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

英驻港记者被跟踪同一辆车如影随形与黄之锋遭遇雷同

黄之锋近日遭到至少两辆汽车在不同地点跟踪,他在面书网页上载了该两辆汽车,车牌号码已被掩盖。
黄之锋近日遭到至少两辆汽车在不同地点跟踪,他在面书网页上载了该两辆汽车,车牌号码已被掩盖。 © 黄之锋面书图片

英国广播公司BBC驻港记者Danny Vincent在节目《From Our Own Correspondent Podcast》(我们特派员的播客)中披露,自8月10日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及前香港众志成员周庭被捕后的同一星期,他被不明人士跟踪,在多个不同地点、甚至搬到酒店住后,都见到同一架车辆。而前众志成员黄之锋透露,他最近亦被两辆汽车跟踪,情况与为12港人送中一案发起关注的本土派人士邹家成相同。在国安法生效之后,著名民主派人士被不明人士车队跟踪的风气,似乎有变本加厉之势。

广告

Vincent在其播客(podcast)中忆述,当日(8月10日)家门外有一个形迹可疑的人士在等候,同日他曾去过不同地点,亦见到同一架车辆;他之后为改变自己的生活常规而搬到酒店住,但在该酒店外仍然见到同一架车辆。苹果日报引述他在播客中的内容指出,Vincent在中国工作多年,认为大陆国安最多都只是阻止其报道新闻,但香港显然已“改变游戏规则”,令他分不清什么是恐吓(intimidation)、什么是调查(investigation)。

他在播客中表示,他已设想有天起床会看到警察上门拘捕他。他说,香港目前的情况是不论是跟踪者的目的、身份等均是未知之数,担心身边与自己有联系的人,可能同是跟踪者目标。他认为跟踪者可能是警察、支持政府人士,亦可能是在去年被指与警方合谋的黑社会。

Vincent认为香港国安法已在香港引起白色恐怖,多名民主派人士怀疑被跟踪,现时的香港已分不清什么是恐吓(intimidation)、什么是调查(investigation)。他指去年的反送中运动是无领袖的运动,很多上街的示威者都不认识对方的身份,认为当局现时就是希望将这些示威者的真实身份找出来。

Vincent又引述一个警察消息人士指,黎智英被捕及到苹果大楼的搜查是其中一种“政治骚(political theatre)”,警察要向北京显示“自己能称职”,他们亦必须跟踪社运人士,否则新的国安人员会无事可做。

此外,为12港人送中一案奔走的本土派人士邹家成日前表示他被一队不明人士的车队跟踪,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相信他也被同一车队跟踪。黄之锋发现至少发现两辆登记地址为新界乡郊的私家车一直跟踪自己,除监视其个人生活,也影响到同行友人,质疑政权监控升级,但他强调跟踪所产生的白色恐怖与寒蝉效应,不会拖垮其意志。

近月多次发现被跟踪情况的黄之锋6日在社交网站发文透露,跟踪协助12名被扣内地港人的邹家成的同车牌自用车,连同其他车辆也不时跟踪自己,整个车队最长的持续跟踪时间为期十天;后来没察觉该车队出现,料是转向跟踪邹家成。

黄在翻看私家车闭路电视加上国际传媒进行侦查后,他确认有至少两辆车跟踪他,包括W字头的Toyota灰黑色七人车,以及R字头的Honda灰黑色七人车,并指有关车辆登记地址为新界乡村。 

黄称,上月发现跟踪情况后已提高警觉,翻看私家车闭路电视加上国际传媒进行侦查后,他确认有至少两辆车跟踪他,包括W字头的Toyota灰黑色七人车,以及R字头的Honda灰黑色七人车,并指有关车辆登记地址为新界乡村,“这两架车及其团伙,基本上天天也会在我的住所或工作地点一带出现,七人房车、五人私家车或挂上“暂停营业”的的士,亦不时会在我离开住址以后,随即起步尾随我所乘坐的私家车或的士”。

他说,无从确认跟踪者身份,料警方及国安都会否认,又认为事件未必与拘捕有直接关系,质疑跟踪的主要动机是企图透过持续滋扰,让他感到压力和恐惧。

对于身边人受影响,黄称目前接受访问都一概不谈家人、女友、亲戚等私人生活,盼减低对方风险,同时避免国安监控更为容易,他坦言对情况有所担心,但强调不会因而被拖垮其意志,“讲真话,我是担心的。不过,我都会紧守岗位,不论时间是否正在倒数中”。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