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解说

张伦从中国对特郎普感染病毒“举国欢庆”说起

音频 12:52
中国民众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中国举国欢庆特郎普感染新冠病毒
中国民众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中国举国欢庆特郎普感染新冠病毒 © 网络

美国总统特郎普周四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引发全球舆论高度关注,美国总统选举进入冲刺阶段,而特郎普无论从年龄还是体重等多个因素来看都属于高风险患者,一旦出现意外,将使本来已经悬念四起的美国选举更加充满变数。包括中国主席习近平在内的全世界各国政府首脑都向特郎普致电表示慰问,期待他早日战胜病毒。特郎普的竞争对手,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也决定撤下竞选活动中一些对特郎普带有攻击性的标语言论。虽然特郎普之前隐瞒疫情,在治理疫情上所采取的措施受到广泛谴责,许多美国人都认为倘若特郎普治理有方,美国不至于会出现如此高的死亡率。不过,即便如此,今天美国舆论对特郎普被感染幸灾乐祸的却十分罕见。不过,在地球的另一边,在中国大陆,特郎普患病的消息却使不少中国网民手舞足蹈,同当年911事件爆发之后一样表示欢呼庆祝,甚至有人期待病毒能够战胜特郎普。有中国人向媒体表示特郎普给中国国庆一个非常好的礼物,中国对此“举国欢庆”。虽然全世界各地都存在偏离道德底线的网民,但当这些网民的人数达到一定的比例而成为一个社会现象时,这一现象说明了什么问题呢?法广就此采访了旅法学者巴黎塞尔其彭多瓦滋大学副教授张伦先生。

广告

法广:感谢您接受法广的专访!您对中国网民这种幸灾乐祸的现象有什么感受?

张伦:其实中国网民的上述反应并不令人意外。中国网络最近几年来出现许多不良的现象。中国网民失去了最基本的道德原则,一味地任意的发泄。虽然,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发动多方面的攻击引发中国民众的反感,中国有网民对特郎普十分愤怒,这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能因此而放弃了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前一阵子英国首相约翰逊患病时,当时中英关系还相当不错的时候,中国网络就有几十万人点赞。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这是对生命的最起码的尊重的问题。最终只会毒害中国人自己,腐蚀中国自己的文化,无论中国今后发展得如何强大,如果没有对生命的最起码的尊重,这样的民族只会引发全世界的警惕。而不会引发人们发自内心的尊重。

法广:您觉得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是中国共产党七十多年来的统治?还是别的原因?

张伦:台湾与香港的例子似乎都说明了传统文化并不是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所在。其实,作为曾经的中共共产教育的受害者,我们深深地了解几十年的阶级斗争给我们的心灵烙下的印记。这是几十年的阶级斗争,之后又是一切向钱看,以及民族主义高调宣传所造成的后果。这对民族的未来发展是一大考研。而且,这样咒咒特郎普不仅会引发美国政界的反感,而且也会引发普通的美国人的反感。全世界各国 都有极少数缺乏道德底线对井下石的人,在一个相对正常的华人社会,心灵被扭曲,持极端立场的人就会相对稀少,但是,在中国这样的人太多,这就说明一定同中国的教育以及社会制度有关。今天中国的学校依然在教育孩子过去的阶级斗争逻辑,要批斗反对派,要残酷镇压敌人等等,这种逻辑从本质上同希特勒的种族灭绝是相近的,只不过一边是以种族来区分,而另一边这是以阶级来区分。中国的狭隘的民族主义的膨胀事实上是十分令人担忧的。

法广:为什么令人担忧?

张伦:一个在军事,在经济上越来越强大的大国,对生命却如此缺乏尊重,这如何不令人担忧呢?而且,今天我们看不到中国当局有任何拨乱反正,改弦更张的以尊重生命为主的趋势。恰恰相反,中国的学生又回到了四十年前毛时代的枪杆子教育,小学生穿着军装,拿着枪杆子,让我感到中国正在离主流文明社会越来越远。最终只会伤害中国人自己。官方在国际宣传时强调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但是,世界上推行的还是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们当然完全可以批评特郎普,他不尊重科学的立场,中美关系中的许多问题也都是可以讨论的,但是,这位74岁的老人患了病,中国网络却一篇叫好,即使是反对特郎普的美国人也会对中国网民的行为感到厌恶。民主党这两天把攻击特郎普的广告都撤下了,这就是文明社会。中国离文明社会的距离仍然十分遥远,而中国在科技经济上的强势与人文上的落差会越来越引发西方社会的警惕,反感甚至敌视,这是其中的重要原因。《论语》说君子反求诸己,自己应该检讨自己,自己把事情做好了,就不用担心别人会说什么。

感谢旅法学者巴黎塞尔其彭多瓦滋大学副教授张伦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