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法国

五名流亡法国的维族人的受迫害经历

习近平到访法国包括海外藏人和维族人等人抗议游行 呼吁尊重人权
习近平到访法国包括海外藏人和维族人等人抗议游行 呼吁尊重人权 RFI

法国的网络媒体Slate网站近日报道了五名从新疆屡遭磨难,曾经被逮捕,被关押在再教育营,今天流亡在法国的新疆维族人的亲身经历。在国际社会的声援下,流亡在法国的维族人逐渐走出恐惧,向媒体讲述他们的经历,但是,他们依然不愿意透露他们的真实姓名。

广告

逃离新疆与妻子天各一方的伊尔凡

一位40多岁家庭条件优越化名为伊尔凡(Irfan)的记者向大家讲述他的遭遇。

2009年七五事件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2014年昆明血案之后,北京对新疆的监控进入登峰造极的地步。警察在我家门口安装了摄像头,上面贴上微码,每天早上6.30至10点两名警察来监督记录,当局因此可以掌握有关他的所有信息。作为记者,他曾经亲眼目睹了当局如何一步一步地修建再教育营,但是,政府对这一切都守口如瓶,当建筑工程过于庞大而无法隐瞒时,当局要求他拍摄一些视频介绍当地新修建的漂亮的建筑试图加于掩饰。他的一切工作都受到严厉的监视,他当时虽然还不知道正在修建的是再教育营,但是,早已意识到他早晚会被关押,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因为自从2016年陈全国从西藏来到新疆之后,当局以反恐为由大规模地加强了镇压,新疆的知识分子逐个被逮捕,记者朋友接二连三被拘押,他的电脑等工作工具被没收,所以,他很清楚,下一个就会轮到他。在他家组织的一次结婚纪念庆祝会上,荷枪实弹的警察闯入他家并且警告在座他的所有客人他已经被列入黑名单。

逃跑于是便成为唯一的选择,但是,当时新疆当局的规定是没收所有维族人的护照。他向负责管理护照的政府官员缴纳高额的费用才得以将他的护照保留了六个月,使他得以在2017年护照过期之前三周离开新疆前往土耳其。但是,他的妻子与儿子却继续留在新疆。最初当局试图诱惑他回新疆,经常允许他与妻子通话,之后,当局告诉他妻子已经同他离婚,他的哥哥被逮捕,他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他在中国的生活也就此被冻结。

分别7年妻子从此受汉人男子“保护”的阿曼

阿曼是一位在法国生活了十多年的维族人,2013年他的妻子和儿子几年前回新疆探亲,之后遭到当局拘押,可能永远不会回到法国。他虽然也想回新疆寻找,但是,担心回去之后会同其他人一样遭到关押。他已经有七年没有见他的妻儿了。但是,他们通过微信互相联系,自从2016年以来,他家人向他提出一些非常奇诡的要求,要求他在他的工作地点拍照,要求他详细的家庭与工作地址。他认为一定是有人要求他们这样做。有一天他看到一位汉族男人住在他家中,把他的儿子抱在腿上,俨然象是一家之主。几个月来,他已经没有家人的任何信息。同其他在法国的维族人一样,他也收到手机短信,通知他到使馆去收包裹,但是,他从未敢前往中国使馆。

寻找被关押的父亲埃尔萨特(Ershat

2011年来到法国的三十多岁的埃尔萨特(Ershat)是唯一敢于公开露面使用真实姓名的维族人,因为他希望他被关在再教育营的父亲能够尽快获释。

他与新疆的家人之前经常通过微信视频会谈,但是,2018年夏天,突然家人不再回音。一个月后,他母亲要求他不要再给父亲打电话,因为父亲工作很忙。他明显感觉到母亲是在压力之下撒谎。

埃尔萨特(Ershat)的父亲是一位知名的维吾尔语言学家,曾经担任新疆民族语言委员会的负责人,退休之后经常到各地讲学,但他在北京国家翻译局遭到逮捕。家人从此没有任何有关他的消息。

埃尔萨特(Ershat)通过各方渠道了解到他父亲很可能被关押在乌鲁木齐的一座再教育营。为了营救他父亲,他与法国外交部取得联络,期待通过国际社会共同呼吁使他的父亲恢复自由。同时,为了不连累家人,他与在中国国内的家人断绝了关系。

依扎特的母亲回新疆后被关押两年之后回法见证再教育营

依扎特(Izzet)十五年前来到法国,她的母亲两年前被关押在新疆的再教育营,经过法国方面两年多的外交努力,她的母亲终于获得了自由并且来到了法国,并且向女儿讲述了在教育营内的恐怖经历:“她的脚一天24小时带着脚镣,一间小牢房同时关押三十多个人,卫生条件极端恶劣。”

依扎特与两个女儿都拥有法籍,她母亲2016年底返回新疆办理行政手续时被警方逮捕,护照被没收,被当局关押了两年,其中一年半被关押在再教育营。被迫学习汉语,学唱汉语歌,并且进行自我批评。有一次,她母亲被用镣铐靠在铁床脚整整15天,无法上厕所。

崇拜戈达尔的维族电影工作者陶木耳(Tömür

二十多岁的陶木耳因拍摄政治性短片而受到当局打压,被迫流亡法国。毕业于新疆艺术学院,法国新浪潮电影大师戈达尔是他的偶像。他看过所有戈达尔的影片,梦想到法国来学习电影。来法国之前对维族知识分子很反感,认为他们胆小怕事,习惯于自律。即使在没有中国人的场合,他们也总是担心隔墙有耳。所以,在新疆生活时他讨厌自己作为维族人的身份,因此决定到中国内地闯荡。但作为维族人艰难的生存条件使他决定远走他乡,几经周折终于来到法国。但到法国之后,他又开始重新重视自己的民族身份。并且想方设法从新疆运来维族乐器,今天正酝酿拍摄一部新疆人与汉人之间的爱情故事,一部新疆人的罗密欧与茱丽叶。

原文网址链接:http://www.slate.fr/story/192531/temoignages-ouighours-chine-surveillance-camps-arrestations-internement-repression?fbclid=IwAR3imF5S8uyRnXDusJBV2emIHimp2TDnq9MTjIEmpcRcfs5LkPnQ1AIe1I0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