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网友慧搞

四川地震震损水库大坝与2020年长江5号洪水 ——从四川武都水库紧急泄洪谈起

中国四川绵阳爆发49年以来最大洪灾,2020年8月
中国四川绵阳爆发49年以来最大洪灾,2020年8月 © 网络
作者: 法广编辑部
85 分钟

作者: 王维洛  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有2380座水库出现险情,其中有69座存在溃坝风险。正在施工之中的武都水库大坝出现了13处贯穿性裂缝。2010年12月29日,武都水库正式下闸蓄水,成为四川省调控洪水的骨干水库,被誉为“第二个都江堰工程”。进入2020年7月下旬,四川省水利厅负责人表示,根据当前12座大型水库(包括武都水库)的库容情况研判,四川的预留防洪库容仍然充足,足够应对江河下一阶段的强降雨。但是8月17日下午14时,副省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尧斯丹冒雨赶到武都水库,现场督导水库紧急泄洪。武都水库紧急泄洪,造成下游中国科技重镇绵阳市的严重水灾。保证水库大坝安全度汛,特别是突出抓好病险水库大坝安全度汛,并把保证水库大坝安全度汛提高到政治站位上来,这是四川省诸多水库大坝、特别是在地震中受损水库紧急泄洪的原因,也是造成2020年长江5号洪水的主要原因。

广告

一、灾情信息和编造虚假灾情信息罪

2020年中国诸多省市遭受严重洪灾,例如长江流域经历了五次洪水过程。关于灾情,官媒很少予以报道。从网路的自媒体上不时传出一些片段的、零碎的视频和文字,至今没有完整、准确、透明的关于灾情的信息。就是长江水文局提供的水情情报也是部分缺失,甚至多次出现几小时的断网。就是提供的情报也是不完整的,有些甚至是经不起推敲的。

在长江1号洪水出现之前,重庆市公安局就警告市民,不要上传或者传播虚假灾情信息,不信谣、不造谣、不传谣!一切发布以官方为准!全国各地地区都有类似的警告。根据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91条之一第二款的规定,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是指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1]

什么是虚假的灾情?法律上没有严格的定义。其实中共官媒也是在不断地修正已经发布的灾情数据,甚至几年、几十年之后还在修改。1994年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魏廷铮在马来西亚说,1975年河南驻马店地区水库溃坝死亡人数最多不会超过1万人[2];1987年8月孙越崎等全国政协委员撰文指出死亡23万人[3]。魏廷铮是否故意提供了虚假灾情信息?

在这样的信息控制政策下,把洪水灾害的原因归之于老天爷是最为保险的做法。所以在李克强视察重庆灾区时,有人在旁边高喊:“天灾!天灾!”

在2020年长江五次洪水过程中,5号洪水的洪峰流量最大。以重庆寸滩站为例,8月20日凌晨4时出现最大流量74600立方米每秒。20日上午8时15分,水位达到191.62米,超保证水位8.12米,这是1939年建站以来最高洪水位,但是那几天重庆本地并没有降雨[4]。重庆地标性建筑朝天门的门洞已经被完全淹没,只露出门洞上方朝天门几个大字。重庆市区一些建筑被淹到了4层楼。有官媒报道,重庆市消防人员从渝中区长滨路一座被淹的建筑物中的月子中心救出了5位做月子的母亲和5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以及100多名被困民众[5]。而长江水利委员会则宣称,在8月11日,也就是5号洪水水淹重庆部分市区的9天前,就已经准确地预报了5号洪水将过境重庆[6]。如果这个报道为真,那么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并没有实施防洪预案,事先撤离将被洪水淹没的房屋包括撤离月子中心的母亲和婴儿。到底是没有预报,还是预报不准,还是重庆市委和市政府没有实施防洪预案,从现有的信息来看,无从判断。无论是谁的责任,都证明此次洪灾不是纯粹的天灾,而主要是人祸。

重庆上游的四川省号称是千河之省,有8184座水库大坝[7],平均每一条河上起码有8座水库大坝。每一座水库大坝的工程设计书中都有工程控制上游多少多少平方公里面积。四川省著名的水库大坝有金沙江上的观音岩、向家坝、溪洛渡,雅砻江流域的锦屏和二滩,嘉陵江流域的宝珠寺、亭子口和升钟,岷江流域的紫坪铺,涪江流域的武都,大渡河流域的瀑布沟,渠江流域的江口等等。如紫坪铺水库控制上游22662平方公里,占岷江上游面积的98%。每一座水库大坝工程有这么大、那么大的防洪功能。而且长江流域的水库和水文站实行联合调度,重庆和四川省的水库和水文站也实行联合调度,利用水库大坝就可以把老天爷的降雨都控制起来,江河之水都来自水库大坝的闸门,哪里还有什么“天灾”?

5号洪水到底来自哪里?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大的洪流?

本文尝试回答这个问题。笔者十分清楚地知道,在目前没有完整、准确、透明的灾情信息的情况下,要回答这个问题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但是笔者愿意把已经掌握的信息与读者一起分享,一起来完善这个答案。

二、四川省副省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尧斯丹亲自督战武都水库紧急泄洪

一条武引局的只有100多个点击数的报道引起笔者注意:“尧斯丹副省长率队督导武都水库防汛调度工作”[8]。报道称:“8月17日下午14时,副省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尧斯丹冒雨到达武都水库,现场督导武都水库防汛工作,局长勾承建现场汇报水库防汛调度情况。副局长杨莉英参加。”陪同尧斯丹前来的有绵阳市市长元方和省水利厅厅长胡云等省市领导同志。

四川省有一千多条河流,有8184座水库大坝。据报道,岷江、大渡河、沱江、嘉陵江等许多河流流域都出现大到暴雨,青衣江出现百年不遇的暴雨,乐山被淹,乐山大佛已经淹到脚趾……为什么尧斯丹带着水利厅厅长还拖上绵阳市市长来到位于嘉陵江支流涪江上的武都水库?8月11日,四川省防指已经下达调度令,命令武都水库新腾出接近5000万立方米的防洪库容。8月15日省防指又紧急增派由水利厅副厅长刘辉带队的水利抢险组赶赴绵阳市、武都水库现场指导防汛抢险工作。为何此时此刻总指挥长又亲自来?

报道接着说:“尧斯丹副省长重点强调了当前的防汛工作:一是要坚决贯彻落实省委彭清华书记关于防汛工作的重要指示,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二是防汛工作仍然是当前的首要工作,武引局要加强领导、靠前指挥,切实担负起抗洪抢险的重要责任,坚决做到‘零伤亡、少出险、少损失’;三是武都水库在防汛过程中要坚持统筹协调、科学调度、提前预报、信息畅通,充分发挥好武都水库的蓄洪、调洪能力。”

再下面的报道就矛盾百出了:“据统计,此轮强降雨过程武都水库18日凌晨4时最大入库流量达5760立方米每秒,最高水位655.78米,库容5.19亿立方米,至下午18时最小出库流量4210立方米每秒,最低水位648.45米,库容4.23亿立方米。14个小时水库调节库容0.96亿立方米,极大缓解了涪江下游的防汛压力。”

正是这条没有逻辑的报道,暴露了武都水库乃至四川省诸多水库的“极大缓解了下游河流防汛压力”的实情。

这条报道提供的信息是:此轮强降雨过程武都水库18日凌晨4时最大入库流量达5760立方米每秒,最高水位655.78米,已经被占用的库容5.19亿立方米(笔者注:根据官方公布的信息,武都大坝最大坝高120米,坝顶高程661.6米,水库正常蓄水位658米,水库库容5.72亿立方。从库容来看,似乎还有0.53亿立方米,按最大入库流量达5760立方米每秒计算,还能顶2个多小时。但是从水位来看,距离正常蓄水位只有2.22米,距离坝顶只有5.82米,减去风浪保险,所剩无几)。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武都水库有三种选择:

第一,采取出库流量小于入库流量、或者让出库流量等于零的方法,利用尚有的0.53亿立方米库容,继续拦蓄洪水,缓解涪江下游的防汛压力,结果是水库水位继续上升,溃坝或者溢流风险增加;

第二,采取出库流量等于入库流量的方法,来多少水放多少水,使水库水位保持在655.78米,已经被占用的库容保持在5.19亿立方米。这样无法缓解了涪江下游的防汛压力,但也不会增加涪江下游的防汛压力;

第三,采取出库流量大于入库流量的方法,使水库的水位从655.78米降下来,减小已经被占用的库容,这样可以减小溃坝或者溢流的风险,但是极大地增加了涪江下游的防汛压力。

武都水库采取了第三种选择,采取了出库流量大于入库流量的方法,经过14个小时,至下午18时,水库最低水位达到648.45米,比655.78米下降了7.33米,被占用的库容减少到4.23亿立方米,减少了0.96亿立方米。这0.96亿立方米的水量都进入了下游涪江的河道。

其实进入下游涪江的河道不仅仅是0.96亿立方米,还有这14个小时累计的入库流量。计算这14个小时的累计入库流量还缺乏数据。如果入库流量按最大入库流量5760立方米每秒计算,这14个小时累计进入下游涪江的还有约2.9亿立方米;如果入库流量按最小出库流量4210立方米每秒计算,这14个小时累计进入下游涪江的还有约2.1亿立方米。真实的数据应该在2.1至2.9亿立方米。在8月18日4时至下午18时,总共从武都水库进入下游涪江河道的水量应该在3.06至3.86亿立方米之间。

这就是四川省副省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尧斯丹亲自到武都水库督战的目的。那么为什么不采取第二种选择,保持出库流量等于入库流量的方法,保持库水位和水库剩余库容,而非要采取第三种选择,极大地增加了涪江下游的防汛压力?可能就是担心大坝溃坝的风险。

但是根据《四川新闻网》2020年8月19日报道,武都水库上游强降雨导致库容激增,超警戒水位10米,8月17日23时29分下泄流量达5300立方米每秒,达到建坝以来最大泄洪流量,对下游特别是江油涪江沿岸造成严重威胁。江油立即启动涪江Ⅱ级河道防洪预警,截至8月18日1时,短时间内安全转移避险15893人。[9]

《四川新闻网》的这篇报道与武引局的报道显然是互相矛盾的,一个说武都水库泄洪,对下游特别是江油涪江沿岸造成严重威胁;另一个说武都水库泄洪,极大缓解了涪江下游的防汛压力。而且在时间上也有出入。武引局报道的时间起点是18日凌晨4时,《四川新闻网》说武都水库达到建坝以来最大泄洪流量的时间是8月17日23时29分。

有自媒体拍摄的录像显示,绵阳市受灾十分严重,涪江上的洪流显然是水库泄洪造成的,并称涪江洪水堪比黄河洪水,多个国家级研究院门前积水也高达半米以上。

三、武都水库大坝工程

武都水库大坝工程被称为是四川的第二个“都江堰工程”,据说还是邓小平说的。周孝正教授说,都江堰工程是个顺应自然的无坝工程,由鱼嘴(分水工程)、飞沙堰(溢洪排沙工程)和宝瓶口(引水工程)组成,以引水灌溉为主,兼有防洪排沙、水运、城市供水等综合效益。都江堰工程“分四六,平潦旱”,从此成都平原变成“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的天府之国。武都水库大坝工程的构思与都江堰工程完全不同,称其为是第二个“都江堰工程”是缺乏基本知识。

《百度百科》是这样介绍武都水库工程的:

“位于四川省江油市武都镇上游4公里的涪江干流,主要建筑物有拦河大坝和坝后式厂房。拦河大坝为碾压混凝土重力坝,最大坝高120米,坝顶长727米,库容5.72亿立方米;坝后式厂房装机3×5万千瓦。武都引水工程灌溉涪江以东、嘉陵江以西的江油、游仙、三台、梓潼、盐亭、射洪、剑阁、南部等8县(市、区)228万亩农田。

武都水库作为武引二期工程的核心,建成后可为武引灌区228万亩农田和涪江中下游城乡工业、生活用水提供可靠的水源保证,受益农民将达500万人之众,同时可将绵阳市及沿江城镇、农村及重要基础设施的防洪标准,从20至50年一遇提高到50至100年一遇。”[10]

武都水库可以将绵阳市及沿江城镇、农村及重要基础设施的防洪标准,从20至50年一遇提高到50至100年一遇。可见决策者对武都水库防洪效益的期望还是相当大的。

绵阳市是四川省的第二经济大城市,是中国唯一的一座科技城。从1965年起按照“三线建设”的战略部署,绵阳市成为“三线建设”的重要基地,成为中国核武器、导弹、航空航天的研发中心,许多研究单位都直属中国人民解放军。2008年汶川发生大地震,绵阳市是重灾区,遇难与失踪人口超过3万,累计受伤16.8万。一直有这样观点存在,该次大地震与绵阳大山中的核武器爆炸有关。

武都水库大坝工程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受到严重损伤。

武都水库大坝工程最早在二十世纪50年代规划设计,1958年开工,1960年因压缩基建而停工。1978年复工,1980年因国民经济调整而再次停工,1987年再度复工。武都水库大坝工程于2005年正式开工建造。2008年汶川发生大地震,武都水库大坝正在施工之中,特大地震给水库大坝工程建设施工造成了严重影响,已经浇筑的大坝出现13处贯穿性裂缝,上下游围堰因地震受到致命性损害,机具设备、混泥土拌合系统被破坏,溶洞垮塌严重,工程建设被迫停下来,施工计划严重受阻。[11]

地震后,武都水库工程灾后重建实施方案经四川省水利厅批复,并同意灾后重建项目由原实施单位继续承担工程建设任务。2008年10月29日恢复施工,到2009年9月底,大坝整体高程已经达到605米以上,586米高程以下的溶洞等地质缺陷处理已基本完成,电站机组安装也在紧张有序地进行。2010年12月29日,武都水库正式下闸蓄水。

关于已经浇筑的大坝出现的13处贯穿性裂缝是如何处置的,不得而知。当时有人提出,要将受损的混凝土大坝全部拆除。显然这个方案没有被采纳。如果拆除受损的混凝土大坝,水库根本没有可能在2010年底下闸蓄水。

四川省副省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尧斯丹亲自到武都水库督战紧急泄洪,显然与武都水库大坝受到上涨洪水的威胁,威胁到大坝自身的安全,而武都水库大坝在汶川大地震中受到过严重损坏。

 

四、在汶川大地震中有2380座水库出现险情,其中有69座存在溃坝风险

根据水利部内部文件,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有2380座水库出现险情,其中有69座存在溃坝风险[12]。许多专业人士得知这组数据后都大吃一惊。而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领导小组副组长、国务院三峡工程质量检查组组长潘家铮却认为:“我估计这2380座水库中,绝大部分是小水库,称得上高坝大库、大中型水电站的只有几座、十几座。所谓出现的“险情”也不大,只要当地适当处理就可解决。”“没有人问一问地震后究竟垮了几座水库,死了多少人?我觉得这样的报道和评论是有失公正的。”

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有2380座水库出现险情,其中有69座存在溃坝风险这个信息后来就变成了“在汶川大地震中没有一座水库大坝被震垮”,在强地震地区建设高坝大库没有被地震震垮的实例,也没有溃坝的风险。汶川大地震不但没有阻挡中国西部水电大开发的步伐,反而成为西部水电大开发的冲锋号,向世界最高水库大坝的记录冲击。

受汶川发生大地震影响,武都水库大坝工程已经浇筑的大坝出现13处贯穿性裂缝。但是当时武都大坝还在施工之中,水库尚未形成,不知道武都水库大坝是否统计在有溃坝风险的69座水库大坝之中。

除武都水库大坝工程外,受汶川大地震严重影响的还有紫坪铺、鲁班、中坝、黄江、李家沟、龙王潭水库大坝工程等,地震造成水库大坝裂缝、坝体滑坡、坝基渗漏、溢洪道裂缝、溃垮、放水设施损坏等[13]。四川省、陕西省和甘肃省制定了《震损水库除险加固专项规划报告》,其中四川省计划用3年时间对1193座震损水库大坝工程进行除险加固,截至2011年9月底除险加固全部完成,当时四川省约有6000多座水库大坝。

而四川大学水利水电学院张林2009年7月在第四届国际灾害风险大会做《汶川地震震损水库基本情况及震害分析》,他指出,当时四川省有水库大坝工程6678座,震损水库大坝工程1996座,占29.89%。其中溃坝险情69座,高危险情310座,次高危险情1617座[14]。情况比水利部报告严重许多。1252座震损水库大坝工程分布在绵阳(619座)、德阳(115座)、广元(437座)、成都(68座)和雅安(13座)。张林指出:震损水库调研中发现,裂缝是最主要的震害之一,多数大坝及附属建筑物大多出现了不同程度裂缝,有的裂缝十分严重,成为危及大坝安全的主要因素。

汶川大地震后,四川省依然地震多发。2013年4月20日四川省雅安市又发生了7.0级地震,震损水库大坝553座。另外一些地震发生后,也多有震损水库大坝的报道出现。

这些在大地震中严重受损的水库大坝工程,在实施除险加固工程后,是否依然存在安全风险,是否能像过去一样发挥防洪、发电、灌溉、供水、航运的功能,都还没有经过检验。这些水库大坝工程的安全,就成为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的心腹大患。

五、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在四天时间中三次提高防汛应急响应

2020年4月,四川省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组织气象、水文、水利等部门专题分析会商汛期防汛抗旱趋势,得出结论——今年全省总体气候年景较2019年差,降水空间分布不均,旱涝交替,发生极端天气气候事件风险较高。四川省水利厅负责人表示“水库安全是防汛工作的底线,是水利系统最大的风险点。”[15]

6月1日四川进入主汛期,多地发生强降雨,数条江河发生险情,如6月17日四川丹巴县发生的山洪泥石流灾害与堰塞湖堰塞体溃坝洪水灾害等[16]。6月下旬,省防汛抗旱指挥部还举行的“2020年岷江防御超标洪水调度演练”[17]。当时的弦绷得紧紧的。

进入7月下旬,四川省水利厅负责人大大松了一口气,他对新华社记者表示,四川省有12座大型水库位于四川省内7条主要江河上。根据当前12座大型水库水电站的库容情况研判,四川的预留防洪库容仍然充足,足够应对这些江河下一阶段的强降雨。[18]

2020年8月10日长江水文情报中心发布降雨预报:8月11日至16日,岷嘉流域、汉江石泉以上有强降雨,累积雨量在150毫米左右。[19]

2020年8月11日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最新消息,11日16时,四川省气象台将暴雨蓝色预警升级为暴雨橙色预警。11日20时到12日20时,广元、绵阳、德阳、成都、眉山、乐山、雅安7市有暴雨(雨量50~80毫米),部分地方有大暴雨(雨量100~180毫米),绵阳、德阳、成都3市的局部地方有特大暴雨(250~300毫米);阿坝州东部(包括漩映地区)有大雨到暴雨。目前,青衣江、涪江干流及部分支流出现超警超保水位,岷江、沱江、嘉陵江部分支流出现超警超保水位。

根据当前雨情、汛情及变化趋势,按照《四川省2020年防汛抗旱应急预案》规定,经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研究决定,8月11日17时启动III级防汛应急响应,这是2020年第一个III级防汛应急响应。[20]

8月14日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认为目前本轮强降雨过程已趋于结束,主要江河都在退水之中,其中嘉陵江流域洪水水位已降到警戒水位以下,长江、沱江干流洪水、涪江支流洪水处于退水中。14日10时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将III级防汛应急响应降为IV级防汛应急响应[21]。

30小时之后,8月15日18时30分突然又把防汛应急响应提高到III级。[22]

按照水利部部长鄂竟平对四川做好当前防汛减灾工作强调“水库水电站调度好、小型水库看管好、山洪灾害监测预警好”的要求,8月16日四川省水利厅再发《关于积极应对强降雨切实加强水库险情防范和应急处置工作的紧急通知》,文件指出:“从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逐库逐岗压实责任,强化“三个重点环节”落实到位,扎实开展隐患排查治理,突出抓好病险水库安全度汛,全力提升抢险救灾能力等六个方面对做好水库安全度汛工作进行具体安排部署,指导各地出实招、见实效,全力实现‘超标准洪水不打乱仗,标准内洪水不出意外,水库不因工作不到位垮坝失事’的目标”[23]。

文件再次强调保证水库安全度汛,特别是突出抓好病险水库安全度汛,并把保证水库安全度汛提高到政治站位上来。

8月16日,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在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主持召开会议,听取副省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尧斯丹等的汇报。汇报会前叶建春等到雅安、成都等地视察防汛工作[24]。这是2020年抗洪工作中的新举措,中央领导没有出现在第一线,但是中共中央不断派工作组前去视察,和防疫工作中的做法基本一致。

根据17日降雨趋势预测,沱江三皇庙站将出现超历史记录洪水,涪江中下游也将出现超保证水位洪水。8月17日12时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启动II级防汛应急响应[25]。这是继2018年后,四川省再次启动Ⅱ级防汛应急响应。自2005年四川建立防汛应急响应制度以来,还从未启动过Ⅰ级防汛应急响应,Ⅱ级也只有5次,分别在2010年、2011年、2012年、2018年和2020年。

仅仅17小时之后,8月18日5时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启动历史上首次I级(最高级)防汛应急响应,理由是青衣江雅安城区段已出现100年一遇洪水,预计整个青衣江流域将全面超过保证水位,大渡河下游、岷江下游也将出现全面超警超保洪水,防汛形势十分严峻[26]。

而8月17日下午14时,副省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尧斯丹冒雨到达武都水库,现场督导武都水库防汛工作。

这个I级防汛应急响应只持续了短短28小时,8月19日9时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将I级防汛应急响应调整为III级,理由是:我省本轮强降雨已趋于结束,主要江河都在退水之中,其中青衣江流域洪水已退至警戒水位以下,沱江、岷江、涪江干流及支流洪水都在退水中[27]。如果当时有准确的天气预报和水情预报做依据,武都水库没有必要选择第三种方案,可以选择第二种方案,甚至部分时间选择第一种方案,以减小下游河道的洪水压力

从8月11日17时启动III级防汛应急响应,到14日10时降为IV级防汛应急响应,再到8月15日18时30分重新启动III级防汛应急响应,8月17日12时提高到II级防汛应急响应,最后在8月18日5时提高到I级防汛应急响应,8月19日9时将I级防汛应急响应调整为III级。在整个过程中,决策都是十分仓促的,没有准确的长中短期气象预报可以作为依据,而只是对各条河流和各地区发生的洪水灾情做出被动的反应。

保证水库安全度汛,特别是突出抓好病险水库安全度汛,并把保证水库安全度汛提高到政治站位上来,是导致武都水库紧急泄洪的最主要原因。与武都水库一样,紫坪铺水库水位达到861.89米,超汛限水位10米以上,也从8月17日23时开始采取了紧急泄洪的措施,同时开启冲砂洞泄洪。[28]另有报道说,8月18日11时30分紫坪铺水库水位达到了862.55米,超过防洪高水位近1米。目前防洪库容已经用完了。据说紫坪铺水库拦蓄洪水近2亿立方米[29]。紫坪铺水库总库容11.12亿立方米,调洪库容5.38亿立方米。正常蓄水位877米,汛期限制水位850米。当时水位862.55米,比汛期限制水位850米高出12.55米,距离正常蓄水位还有14.45米,应该还有很大蓄洪的能力。但是汶川地震的震中就在紫坪铺水库旁,紫坪铺大坝在地震中被破坏得很严重。紫坪铺大坝的最大坝高156米,紫坪铺大坝溃坝风险很高,对下游的成都市威胁很大。

2020年四川省遭遇洪灾最严重的地区,如雅安、绵阳成都等地都是汶川地震受损水库大坝最严重的地方。为保证水库大坝的安全度汛,特别保证病险水库大坝的安全度汛,紧急泄洪是必然优先采取的措施。岷江、沱江、嘉陵江、涪江等河流上病险水库的紧急泄洪最后与金沙江上水库大坝下泄的流量在重庆汇合,形成2020年5号长江洪水。

四川省有8184座水库,如果每座水库多拦蓄10立方米每秒的流量,累计可以拦蓄8万多立方米每秒的流量;如果每座水库多泄放10立方米每秒的流量,累计可以制造出8万多立方米每秒的流量。在2020年8月20日凌晨4时重庆寸滩出现的最大流量为74600立方米每秒。

1981年7月9日至14日重庆发生严重洪灾,寸滩站洪峰流量高达85700立方米每秒,最高水位191.41米,当时重庆连续6天降大雨。

2020年8月20日凌晨4时重庆寸滩出现最大洪峰流量74600立方米每秒,20日上午8时15分寸滩水位达到191.62,当时重庆并没有降雨。

这个洪灾是天灾吗?

 

[1]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

 

[2]王维洛:1975年河南省板桥等水库溃坝事件的死亡人数,《红朝谎言录》全球有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2003年5月28日

 

[3] 孙越崎、林华、千家驹、王兴让、雷天觉、徐驰、陆钦侃、乔培新. 《三峡工程害多利少,不容欺上压下,祸国殃民》. 水土保持通报 (陕西省咸阳市: 中国科学院水利部水保所;水利部水土保持监测中心). 198708, (1987年8月 第7卷 第4期): 16–24.

 

[4] 重庆史上罕见特大洪水!长江寸滩站水位达191.55米,CCTV央视网,2020年8月20日,http://m.news.cctv.com/2020/08/20/ARTIsadSLF1IVHM5ZuCMFcPu200820.shtml,该报道题目指出:长江寸滩站水位达191.55米,报道则指寸滩站20日8时15分出现洪峰水位191.62米

 

[5] 重庆一月子中心遭遇洪水 产妇和新生儿坐箱逃生,中国新闻网,2020年8月19日,http://www.chinanews.com/sh/shipin/cns-d/2020/08-19/news865845.shtml

 

[6]  上游多江齐发洪水凶猛 水库全力拦蓄化险为夷——长江委全力应对长江第4号、5号连续洪水,长江水利网,2020年8月25日,http://www.cjw.gov.cn/xwzx/zjyw/49743.html

 

[7] 四川12座大型水库水电站共拦蓄洪水35亿立方米,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网,2020年7月17日,http://www.gov.cn/xinwen/2020-07/17/content_5527725.htm

 

[8] 尧斯丹副省长率队督导武都水库防汛调度工作,武引局,2020年8月19日,http://www.wuyin.net/data/v/202008/3239.html

 

[9] 江油积极应对武都水库最大泄洪安全转移避险15893人,四川新闻网,2020年8月19日,http://my.newssc.org/system/20200819/002983354.html

 

[10] 《百度百科》,武都水库,https://baike.baidu.com/item/武都水库

 

[11] 武都水库工程昨日全面复工,四川新闻网绵阳频道,2008年10月30日,http://my.newssc.org/hfcj/system/2008/10/30/000404361.html

 

[12] 参见:汶川大地震与水电建设,记者韩健采访潘家铮,http://www.chincold.org.cn/chincold/xshd/webinfo/2008/9/1280908322834037.htm

 

[13] 景立平、陈国兴、李永强、汤皓:汶川8.0级地震水坝震害调查,地震工程与工程振动,第29卷第1期2009年2月,file:///C:/Users/Weiluo/AppData/Local/汶川8.0级地震水坝震害调查.pdf

联合国地域开发中心(UNCRD) 防灾规划兵库事务所:2008 年中国四川大地震调查报告书,2009年3月,https://www.recoveryplatform.org/assets/publication/UNCRD_Sichuan_Report_2009_CN.pdf,

 

[14]张林(四川大学水利水电学院):汶川地震震损水库基本情况及震害分析,第四届国际灾害风险大会,2009年7月,https://idrc.info/fileadmin/user_upload/idrc/former_conferences/idrc2009/presentations/Zhang_Lin_IDRC_Chengdu_2009.pdf

 

[15] 省防指分析会商汛期防汛抗旱趋势,四川省水利厅,2020年4月14日,http://slt.sc.gov.cn/scsslt/ssyw/2020/4/14/d16a150a9edf40cc9bf885955f86eb39.shtml

 

[16] 丹巴县发生山洪泥石流形成堰塞湖 三级协调联动 2万余名群众安全转移,四川日报,2020年6月18日,https://www.sc.gov.cn/10462/12771/2020/6/18/4b847aa06e4e4f1aa0b2d0415382750f.shtml

 

[17] 水利厅开展岷江流域防御超标洪水调度演练,人民网四川频道,2020年6月25日,https://www.sc.gov.cn/10462/10464/10465/10574/2020/6/25/382115f591d54f5eba02bd956a8ff016.shtml

 

[18] 四川12座大型水库水电站共拦蓄洪水35亿立方米,新华社,2020年7月17日,http://www.xinhuanet.com/2020-07/17/c_1126251088.htm

 

[19] 长江水文网,2020年长江流域重要水雨情报告,www.cjh.com.cn

 

[20] 升级!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启动III级防汛应急响应,人民网四川频道,2020年8月11日,http://sc.people.com.cn/n2/2020/0811/c345167-34219883.html

 

[21] 四川防汛应急响应由III级降为IV级,川报观察,2020年8月14日,http://www.sc.gov.cn/10462/10464/10465/10574/2020/8/14/489edefae9a24e99a61b7098698b0c70.shtml

 

[22] 四川再次启动III级防汛应急响应,央视,2020年8月15日,https://news.sina.com.cn/c/2020-08-15/doc-iivhvpwy1235472.shtml

 

[23] 紧盯重点部位四川省全力确保水库安全度汛,中国水利网,2020年8月16日,http://www.chinawater.com.cn/newscenter/df/sic/202008/t20200816_754959.html

 

[24]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在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主持召开会议,四川省人民政府,2020年8月16日,http://www.sc.gov.cn/10462/14721/14727/14748/2020/8/17/53efed80343b4c2cb0945cc3e00bf7a4.shtml

 

[25] 四川启动II级防汛应急响应,四川在线,2020年8月17日,http://www.sc.gov.cn/10462/10464/10465/10574/2020/8/17/a331a83d166042d3b7177bc41aad6bfa.shtml

 

[26] 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启动I级防汛应急响应,人民网四川频道,2020年8月18日,http://sc.people.com.cn/n2/2020/0818/c345509-34233099.html

 

[27] 四川防汛应急响应降至III级,川报观察,2020年8月19日,http://www.sc.gov.cn/10462/12771/2020/8/19/0b52dab27a9a42ae88ba2fc404378cc2.shtml

 

[28] 都江堰管理局实施科学调度确保汛期成都市用水安全,都江堰管理局,2020年8月21日,http://slt.sc.gov.cn/scsslt/zhzx/2020/8/21/44f7425382da4e379e48c8d8f299b4f7.shtml

 

[29] 四川在线记者 邵明亮 唐泽文:独家|应对青衣江“百年一遇洪水”,四川三座水库电站正控制下泄流量,四川在线,2020年8月18日,https://sichuan.scol.com.cn/ggxw/202008/57878647.html

 

**************************************************************************

本台选刊网友来稿及网上时评类稿件。所刊文稿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评头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荐稿件。摘选文稿以文明、理性、独立、多元为准则,本栏以此自励,并同大家共勉。

 法广编辑部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