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医护罢工 医管局管理人员请辞 「跳船」抑压力成疑

处理医护罢工 医管局管理人员请辞 「跳船」抑压力成疑
处理医护罢工 医管局管理人员请辞 「跳船」抑压力成疑 © 麦燕庭 Mak Yin-ting 提供

对医护界以罢工手段促请港府封关抗疫一事采取「先容忍、后追究」的医院管理局,其人力资源主管彭飞舟已因个人理由请辞,是继律政专员梁卓然之后,四天内,第二位政府部门或公营机构内公开请辞消息的中高层人员。

广告

医管局表示,彭飞舟希望重返临床医生岗位,局方会按机制进行招聘,填补有关空缺。

本身是内科医生的彭飞舟,自四年前起分别接任两间医院的行政总裁,至2018年10月起接任医管局现职,年薪三百多万港元。今年2月疫情爆发初期,医护界发动罢工要求政府封关,以减少疫情由中国内地及外国传入。医管局初期采容忍态度,该局主席范鸿龄在2月1日时仍拒绝评论会否处分罢工医护,声称会劝喻医护放弃于3日至7日的罢工,指罢工不能推动政府全面封关。但医管局其后态度转硬,表明会追究,彭飞舟2月底更去信全体医护,表明局方会就「未获批准的缺勤」保留追究权利;范鸿龄4月时更暗示,会从严处理罢工医护。

及至6月,当医护打算响应工会号召的罢工以反对港区国安法的推出,范鸿龄态度更为强硬,明言绝不接受员工罢工,指今次罢工有政治性,以此要挟医管局认同其政治理念,一定不会得逞。

到了7月下旬,当不少国家增加对抗疫医护的津贴时,彭飞舟反而要代医管局向员工发信公布冻薪一年,备受前线医护批评,指此举漠视公立医院上下在抗疫期间付出的一点一滴。

现时未知彭飞舟请辞是否与「跳船」有关,而医护界则倾向相信与压力有关。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马仲仪表示,人力资源部过去一年来,需处理反送中运动中被捕医护人员,以及医护于疫情期间罢工等重大事件,须上对政府和主席,下对艽线工作压力,确是吃力不讨好,对于身处管理层的彭飞舟辞职,不感意外。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