首个减量发展的超大型城市,有着自身的功能定位和管理要求。”

而深圳的官网也有一篇文章的标题就是忘了“摆地摊”吧!据深圳新闻网报导,城管部门在疫情防控期间,"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实际上一些街道已经根据自身情况,对店外经营采取了宽松、包容的态度。

至于是否会以官方的方式临时放开“地摊经济”,这需要市场监管、城管执法、住建等多部门进行协调评估。目前深圳尚未出台“地摊经济”相关管理办法,暂时不会公布任何临时摆摊点。

接着,央视也在8日发评论指,对于北京、上海和广州这种特大型城市而言,精细化管理才是正道,而各大一线城市并未“盲目跟风”,一些城市更明确对乱摆摊说不,“这是清醒的”。评论并指,若地摊经济一哄而起,各城市多年累积的精细化管理成将“功亏一篑”。

外媒爆中国官媒转调对地摊经济泼冷水

我们注意到,据自由亚洲电台引述新华社内部人士透露,4日晚间地摊经济风向突变,中央级别的媒体高层接到中共中央宣传部的禁令,开始查删之前的报导。而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也收回了之前发布有关地摊经济的正式文件。

香港苹果日报引述中国独立学者吴强表示,这是疫情后,关于中央该加强或放松经济控制辩论的大爆发。他指出,李克强上任后不断推动减少审批、松绑市场等经济自由政策;但习近平不断插手加强对经济的控制,两者之间一直相互矛盾。

这篇报道报导也引述时事评论员刘绍锐表示,本次事件涉及习近平和李克强的路线之争。他指,即便两人的目标都是让社会恢复稳定,但习近平着重尽快恢复经济生产活动,李克强则要保民生和就业,两人重点不同。他说,即便目前无人能挑战习近平,但习仍将李克强视为想象中的政敌,才藉此完全排除他的个人影响力。

世界报驻京记者Frédéric Lemaître则在9日登出相关文章的标题中写到:“零工”是中国政治辩论的核心。李克强总理捍卫非正式的经济和零工,而习近平则偏爱公共企业。

作者在文章的一开头就写道:流动小商贩会不会成为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之间暗中较量的内容呢?因为,中国官方最近在流动小商贩问题上的宣传出现了转变,这不禁让人提出这一问题。

文章写道,中国总理李克强5月22日在全国人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至少重复了40次,说他的首要任务是就业。中国的经济增长前景是如此不明朗,以至于中国当局在人大会上根本就没有公布经济增长预测值,但李克强表示,必须“要竭尽全力寻求稳定和增加就业”。

在人大闭幕式的新闻发布会上,李克强更进一步做了明确。不论中国是否是共产主义,中国已经成为了“零工经济”的天堂。李克强说,“如今,有超过1亿人从事新形式的就业和活动,约有2亿人在“零工经济”下工作。” 他还说,政府必须继续帮助他们,同时取消所有阻碍这些活动和部门发展的、不合理的限制措施。李克强这个自由主义者继续说:“大约两周前,我听到一个消息,中国西部的一个城市在保持当地法规的情况下设置了3万6千个流动摊位,一夜之间就创造了超过10万个工作岗位。”

李克强所说的这个城市是四川省的首府成都。成都已经成为了榜样。在李克强说这话的前一天,中共中央委员会的一办公室已经悄悄地做出决定,不再将没有地摊作为市政良好管理的标准之一。这个决定有点革命性的味道。

6月1日,当李克强在山东访问时,再次推广地摊经济,说这是“重要的就业来源”,是“中国活力的一部分,就像大企业一样”。李克强所代表的新政策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非常火,十天内,网络上有关这一信息的阅读量就超过了16亿次。

但是很快,当局就开始担心了。法制日报在6月5日星期五写道:2020年的新地摊经济不只是简单的倒退。人民日报6月6日则说,地摊经济是“在不发烧的情况下让体温上升”。这正是习近平3月31日在杭州视察时所说的意思。

世界报文章总结道,人们认为李克强更倾向于市场经济,而习近平更喜欢通过大型国有企业来调控经济。李克强经常设法让自己的不同为人所知。李克强曾说中国“仍然有大约6亿人的月收入仅为1000元人民币,连在一个普通的城市里租一个房间都不够。李克强的这句话引发轰动,也让习近平经常吹嘘的中国反贫困斗争取得“成功”有点失色。

地摊经济该不该鼓励?中国是富是穷的反讽

对于拥有14亿人口大国的中国而言,虽然GDP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人均GDP也超过1万美元,但亮丽数据的背后,中国仍有6亿人口月收入不超过1,000元人民币。尤其是地区间、中西部城市间的差距相当大。

近几年来,中国的基尼指数(衡量贫富差距)波动不大,2018年中国基尼指数大约在0.474,但都超过了警戒线,表明中国的贫富差距较大。

对于步入后疫情时代的中国,面对稳就业压力的剧增,鼓励“地摊夜市”经济或许不失为民众自谋生路的最简捷方式。只是对于定位不同的城市而言,该不该鼓励以及实施后如何管理,决定权显然更应该交给地方政府根据实际情况,并结合民意决定,而不应被舆论和权力绑架。

而这也是适应百年大变局下,考核地方政府治理能力的一个重要内容,尤其是中国政府强调以民为本的执政理念,如何真正体现出来,让民众有真正的获得感,并对地方父母官的考评权交给辖下百姓,才能真正杜绝政府部门不作为的懒政、庸政行为。

路透社援引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于博最新发布报告称,在经济指标持续改善的同时,就业形势依然严峻。

刚刚结束的中国两会上,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6%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5.5%左右。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维护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大局,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近期习李两人的路线矛盾不只一桩。李克强在两会闭幕时指中国仍有6亿人月收入仅人民币1000元,这和习近平强调今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完成脱贫攻坚的论调明显不合,也令外界产生两人是否出现分歧的联想。同时,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国是否会再次将数亿低薪工人遗忘,尽管国家已经很富裕,但他们仍在艰辛度日。

总之,就如同在社交媒体上很多人转发一条对摆摊不确定性的讽刺:“需要你的时候是万众创业,不需要你的时候就是有碍市容。”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