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洪水

大洪水接连而来 三峡大坝是否出现位移变形引发质疑

三峡大坝泄洪图
三峡大坝泄洪图 © AFP

中国长江沿线各省市江河湖泊目前都已超过最高防洪水位,三峡水库水位已超过警戒水位15米,长江、洞庭湖、鄱阳、太湖构成的“一江三湖”防汛形势异常严峻,中国公众对三峡大坝是否加剧长江流域洪灾提出质疑,官方有关三峡大坝出现位移变形的解释也引发疑问。

广告

根据中国媒体报道,长江2020年第二号洪水18日入库流量达到每秒6.1万立方米,是今年抵达三峡的最大洪水,三峡水库水位达到160.17米,超出警戒水位15米多,出库流量每秒33000立方米,截至19日8时,三峡入库流量每秒58000立方米,意味着洪峰通过库区,但是三峡大坝出库流量反而高达每秒36000立方米。意味着三峡水库在加大泄洪。

为控制三峡库区水位上涨幅度,应付上游新一波大洪水,长江委已下发调令将三峡水库的下泄流量由每秒3.3万立方米提升至每秒3.7万立方米。根据中国三峡集团三峡梯调中心预测,21日左右三峡水库可能迎来新一轮大洪水。

当年三峡大坝建成后,官方曾形容可抵御“万年一遇”的洪灾,这一说法后来消失了,引起更多的关于三峡大坝是否“固若金汤”的争议。新华社7月18日报道说:三峡枢纽运行部门检测记录显示,三峡大坝发生“位移、渗流、变形等”,不过,新华社报道并未给出位移、渗流、变形的数据,而是强调“主要参数都在正常范围内”,“大坝挡水建筑物各项安全指标稳定”。

是否建造三峡大坝,当初反对声不断,但在李鹏一手推动下上马,从建造前期到大坝修成直至现在,各种疑问挥之不去,除了对大坝的牢固程度,如此严重汛情也再度引发舆论对三峡大坝蓄洪能力的质疑,中国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陈桂亚接受官媒新华社专访,试图化解疑问。关于为什么有了三峡工程,长江防汛还这么紧张,他的解释是三峡工程是长江防汛体系中的骨干工程,但无法“包打天下”。

民间普遍怀疑三峡大坝不断泄洪加大长江中下游压力,加重洪涝。官媒新华社18日报道也从侧面证实:三峡水库加大出库流量,对洞庭湖产生顶托作用,洞庭湖出湖控制站——城陵矶站水位出现复涨。洞庭湖区目前有16个水文站水位超警戒,81个堤垸、1,771.6公里堤防水位超警戒,防汛形势比较严峻。江西鄱阳湖,江苏太湖以及安徽都面临着巨大的防汛压力,

一些中国公众质疑三峡水库是否加剧了重庆、武汉等上下游的洪灾,英国广播公司引述中国工程院院士、水文学与水资源学家王浩表示,三峡水库只能保长江中下游主流河道的防洪安全,不能解决支流洪水的问题,支流的洪水只能靠支流上的水库来调控。此外,长江中下游很多地区的严重内涝,暴露出自身的排涝系统跟不上,不能归咎于三峡大坝。

陈桂亚辩护说,“三峡水库等控制性水工程已经为减轻中下游防洪压力发挥了巨大作用。”他称,“截至18日18时,三峡水库已拦蓄洪水近100亿立方米,相当于700多个西湖的水量”。

不过,他从另外一个角度表示:“有了三峡工程并不意味着长江中下游防汛就可以高枕无忧”,他表示,三峡水库本身防洪库容为221.5亿立方米,汛期长江上游来水多年平均有3000亿立方米,因此一方面要拦蓄洪水,一方面要“下泄腾库”。

陈桂亚还表示,由于长江流域将进入“七上八下”的防汛关键期,预计此波洪水退去后,三峡水库将承受另一波洪水,因此要“择机泄洪”,以应对来自长江上游的另一波更大洪水。

当初建造三峡大坝时,淹没了无数古迹,迁居了百多万人民,人文损失无以估量,然而这一被称作”千年大计“能抵御“万年一遇”洪灾的划时代工程,自完工以来,每次遇到大洪水,其蓄洪防洪能力都引起严重质疑。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