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间谍/黑客

费加罗:网攻,假信息,盯工业…中国间谍强大攻势(上)

费加罗报有关中国间谍活动调查2020年7月17日
费加罗报有关中国间谍活动调查2020年7月17日 © lefigaro
作者: 古莉
19 分钟

《费加罗》报记者Vincent Nouzille7月17日刊出调查报告指出,多年来从事大规模经济和技术间谍活动的中国秘密机构,不断对西方国家进行黑客网络盗窃,并在最近对西方开始了一场意识形态冷战。冠状病毒(Covid-19)危机更扩大了这场冷战。

广告

 

网攻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6月19日就澳洲遭受前所未有的“恶意”网络攻击浪潮表示说:“我不能说出攻击者的名字,但这是拥有高技术能力的国家行为。而拥有这种能力的国家并不多…”。澳洲总理使用“间接肯定”的外交辞令,避免直指中国政府是这场恶意网络攻击的源头。此前几天,澳洲的政府,医院,学校,企业受到了高技术网络病毒攻击。澳洲情报部门和专家表示他们对其来源“毫无疑问”。

 

澳大利亚政治战略研究所(Aspi英文)的网络专家雅各布-沃利斯(Jacob-Wallis)指出,通过技术调查可以高度自信地推断,中华人民共和国很可能是这些袭击的来源。

 

近几个月来,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紧张局势不断加剧。2018年中期,堪培拉政府跟随盟国美国,以“国家安全”的名义,禁止中国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和中兴进入澳洲未来的5G网络建设。换句话说,就是要避免北京通过这些公司进行间谍活动的风险。2019年2月,澳洲大选前夕,该国议会和几个政党受到网络攻击。当时澳洲将这些攻击“非官方”地归因于中国。然后在冠状病毒危机期间,由于澳大利亚第一个呼吁对武汉肺炎大流行的起源进行国际调查,随后便遭到中国当局的报复,北京宣布对澳大利亚产品征收关税,并掀起新一波的网络攻击。不过北京宣称与这些攻击无关。另外,要求中国对病毒做出解释并停止传播虚假信息的欧洲国家,也遭到了数码攻击。

 

该文说,实际上,中国已经没有顾忌。北京在国外部署了一批特工,操纵社交网络,利用黑客团体,破坏西方“敌人”的稳定。尽管目前疫情局势动荡不安,但中国仍在继续崛起。法国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Irsem)情报预期与混合威胁研究主任保罗-沙龙(Paul Charon)表示,那些有关中国随着经济发展和交流会变温和的想法,是一种幻想。事实上,中国变得更具攻击性。

 

习近平的国安部

 

费加罗报说,2012年上任的中共中央总书记,权力无边的习近平主席用铁腕统治着14亿居民。这位“习帝”,自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以来,开始在国际上采取旨在取代美国的征服战略。他要领导他的国家,在2049年,人民共和国百年之际,成为无可争议的世界领袖。

 

为了赢得这场超级大国竞赛,中国政权正在采取一切手段,从收购公司,到软实力,从新丝绸之路类的大型项目,到最隐秘的操作。比如两名法国对外安全总局(DGSE)的退休特工,因在多年间向中国“传递”敏感情报,7月10日被巴黎特别重罪法庭判处12年和8年徒刑。他们可对此判决提出上诉。

 

在使用间谍方面,中国不需要任何人教导。早在公元前6世纪,军事家孙子就在《孙子兵法》中鼓吹用间谍克敌致胜。1949年,毛泽东的共产政权夺取政权后,建立了由一党掌控的庞大情报系统。这个系统主要分布在管控警察的“公安部”和拥有20万特工的“国安部”。成立于1983年的国安部依照前苏联克格勃的样式,操纵国内外的情报活动。自2016年开始,国安部由习近平的亲信陈文清领导。

 

奥威尔式“老大哥”在监控

 

该文说,媒体审查,国内网警,镇压异议人士和少数民族,管理拘留营,一切都逃不过安全部门。被改造成奥威尔式的“老大哥”们,正在测试用于监控居民的技术工具:面部识别,人工智能,大数据,公民“信誉”评分。德国记者马凯(Kai Strittmatter)在他的论文《专制2.0》里解释说,中国正在努力发展完美的数字监控,灵魂工程师们重新开设了制造“新人”的工厂。这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曾经梦寐以求的。这个系统的顶端是习近平,他通过中央国安委,中央军委,中共党及政府负责部门掌控着系统,并用这个系统来控制人民解放军(PLA)。

 

2000年代初期,法国电信设备制造商阿尔卡特和美国思科注意到竞争对手华为的路由器源代码与他们的类似。

 

中国非常雄心勃勃的经济计划促使情报部门(主要是国安部,但也有多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专门机构)在国外进行间谍活动。一名前法国情报负责人介绍说,“为了追赶某些领域,抄袭剽窃技术是被允许的手段之一”。在2000年代初期,法国电信设备制造商阿尔卡特和美国思科都注意到,他们的竞争对手华为的路由器源代码与他们的类似。

 

华为由中国军队前少校任正非创建于1987年。华为在美国受到起诉时,承认“无意中”使用了思科公司的源代码。法国阿尔卡特后来也得到了华为的赔偿金。从那以后,华为变成世界电信行业的领头企业之一,但在美国被禁止,华为不顾一切地要在欧洲安装它的5G网络。此举引发对其安全性问题的关注。因为中国在2017年设立的一项法律规定中国公司必须支持“国家安全情报部门的工作”。

 

航空领域剽窃

 

费加罗报这个调查说,法国政府在2010年感到了惊慌,认为中国是对法国公司进行网络攻击最多的国家。2013年底,空客公司遭到网络攻击,黑客窃走了空客A400M军用运输机的资料文件。据《法国-中国,危险关系》一书作者伊赞巴尔(Antoine Izambard)估计,那次黑客袭击,应该是让北京加快了其西安Y-20军用运输机的认证。该机已于2016年7月开始服役。

 

其他网络黑客已从波音C-17军用飞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35战斗机中窃取了数据,并对航空航天承包商进行窥探。例如,从2013年开始,针对法国飞机发动机制造商赛峰集团(Safran)采取的一项敏感行动。赛峰是美国通用的合作伙伴。两名涉嫌与国安部有关联的中国特工渗透到赛峰在苏州的飞机发动机公司。其中被赛峰招募担任产品经理的Tian Xi(音)将一款恶意软件植入赛峰集团的计算机,然后在2014年1月25日向一位情报官员发短信说,“木马(特洛伊)已在今晨安装”。随后,间谍得以进入赛峰的服务器,获取有关其未来涡轮喷气发动机的信息。

 

美国联邦调查局发现多起入侵后,向法国情报部门发出了警告。双方展开了联合调查。2017年8月21日,一名可疑的黑客在洛杉矶机场被捕,并认罪。然后这名黑客协助警方识别其他黑客,包括“渗透”到赛峰在苏州的飞机发动机工厂的两人和一位名叫Yanjun Xu的国安部间谍。此人于2018年4月1日在布鲁塞尔被捕,随后被引渡到美国。美国司法部扩大了调查范围,最终在2018年10月30日,对10名涉嫌从事网络间谍活动的中国特工提出起诉。检察官Adam Braverman谴责“这是国安部为了中国取得商业优势,而部署盗窃数据的犯罪例子。” 北京回应称,这些指控“纯属捏造”。

 

中国在2015年推出庞大的,旨在实现高科技自主权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同时进一步加快秘密狩猎活动的速度。巴黎亚洲中心副主席,华盛顿全球网络研究基金会专家Candice Tran Dai判断:该制度已合理化,其目标与政府,军队,部门及大型国企和私企集团有关联。但这并不排除它们之间有竞争。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