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追责

中国成功遏制新冠疫情 但试图让病毒受害者家属闭嘴

2020年9月7日,中国武汉,一名手拿口罩的男人。
2020年9月7日,中国武汉,一名手拿口罩的男人。 AFP

拒绝受理司法诉讼,施压,恐吓律师:如果中国当局成功遏制新冠疫情,现在它正试图让那些要求法院追究疫情传播责任的病毒受害者家属闭嘴。

广告

法新社从武汉发回的报道讲述了;多位武汉居民要求追究疫情传播责任的经历;退休的钟女士在今年二月经历了老来丧子的悲惨噩梦;她的儿子在武汉首批大规模感染新冠病毒中,不治身亡。此后,这位67岁的退休者一直想起诉武汉地方当局,她指控地方当局在病毒最初出现传播迹象时反应迟钝。

但是追责过程充满陷阱:钟女士和多位病毒受害者家属的投诉都被拒绝受理,并看到为了避免提起诉讼,其他数十人遭到恐吓。

至于想为这些家庭提供帮助的律师,则遭到会有报复的威胁。

那么这些家庭到底对当局有何不满呢?主要是当局在病毒发现初期掩盖了居民不知道的这一疾病的出现。

法新社指出;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在武汉已经导致近3900人死亡,全球的死亡人数高达九十多万人。

钟女士表示:当局“说这种流行病是自然灾害。但是严重后果是人为造成的,必须确立责任。”另一位负责协调联络上诉家庭的张先生宣称,至少有五宗投诉已提交武汉中院,他的父亲死于新冠病毒。

每位原告要求赔偿人民币200万元(25万欧元)并且公开道歉。

在美国的中国维权活动人士杨占清指责武汉法院以程序理由驳回了追责申诉,他负责协调大约20位秘密为上诉家庭提供法律咨询的律师。

武汉法院则拒绝就此回答法新社的提问。

张先生认为自己的父亲是在住院期间染上新冠的,他指责当局目前正在采取一切方法损害他的名誉,散布谣言说他想欺骗病毒受害者家属;并渗透进网上在线讨论小组里。张先生说:“他们知道,如果我成功采取法律行动,那么其他很多人也会提起诉讼。”

武汉市政府也没有回应法新社的置评请求。

在第一次申诉被驳回后,张先生计划向省法院提起诉讼。尽管存在风险,他说他已经准备好一直上诉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