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中国少数民族/中国

费加罗:中国少数民族在法国受北京监视恐吓

费加罗报调查流亡法国的中国少数民族受到中国当局的监视骚扰2020年6月30日
费加罗报调查流亡法国的中国少数民族受到中国当局的监视骚扰2020年6月30日 © lefigaro
作者: 古莉
1 分钟

法国《费加罗》报的一项调查指出,住在法国的西藏人,维吾尔人和香港人表示,他们在人权之国法国,受到中国当局的窥探和骚扰。

广告

费加罗报记者Margaux d'Adhémar6月30日刊出一项调查指出,死亡威胁,电话骚扰,秘密监视和要挟,是流亡法国的中国少数民族人士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针对不同少数民族社群的恫吓手法都一样。北京的目的,是让这些妨碍其政权的国民闭上嘴巴,避免被疫情危机中削弱的中国形象进一步恶化。

“我们知道你是谁”

流亡法国的藏人Tashi(化名)之前不知道自己被跟踪,直到有一天,他和几个朋友在巴黎植物园散步时,一名男子撞向他,对他发出死亡威胁。自那以后,他就开始失眠,而且不断接到不明电话。Tashi是政治难民,他原计划参加支持西藏事业的一些示威活动,但是他被日夜骚扰弄的精神紧张,决定不再参加藏人的示威活动了。Tenzin(化名)的情况与Tashi差不多。他说自己也是中国策划的监视活动的目标。他到法国7年来,一直主持旅法藏人社区的活动。他的目的是在人权国家(法国)捍卫西藏事业。他解释说:“我想把藏人在西藏所受的苦难表达出来。今天那边还有很多人通过自焚来抗议中国的压迫和集中营,非常震撼人心,但在这里,西方人,没人说这些事情,没人对此作出反应。”

Tenzin原来以为在法国很安全。但中国当局很快就知道了他在法国的活动。于是他在西藏的家人被扣为人质。他说:“中国警察强行闯进我的家,把我家人一个一个抓走,问他们有关我在法国的活动情况,每个礼拜都审问,持续了一个半月。我的姐姐和姐夫求我停止政治活动。” 由于Tenzin的家人拒绝合作,中国当局向他们发出最后通牒:如果Tenzin在法国继续进行政治活动,他的家庭就必须缴纳三万元人民币(约4000欧元)。Tenzin的姐姐和姐夫决定缴纳这笔钱。Tenzin抱怨说,“国际社会无视我们。各国都优先考虑倾他们与中国的经济利益,不愿意跟中国吵架。”

西藏流亡政府总统新闻官 Céline Guy说:“中国政府确信欧洲国家不会损坏自己的经济利益 …。 我去过奥赛码头(法国外交部),爱丽舍宫(总统府),马蒂尼翁宫(总理府)…到处都接待了我。可是当我谈到在法国的藏人受到骚扰,问他们为何什么都不做时,他们回答说:我们与中国的关系特殊。”

北京追踪和骚扰的对象不限于流亡法国的6,500名藏人。逃离宗教迫害的旅法维吾尔人也被密切监视:欧洲维吾尔研究所所长,法国国家东方语言学院教师Dilnur Reyhan说,“中国为了在法国进行数码“追踪”,花费大量的预算”。这位活动人士确信中国“需要进行这些监视活动,以修复自己的形象”。她表示,在国外生活的中国少数民族被认为对中国构成“威胁”——因为这些人可能揭露“中国的政策每天都在侵犯人权”。中国把镇压输出到欧洲,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骚扰,要挟,心理压力

在法国的中国各少数民族都了解中国恐吓他们的技术手段。Dilnur Reyhan说,这些手段包括:通知去中国使馆领取包裹,电话骚扰,人身监视,要求寄个人和职业地址。有时被恐吓对象的汽车玻璃和住家窗户被砸破,更经常的是夜晚接到神秘电话。

在中国被指控为恐怖份子的一些维吾尔人会收到父母发来的“可疑”短信。 比如,Adil是讲突厥语的穆斯林,他到法国后便中断与新疆家人的一切联系。可是在2017年,老家乌鲁木齐的母亲给他发来微信说:“能把你的地址寄给我吗?请把你护照的影印件寄给我。” 由于这个信息全用中文写,引起了Adil的怀疑。因为他与父母通沟通时,从来只用维吾尔语。随后的两年,他母亲没有了任何音讯,直到他在巴黎共和国广场参加维吾尔人抗议活动一个月后,又收到了母亲的信息:“你的工作合同能寄给我吗?发给我一些你的照片。” 这些信息都记录在Adil手机里,还能看到。Adil坚信他母亲受到中国当局的胁迫。他推测说:“我在巴黎示威时,被一群中国人拍照了。他们很可能为了识别我,要我的照片做比较。” 由于担心家人遭报复,Adil把合同和照片都寄过去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收到家里的消息。欧洲维吾尔研究所所长Dilnur Reyhan表示:“如果不合作,会导致父母和亲戚遭绑架,被扣为人质”。

可是Adil的麻烦还没完。自2019年8月以来,每个月他都收到不明电话号码发来的同样语音信息,一个冰冷断续的女人的声音让他去中国驻法使馆领取包裹。Adil说:“所有维吾尔人都知道这是个陷阱。这个自动录音就是要让你害怕,要告诉你,小心,我们在看着你!”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电话和信息来自何方,不知是从大使馆发出的,还是通过虚拟专用网VPN将地理位置从一个IP地址反射到另一个IP地址,以掩盖链接来源。在费加罗报记者与Adil会面的几天前,Adil在美国的兄弟突然跟他联系。这位兄弟之前跟母亲通了微信视频,沉默的母亲在视频中展示一封信,用中文写着:“告诉你兄弟在法国要非常当心。他必须停止对媒体说话。”

对旅法香港人的监视更隐秘

在法国生活的香港人也成为被北京监视的对象。据来自香港的法国-中国的法国人协会(France-Français de Chine)主席Tamara Lui告诉费加罗报,香港人对中国情报部门的担心,没有维吾尔人和藏人那么严重。她说,旅居法国的香港人受到更为隐蔽谨慎的监视。不过,这些香港人一旦到了中国边境,就会被便衣“国保”邀请“喝茶”。Tamara Lui女士表示,港人在巴黎举行多次抗议活动期间,她观察到,中国当局对香港人的态度比较低调,她认为那是因为北京“担心引发外交事件。” 她说,2019年夏天,她正筹备一次示威活动时,在中国领馆网站首页发现了一条奇怪的中文信息,这条信息用中国当局特有的暗示语言,让中国人警惕示威游行活动,避免被少数分裂份子操纵,还表示领事馆不认可这些活动。

国内家人被当人质遭报复

中国政府知道,他们对旅法中国少数民族群体施压的最有效杠杆,就是他们仍在中国的亲人。西藏流亡政府新闻官Céline Guy表示,在法国的藏人全都为他们在西藏的亲人担心,因为中国当局经常以逮捕他们全家作为对他们在法国活动的惩罚。而这样的要挟已经是中国政府的传统做法。Tinzin自2013年以来与Céline共同为自由西藏工作。他说,如果我在这里支持西藏事业,我的家人在那边就要付出代价。我想为西藏人在这边做更多的事情,但我也考虑到家人,所以有时,有些事情我只好放弃。

旅法维吾尔族群也有同样的忧虑。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因为担心在国内的亲人被送进集中营,都与亲人断了联系。集中营的消息是通过留在中国的朋友一点点传出来的。据Dilnur介绍,一次对2000名旅法维吾尔人的网上调查显示,76%的人说,自己至少有一名亲人进了集中营。很多维吾尔人出国后,都不敢公布自己遭受的迫害,他们沉默的原因就是担心中国当局对他们在新疆的亲人下手。

费加罗报这个调查说,在法国,不论是藏人还是维吾尔人,都说同样的证词:我们不为自己害怕,只为留在国内的亲人害怕。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