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709大抓捕五周年 黑暗没有过去

音频 05:59
「709大抓捕」维权律师谢阳
「709大抓捕」维权律师谢阳 网络照片
作者: 安德烈
18 分钟

五年前的7月9日,是一个恐怖黑暗的日子,在中国20多个省市,几百位中国律师,维权人士,甚至一些上访民众及其亲属突然遭抓捕、传唤、拘留、失联。至少牵连300多人。一些论者认为,709大抓捕是自八九六四大屠杀以来,中国人权史上最黑暗的一页,留下的阴影极其浓重。

广告

官方随后指控维权律师的罪名包括“煽颠罪”、“扰乱法庭秩序”、“寻衅滋事”等,他们被关押、囚禁、有些释放后还被继续软禁。被关押差不多将近五年,不久前获释的律师王全璋在709大抓捕五周年发表『政治、司法迫害要依法,要专业,要靠谱』的自辩词,他在文中提到自己被起诉的罪行有三:一,参与建三江拘留所会见事件;二,和瑞典人权人士达林成立境外公司以申请法律援助经费;三,代理三起法轮功案件并接受媒体采访,这位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宣判的律师表示,天津法院对他一审的判决和二审判决,“无论在事实上还是程序上,都存在极其严重的违法操作”。

备受折磨的王全璋律师表示:“我对自己的案件从未认罪,没有录制过任何认罪视频,没有做过任何有罪的陈述,案件在侦查阶段,我甚至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写”。这位不屈的律师表示:“在最痛苦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我的精神没有分裂,没有患上斯特哥尔摩综合症,也不会爱上老大哥。”王全璋最后表示,“愿每一个中国人能免于冤假错案的降临,免于权力机器的任意蹂躏,免于政治和司法巧立名目的迫害,愿个案公正、个体自由和个人尊严降临中国”。

在709五周年的时刻,709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联名发表『风雨同舟—709五周年感言』,这几位女士,在他们的丈夫被囚禁的日子里,千里奔波,穿越大半个中国,从地方法院到中国最高院,冒着危险抗争。2018年12月17日,她们集体剃光头发,抗议天津法院司法不公,喊出”我可以无发,你却不能无法!“的响亮口号,她们坚持不懈的抗争,引起西方政要,外国媒体广泛关注,她们的声音传遍了世界,也让世人知道了709大抓捕是一个多么残忍的时刻。

在709大抓捕事件发生五周年的今天,中国律师的厄运远远没有终结,当年被抓捕的胡石根、屠夫仍在狱中,王全璋律师指出,在这个黑暗的日子发生之后,还有许多律师、人权捍卫者被抓捕,比较知名的就有李昱函律师、余文生律师、覃永沛律师、陈家鸿律师、程渊先生、丁家喜律师,许志永博士、方斌先生、陈秋实律师、张展律师、谢文飞先生、王藏先生、许章润教授以及成千上万的精神信仰者、人权捍卫者,仍在承受着他曾经承受过的痛苦。

在那波大逮捕中受害的江天勇律师,出狱后仍然没有自由,他的妻子金变玲发推表示:”709大抓捕五周年,江天勇出狱回家无自由被软禁第591天“,她说,河南国保又在江天勇父母家附近一个电线杆高处新安装了一个红外线高清摄像头。该摄像头不对着任何路口,而是专门瞄准江天勇居住的父母家。

欧盟7月8日就中国“709大抓捕”事件五周年发表声明,呼吁中国政府无条件释放“709大抓捕”及前后因其工作而被当局监禁或迫害的所有律师和法律维权人士。欧盟在声明中指出,“五年前,自2015年7月9日起,中国政府逮捕并拘留了300多名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这就是所谓的‘709大抓捕’。在随后的审判中,被告没有得到适当的辩护和公正的审判。有大量可信的报告说,他们在拘留期间遭受虐待和酷刑,被拘留的律师被取消了律师资格,释放的律师则继续受到监视。”欧盟要求中国当局对武断的拘押和对犯人的虐待展开调查。要求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709大抓捕’前后被当局监禁或迫害的所有律师和法律维权人士,让他们不受任何行动或工作限制。例如余文生、李昱函和葛觉平”。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发表声明谴责中国五年前抓捕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他指出709大抓捕“让世界看到,以‘依法管制’而非‘法治’来治理国家是什么模样”,蓬佩奥敦促中国履行国际人权义务,他在声明中提到余文生和李昱函律师,继续遭软禁的江天勇,以及被注销律师资格的王宇、唐吉田、李金星和文东海。蓬佩奥提醒世人许志永和丁家喜正在遭受迫害。他敦促中国履行其国际人权义务和承诺,并保护其国内的法律保障。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