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专访长平:从推特关闭数万中国账户说开去

音频 13:57
推特公司6月11日宣布取消了数万个旨在为中国政府宣传的账号。
推特公司6月11日宣布取消了数万个旨在为中国政府宣传的账号。 REUTERS - Kacper Pempel
作者: 法广
43 分钟

新冠疫情持续数月,人们的社交活动受限,网络社交受到青睐而活跃,与此同时网络社交媒体中的舆论操控议题也更加突出受到关注。一周以来接连发生的几个热点新闻都凸显这一问题,如推特在上周四宣布关闭数万被指替中国政府虚假宣传的账户、疫情下爆红的视频会议软件Zoom短暂关闭几位中国民主和人权活动人士的账户而引发批评,当然也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帖被推特贴“事实核查”标签而发生的双方互怼等,本次专题,我们就连线居住在德国的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及专栏作家长平谈谈他的观察。 

广告

法广:请您先就推特宣布关闭数万被指替中国政府宣传的账号谈谈看法? 这并不是推特第一次这样做是吧?

长平:是的,推特在2019年8月宣布关闭一批账号,一共有九百多个,其中有相当部分也是来自中国的账号,这些账号被认为是协调性的国家支持的行动。

这些账号其实是非常明显的。我自己也经历过不止一次这种集中性的攻击。与很多研究者发现的现象一样,这些账号大部分都是临时建立的,平时也不活动。他们攻击我的账号,每天在固定的时间活动,只有两个小时,可能他拿到的经费就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准时上来,两个小时后就准时走开。而且发的内容都大同小异,有些就基本上是copy,一模一样的。然后你再去查看,这个账号可能在一个月之前,可能一点活动都没有,那他就是可能没有接到任务。他们接任务有点像包工,据我了解,大部分是这样的。就是有一个包工头拿到这个活,再给一群人,或者临时注册账号,去分这个钱。他可能三个月没有活,像2006年集中攻击我的时候,我就发现这批账号在两个月内基本上什么事都没干,没有发任何东西,而两个月之前是在集中攻击黄之锋,也是一天几个小时攻击。那再往前,也可以看得出这种规律,所以他不是正常的用户,而且这一点,像香港大学的传媒研究中心和澳大利亚的战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他们都发现了同样的现象。

法广:网络操控舆论问题从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 俄罗斯被指使用虚假信息传播操控选情就受到关注,此后在诸多的国际大事件、如英国脱欧等都被提及,《纽约时报》在报道中就指,中国已经开始复制俄罗斯针对美国大选的虚假信息传播战术。但似乎做法还显粗糙,您对此怎么看?

长平: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的确中国的做法相当的粗糙,这里有两个方面,一方面他是在模仿、在学习,所以不大可能很精致。另一方面,就是我要强调的,就是这种粗糙的、甚至野蛮的战术其实是中国这十年来在战术上的转变,很大程度上他是有意采取这种战术的。

在十多年前,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是承认文明规则的,他的宣传是说:我们还需要时间与国际接轨,在江泽民时代是比较明显的,那些领导人都有英语老师,偶尔也要秀秀英语,而且也要表示我们懂得国际规则,江泽民甚至要背美国总统林肯的演讲。但是从胡锦涛时代后期开始,中国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如果采取文明的规则去和西方对抗,永远都跟在后面。所以他们开始转变了一种战术,就是到习近平时代大量推进的在外交上的“战狼外交”。就是以一种更加粗鄙的方式对付文明的规则,可以说也是取得了相当的成功。

在过去周恩来主导的外交时代,是特别讲究外交礼仪、外交规则,就是要显示:我们也是礼仪之邦,甚至在十年以前,像赵立坚这种无中生有的以一个外交官的身份,说新冠病毒是美国军人带到武汉的,这是特别的不合适、不恰当、不符合身份的,在过去如果他这样做是要受到处理的。你看他还在国内写诗,写诗写了五句,特别不符合规律,也显得特别没文化。但是这样的外交官,某种程度上不仅不受到惩罚,甚至一开始他就是被纵容的,他就是要这样表现。这可以说让文明世界相当困惑。

我们回头看小说《1984》,《1984》里写的真理部的工作是相当严禁的,主人公温斯顿每天要去检查过去的报纸,因为要让谎言前后一致,每一个细节都要修正,描述的工作与今天中共的作为比较起来简直令人感动。那其实还是基于一种文明规则在做事情,就是说:我要前后一致,我要有逻辑,它是假装的事实、修改过的事实,但是我要有事实(的样子)。今天的中共不是这样,他就是战狼外交,他就可以说:法律不是挡箭牌,直接宣布中英联合声明是过去的历史文件。这其实是非常的粗鄙的,所以在我看来,你刚才提到的传播虚假信息手法还比较粗糙,一方面可以说他是无法做到特别精致,另一方面是他有意识采取的一种战术。

法广:您谈到了外交,其实从中国媒体整体看,从过去限制谷歌、脸书等国家社交媒体进入中国,到现在中国水军、包括中国外交官、官媒纷纷登陆推特、脸书等国外社交平台,从中反应了什么?

长平:中共的大外宣虽然是从五十年代就开始建立,但是到九十年代才开始强有力地运作,一直到2008年以后,开始大规模地运作。到习近平时代,可以说是把它当成了一个重要的阵地 ,非常主动地进攻。尤其是近年来,中共在长期建立的系统性媒体宣传和舆论控制之外,也采用了数字化技术,建立了全球的“云集权”。

在经济方面成为全球化的最大收益者之后,中国正在成为全球互联网发展的一大受益者,他正充分地利用全世界最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在国内以及国际社会建立以数字监控、网络黑客、水军攻击以及人工智能全面发展为基础的全球“云集权”。

从武汉开始爆发新冠病毒,疫情扩展到全球,激化了本已经存在的中美冲突。这时中共进一步利用大外宣,为自己辩解,而且主动攻击以美国为主的国际社会,导致疫情时代和后疫情时代国际政治、经济、文化都出现新的格局。中美较量也进入新的阶段。

法广:你如何看中国官方对此次推特关闭数万中国虚假账号所作的官方反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被记者问及时说:中国才是社交网络传播谣言的最大受害者,并反击说,推特最好做得彻底一些,应该关闭所有有组织的攻击和诋毁中国的账号。

长平:这当然是打胡乱说了,中国境内都不能看到脸书和推特。她说推特上有组织地攻击中国的账号,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些外交官都有意识地打胡乱说、被要求打胡乱说。 我知道很多推友都在嘲笑这些外交官本人的素养。我个人认为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阶段他们的职业要求就是打胡乱说,而且不讲逻辑。就华春莹讲的这一点来说,首先中国是屏蔽了这些平台,其次在中国国内所有的社交媒体,受到极其严密地监控,所以整个舆论是操控在政府手里的,国外即便想要攻击中国,现在应该说是也是相当吃力,邓小平时代一再焦虑的“和平演变”,这个词现在在中国几乎不存在了。

法广:就Zoom承认暂时关闭几位中国民主人权活动人士账号是因为受到北京方面的要求,尽管Zoom发言人对他们采取的这一做法表示很“失败”、表示不应该损害中国大陆以外的使用者,但仍然受到舆论批评。有分析就指,Zoom的两难处境反映了目前网络社交媒体的普遍难题,即面对中国这样的威权政府以及其巨大的市场诱惑,如何处理?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长平:今年六四屠杀忌日前后我参加了两场网络纪念会议,会议都使用了Zoom会议软件。不出所料,两次会议都分别遭到了多次中断,这两场会议就包括现在已经报道出来的人道中国组织的这次。在此之前,就已经有广泛报道说Zoom的创办人和大部分的研发团队都来自中国,和中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更令人惊讶的是,在此之前,像这类公司在遭到质疑时通常会采取一些外交辞令。Zoom这次的反应不一样,6月11日它发表声明,没有像别的受到质疑的公司那样躲躲闪闪,而是直接承认,在五月接到中国政府的通知,并且执行了中方的指示。Zoom承认犯下的错误只是说不该影响中国大陆以外的用户,不该关闭会议,而是应该按照用户的所在国来处理。也就是说,对中国的用户要封闭、要阻止他们参加,这是相当令人惊讶的。就像德国一些媒体所评论的,比如《每日镜报》的评论就说,zoom压根就没有想要美化自己的行为。他甚至还表示以后要继续遵从中国政府有关所谓违法活动的指示,而且还要开发相应的软件,以便更好地遵从当地政府的规定,所谓当地政府这里就是指中国政府。这就跟国内的软件公司一样了,国内的软件公司实际上就是互相竞争,开发更好的软件去取得牌照。更好的软件是指:更方便网监部门和宣传部门控制和操弄舆论的软件。现在Zoom也在干着同样的事情。

这里要特别需要指出的是,Zoom声称要遵守所在国的法律,首先他并不是一个中国公司,虽然他的团队和中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并不是中国的公司。其次,他并没有遵守中国的法律,是中国的有关部门给他了一个通知,我相信这个通知上也没有指出中国人利用会议软件参加会议违反了什么法律。中国的最高法律是宪法,宪法明确规定中国人有言论和集会的自由,更不用说包括通信的自由。Zoom再稍微研究一下法律就知道,那不是中国的法律,即便中国有一些网络管理部门的所谓规定,那也是违背中国宪法的。再者,作为一家网络公司,几乎所有的社交媒体都给自己一个使命,就是要促进交流,要方便沟通,这是一个互联网的精神。互联网从诞生开始,就以促进交流、扩大开放、推进言论自由为己任,而且都非常明白中国政府在(做的事)。 最新的一个例子,也是非常可怕的一个例子,展示了中共(要)征服世界,比如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前几天讲,要对全人类留下正确集体记忆。这样的野心,同时也显示了这些国际互联网公司进一步屈从于中共的压力,越来越像中国国内的网络公司一样执行中国政府的指令。

《1984》与现在的中国

长平:刚才谈到《1984》,大家如果感兴趣我想就这部小说再说几句:

中国现在为什么外交部发言人干了很多在《1984》这个小说里面真理部所干的活?比如说要求留下正确的集体记忆,因为他现在还正在朝着《1984》里描述的国际关系发展。你去研究《1984》小说,其实里面没有外交部,更没有外交部发言人,在国际关系方面,只有一个负责假装和另外两个大国打仗的、用来维持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的所谓“和平部”。奥威尔写道:背后隐藏着的,是一个虽然没有大声宣布,但是彼此都心照不宣、作为行动准则的事实,那就是:在三个超级大国,状况几乎一模一样,他们的社会制度几乎没有区别。也就是说,那样一个世界,是全世界  实现了中国现在所宣称的他们有“正确的集体记忆”,及他们都实现了集权统治,这就是中共追求的目标。

所以现在中共感兴趣的,是以中国方案拯救世界。在习近平上台之前,中共领导人是要去国际舞台,参加国际会议是他们的一个殊荣,是他们的一个目标,几乎没有以世界命名的大会在中国召开。习近平上台以后,世界互联网大会、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世界哲学家大会…,都在中国召开。中国领导人出席国际会议,去联合国也好,去达沃斯也好,不再只是宣示中国的发展,而是为世界未来指明方向。中国甚至还拍了一部爱国主义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就是让中国拯救全世界。

现在国际社会开始醒悟,但是还没有完全意识到的是,中共是不甘心只是在一国之内实行集权统治的。他知道最安全的状态,就是小说《1984》描述的状态,就是全世界都是集权统治。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