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网文选登

方方:今天之后的武汉,似乎还有一周的雨要下

方方旧照
方方旧照 © FangFang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作者: 法广
1 分钟

我惟有努力写作,用更好的作品来回报所有的朋友,也用我最好的生活状态让关爱我的朋友们放心。——方方

广告

今天之后的武汉,似乎还有一周的雨要下

文/方方

(来自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今天的武汉,又是晴天。不过,今天之后,似乎还有一周的雨要下。

很多朋友发来信息,询问武汉是否安全,也询问我是否无恙。真的让人感动。

 

网上有些视频,显示武汉到处积水,马路淹没,地下通道和地铁站都无法通行。朋友们都担心着。实事求是地说,几年前武汉的确一下大雨就淹得厉害。

 

但近几年通过强力治理,排水能力大大提升。尽管今年的雨大水多,积水情况却并不算严重。好些以往必淹的道路,都没多少积水。人们看到的那些视频,替武汉人不安,实际大多不是今年的。今年的武汉大街看不到“海”。即便雨势最大时,会有积水,但雨势一小,水即刻就退。下水系统的改造,效果很明显。

 

武汉人每到夏天都有去江湖看水的习惯。今年长江的水位真是很高,江滩已然淹没,湖泊也都水满。前晚看到汤逊湖附近的桥面已然积水,小车均不敢行。

 

只是昨天太阳一出,水也迅速下落。我住的地方,地势略高,前几年更大的雨,也没有淹到我们这里。所以,我也没有搬家。只是这里蚊子太多,无法与邻居们在露天下喝茶聊天。

 

多年来,我们都习惯了夏季长江水位升高的信息。也很清楚知道,武汉的安全,应能确保。1998年的大水,武汉都没事。二十多年过去了,防洪硬件已今非昔比,今年的武汉应对洪水,应该更没有问题。

 

所不同的是,武汉周边城镇以及邻省,水灾以及垮塌情况似较严重。或许以前也严重,但没有抖音和微信,大家看不到。现在有了这些快捷的传播渠道,人们得以看到四处淹没的村庄和田园,实在很让人揪心。说起来,治理是门大学问,无论对乡村或是城镇,如果只会做足表面文章,而忽略深层次的东西,灾难的巴掌还是打到自己脸上。武汉以往走过一条弯路,现在这条弯路似乎其他城镇也在复制。

 

在家看书,没怎么上网,又听到有人说我被处理了或是我正瑟瑟发抖之类,造谣成癖者,甚至说我在搬家,对我的惩罚,会如同谁谁谁。这些蠢货,对我污名化了这么久,所说的哪一条是真的?大别墅?六套房子?贪污公款?现今靠编谣言对我攻击,大概也割不了多少韭菜了吧?我早就说过多次,我从来不怕被人举报(有几个在背后当黑手操纵的同行应该很怕吧?)。我更希望相关部门把那些举报我的内容,每一条都细查一番。

 

不查还有人会相信谣言,查了才知道他们是怎样在胡说八道。我甚至很高兴那些举报。看上去他们举报的是我,实际上他们举报的是自己。因为他们相当于告诉监察部门:他们举报我的每一件事都是自己瞎编的。他们为了诋毁我,一直用谎言在玩弄这些部门。

 

看到极左势力和环绕他们身边的脑残粉,天天气极败坏的样子,天天打探方方有没有被处理,还有人想通过湖北的关系来运作。见他们如此急吼吼的样子,硬像是电视连续剧的悬念始终没给他们解扣。等着呗。但是我得承认,你们还是赢了,因为几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人再提追责。今天我顺便提一下:不追责是不可能的!不追责也是犯罪行为。

 

不得不说,极左势力真的强大,而且顽强。眼前他们拉开的架式,有如背水一战。其实,也不必这么全体上阵虚张声吓死人的样子啦。极左势力其实就是中国身上一个脓疮,一长多年,现在越发坚实罢了。疫情期间,这脓疮自己开始穿头,脓流不止。

 

我本以为疫情过后这些脓就该流完了的,没料到一直流到现在,还不停止,可见脓疮之大。脓腥摊得一地,没人冲洗,臭气冲天,反倒是从中生长出一条条全新的”蛆块链“。唉,原以为能看到寸草不生的景观,岂不料竟是粉蛆四横的现场。

 

对了,又收到读者们的鲜花和礼物。非常感谢。特别感谢南开大学的老师和同学,感谢你们的支持和关爱。此外,有热心的朋友听说我患有糖尿病,给我送去血糖监测仪,委托我的邻居转交给我。真是受之有愧。我惟有努力写作,用更好的作品来回报所有的朋友,也用我最好的生活状态让关爱我的朋友们放心。

 

~the end~

 

作者简介:

方方:原名汪芳,祖籍江西彭泽,生于江苏南京,现居武汉,中国当代女作家,代表作《水在时间之下》《万箭穿心》《风景》,最新长篇《是无等等》,新浪微博“方方”。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