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

疑不满左派无的放矢马道立罕有声明指批评法官要有道理

香港特区旗帜与中国国旗
香港特区旗帜与中国国旗 © 网络照片

近日建制派和大公文汇两份由中联办控制的文宣工具连日不断攻击司法机关,批评某些法官判案偏袒“暴徒”,将于明年1月退休的香港终审法院大法官马道立23日罕有发表声明,强调法官独立判断裁决,不受其他法官影响,又指公众可批评法院,但需有理据,若认为法官非“大公无私”,可循上诉程序处理,亦可在开审前,要求取消个别法官的审理资格。

广告

然而在马道立发表声明之后,建制派仍未停止对司法制度的攻击,文汇报今(24日)一篇报导,批评香港法官“唔熟书”(书本知识不足),屡越权裁“违宪”。曾经引述坊间流言质疑司法机构的亲共政党民建联议员周浩鼎和葛珮帆,对马道立的声明表示失望,质疑他只是重申基本法律原则,未能释除公众疑虑。周、葛两人曾引述被指是子虚乌有的告密信,声称马道立下令要求法官对示威者的案件要网开一面。

马道立发表一份14页的声明,解释香港司法工作的基本原则,强调必须紧记法官行使司法权力,必须严格依据法律和法律原则,法院的职责是审理法律纠纷。不包括裁断“政治争论、倡议任何政治观点、或根据任何主流媒体或公众意见审理案件”。

对于大公文汇两个喉舌不断提倡成立“量刑委员会”的要求,即变相在法院上僭建一个督导法官判案的太上机关,马道立在声明中回应指出,量刑就是法院的司法职能,他又重申,法院审判不受任何干涉,一切基于法律,亦不可有政治考虑。

日前有传言指,马道立曾召集全港裁判官开简介会,会上高等法院法官黄祟厚曾警告“蓝丝(亲共)法官”说话要小心,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及周浩鼎之后在网上提及相关传言,并出言抨击,对此,司法机构早前已发声明否认。马道立在声明中重申指出,“有意见指法官的裁决,受到经验较为丰富的法官所影响”,回应指《法官行为指引》清楚述明,“司法独立”亦是指“法官必须独立于其他法官”,法官作出任何裁决都是其个人责任。

马道立又表示,当法院违反基本原则时,公众可以批评,但必须有理据,若公众对法院判决有不满,或认为法官并非“大公无私”,“不偏不倚”,可以循上诉、覆核或申请取消法官审理相关案件资格,从而纠正,亦可依机制向司法机构投诉。但若在不熟知情况及欠缺适当基础和理由下,就批评官及法院,又或单凭“纯粹声称或断章取义之事”就批评法官法院,都是错误,亦损害公众对司法的信心,只因案件结果不合自己心意,便作出偏颇或违反基本原则的严重指称也是错误,公众可以批评司法机构,但必须理由充分,司法机构及其职能绝对不应被政治化。

声明中亦重申保释、上诉及量刑的法律原则,包括回应社会上有声音指,应设立量刑委员会,订定罪行的刑期。马道立指出,量刑是法院的司法职能,由法院独立行使,且每宗案件的具体情况也有不同。

针对马道立的声明,本身是律师的周浩鼎表示,马道立的声明只是重申最基本的法律原则,但未能释除公众对司法机构的质疑,他批评声明未有交代司法机构如何确保行事公正。他指过去一连串保释案件,难以令公众信服有正确运用法律原则,并出现多宗弃保潜逃个案,而他们提出问题都是有理有据,若司法机构不正视将会动摇公众信心。

葛珮帆则指对马道立的声明感失望,质疑他避重就轻无回应质询,只是一再重申法律原则及观点。她认为现时不是法律原则的问题,而是如何执行的问题。她希望司法机构回应市民诉求,应对成立量刑委员会持开放态度。

文汇报则在马道立发表声明之后,发表题为《港法官“唔熟书” 屡越权裁“违宪”》的报导,内容指23年以来,司法机构曾处理不少涉基本法及中央对港政策的案件,其中最受关注的是1999年涉及港人内地子女居港权的吴嘉玲案,及去年高等法院裁定紧急法和《禁蒙面规例》“违宪”的案件。报导指,这些案件反映香港法官对“一国两制”及中央与香港特区的关系缺乏认识,甚或误以为具所谓的“违宪审查权”。

报导引述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香港执业律师黄国恩表示,有关的案件正反映本港司法界对基本法“唔熟书”,未能透彻理解“一国两制”及中央对港政策。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