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蔡霞事件受国际关注 如何看待红二代“扔掉红旗反红旗”引发热议

音频 05:29
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师蔡霞资料图片
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师蔡霞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作者: 弗林
28 分钟

中共中央党校8月17日发通报指,该校退休教师蔡霞因发表“有严重政治问题和损害国家声誉的言论”,决定开除其党籍,取消其退休待遇。这一事件随后在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得到了网民地热议。与此同时,包括美国的《纽约时报》,英国路透社和《卫报》等国际媒体也相继发表了对蔡霞事件的报道和对其本人的专访。据称目前身在美国的蔡霞同样接受了当地媒体的采访,并就这一事件作出了进一步的介绍。与此同时,如何看待曾经的体制内“红二代”现今被迫“扔掉红旗反红旗”也成了部分人关注的话题。

广告

据公开资料显示,现年68岁的蔡霞曾担任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中国民生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全国党建研究会特邀研究员、北京市党建研究会特邀研究员,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人事部客座教授。她的主要研究方向是政党意识形态、执政党建设。据悉,蔡霞本人出身于红色家庭,是一名“红二代”,她的外祖父曾在国民大革命时期加入中共,1927年后随潘汉年在苏北和上海当交通员。母亲、舅舅和姨姨都参加了中共军队。

除了发表针对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和其领导人习近平的批评音频经网络广泛流传外,蔡霞还在7月25日撰文,为同样因言获罪的著名企业家任志强辩护。她撰写的文章题为《因言获罪株连九族必须终止》。此前,一篇题为《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批评中共对言论自由的严格管制加剧了冠状病毒的疫情,及习近平垄断权力的文章署名则是同为“红二代”的任志强。

今年6月,一段据称是蔡霞的私下谈话录音被泄露到网上, "政治僵尸"、"黑帮老大"的说法被迅速疯传,蔡霞最新在采访中向美国之音证实,那段讲话的确是她说的。她介绍称,实际上那天的讲话共两段,另一段9分钟的音频传到网上后很快丢掉了。蔡霞表示,事实上,从2016年第一次撰文为被“留党察看”的任志强辩护以来,单位找她谈话时就隐约暗示,如果不停止发言,会对她有某些行政处理,包括降低生活待遇。但她指出,他们这代人经历了50年代的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不怕过苦日子,但是精神上的压抑和扭曲却是不能承受的。蔡霞说,“认准的东西,我不会往后退。”她强调,“如果一个人只想过自己的小日子,我觉得我内心过不去。”

在接受自由亚洲的采访中,蔡霞称,她是在周一上午10点时得知校方作出的对她的处分通知。她说,“事先我完全不知道。他们通话以后读了两个决定;一个就是开除出党,第二个决定是退休待遇取消。一共说了大概时间八分多钟9分钟不到,完了以后一个字都没有跟我多说。我说这个事情我是要申诉的,我的政治观点不同,你们不可以来取消剥夺我的养老待遇。”对自己受到的报复措施,蔡霞坦言并不意外。她同样提及相关信息被公布后许多人留言、发邮件、打电话对她表示支持, 令她非常感动。蔡霞称,“公道自在人心”。也有不少朋友对她说,一定要打官司,要有个合理的说法。

对此,蔡霞强调,“我要跟他们打这个官司,走法律程序来捍卫我自己的权利。不管这个官司打下来是什么结果,但是我的权利不允许任何人轻易地侵犯,” 另当被问及是否对直接批评中共领导人是“黑帮老大,要一条道走到黑”,“中国唯一的出路就是换领导人”的说法感到后悔时?蔡霞回答说,“没有(后悔)。当国家在重大问题上出现决策错误,这个党必须负责,党的主要领导人必须承担责任,何况现在党内是没有民主决策。重大问题是习近平自己说了算,我说他是一个黑帮老大,就是因为党内没有公开透明,没有决策机制,当不同意见提出来,对我这样的人,他们就可以开除、取消你的退休养老(待遇)。”

她续称,“对党内的其他人他就可以用(对待)任志强(的方式),说他贪污、经济有问题。用这种办法来堵住别人的嘴,不让别人说话,哪有一点现代政党的味道?所以我说他黑帮老大一点都不冤枉他(习)。他只会喊这两个字,就不知道什么叫‘民主’。”此外,蔡霞对美国之音表示,“从2019年起,整个党的核心工作就围绕四个字——政治安全,也就是政权安全,说白了,就是习近平个人权力地位的安全。”她认为,“共产党现在千方百计去压制不同声音,下狠手去清洗和打压党内人士,就是因为它陷于一种内外交困的状态。”

蔡霞在采访中并重申她对中共未来的观点:“其一,习近平必须下台——只有换掉习,才能缓解党内目前恐怖高压状态;其二,共产党这个外壳必须被抛弃”。“中共是一个政治僵尸。从这个党本身来讲,它是不可能完成中国的转型这个历史任务。所以它必须要下去,”蔡霞说。“不是我们让它下,而是整个历史就会把它抛掉。”与此同时,蔡霞谈到,不可否认的是,中共9000万党员中还是有相当多的社会精英,这部分精英的力量要凝聚起来,不是以共产党的名义,而是可以另外组党,和社会各界人士共同沟通,重新组合政治力量来促成中国政治转型,推动国家进步。她指出,体制内外的精英可以合作,但在这个转型过程里,共产党的政治外壳必须被抛掉。蔡霞称,“我不孤单。”她认为,中共党内其实有很多人和她持相同观点。她说,“我觉得大家嘴里不说,心里是有想法的。我自己做了个估算,百分之六十到七十。”她补充道,“我讲的百分之六七十指的是价值观念、价值取向和基本的思想认识,”蔡霞说。“他们是知道历史在往哪里走的。”

对于作为“红二代”出身的蔡霞,曾在讲台上为中共培养干部近40年,后因一段发表心声批评时政的发言不胫而走被公布,再到受到官方处罚开除党籍切断粮草的今天。她本人通过声明回应指,“与这个黑帮一样的政党彻底脱钩了!从此我归队了,回到民众的行列里”。蔡霞称,“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我们必须要为中国的政治转型去努力去抗争,去承受代价。”她指出,“全民族都在付出代价承受代价,我只是其中之一。”对此,她的表态迎来了不少网民的支持和赞赏。但与此同时,也有人认为她同是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其最初所提出的“换汤不换药”的想法也并不符合当下中国问题的核心。究竟应如何看待这一问题,显然在自由社会中多元化的意见可同时存在和竞争。

不过,生活在16世纪的法国政治哲学的奠基人、反抗暴君论的重要代表人物拉波哀西 (Étienne de La Boétie ) 就曾撰写过《自愿奴役论》一书。他在书中通过对其亲历时代和所学到的人类历史进行了分析。在这本书中,拉波哀西提出了一个核心问题,“为什么世界上的人民会同意接受这种受奴役的状况呢?”他写道,“我只想弄清楚,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乡村,这么多城市,这么多民族常常容忍暴君骑在自己头上。如果他们不给这个暴君权力,他原不会有任何权力”。他分析指,“况且这个暴君多半来自全体人民中间最胆怯和最软弱无力的人。这种人并不习惯于真正上阵交锋,倒是习惯于比武场耍弄花招。他不但不能治理别人,就连他自己也是由百依百顺的妇人来侍奉”。

拉波哀西认为,人们自愿受人奴役的主要原因在于:他们生下来就是奴隶,同时是在奴隶状态下受教育的。这个原因,产生另一个结果,就是:处在暴君权力下的人很容易变得胆小怕事和软弱无力。因此不容怀疑,英勇气概,是同自由一起丧失的。受奴役的人民在斗争中找不到任何愉快,他们也不追求这种愉快,因为他们好象被人牵着走,绝对感觉不到内心沸腾着对自由的渴望。然而自由却会使人藐视危险。自由的人,都竭尽全力来谋求公共的福利;他们都愿意在胜利时有福同享,在失败时有祸同当。反之,受奴役的人,不但没有这种英勇的热情,甚至没有任何毅力完成其他一切工作;他们是软弱的、怯懦的和毫无出息的。暴君们都清楚这一点,所以当他们看到人们身上的这种变化时,就千方百计地更进一步促使人们更多地失去人的面貌。

但在拉波哀西看来,要想改变这种受奴役状态甚至不需“战而胜之,只要国人都不愿受奴役, 自然不战而胜。不必剥夺他什么,只要不给他什么就行了。国人无须为自己做任何努力,只要自己不反对自己就行了”。他指出,因为从根本上,“是你们自己使他变成现在这样强大,为了造成他的伟大,你们不惜牺牲生命。他唯一的优势还是你们给了他的,那就是毁灭你们的特权。只要决心不再供他驱使,你们就自由 了。........只要不去支持他,他将会像从下面抽掉了基础的庞然大物一样,由于自身重力塌陷下来,就会被砸得粉碎”。

然而,拉波哀西却绝望地看到,“人民丧失了理解力,因为他们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病痛,这就已表明他们是奄奄待毙了。甚至现在的人,连热爱自由也觉得不自然。......... 人们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自由,所以要唤醒他们把自由收回来,是困难的。他们甘愿供人驱使,好像他们不是丧失了自由,而是赢得了奴役”。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