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夏明:美国有近忧,中国有远虑

音频 15:52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图片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随着经济的腾飞,中国已跃升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作为全球两大强国,中美在国际舞台上加紧较量。尤其在过去两年,两国在贸易、科技、网络、外交以及台湾、香港和南海等诸多议题上的争端不断升级。新冠疫情的爆发,加剧了两国的对抗:不惜相互指责、随意帅锅、败坏对方。就在美国大选的竞选运动如火如荼地展开、进入最后冲刺阶段的关键时刻,一贯低估病毒危险的现任总统特朗普不幸确诊感染,引发不同反响。对此,我们连线到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

广告

法广:在美国大选进入倒计时的关键时刻,争取连选连任的美国现总统特朗普突然传出感染新冠病毒的消息。导致轰轰烈烈的竞选运动戛然而止。特朗普的患病将对这次大选产生怎样的影响?

夏明:因为你说“戛然而止”,其实反而成为特朗普竞选的一个小高潮了。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他进到了美国陆军(Walter Reed )国家医院,但是他一直没有停息,尽管他也用药、也高烧、而且他的血氧两次低于90%,他的医生虽然没有告诉大家详情,但是大家可以猜测,可能两次低到80,而且已经两次上氧。可以看到,特朗普在住院,却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来继续进行他的政治的、选情的把握。他当然在打悲情牌。这个悲情牌对美国的选情有没有影响?我觉得这有些复杂,两边来看。

第一,我们知道这次选举对特朗普(川普)总统来说,他的大选的一个主题应该是新冠状病毒。但是他一直没有提高警惕。而且在七月份,鲍勃· 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在《愤怒》这本书里边采访他的时候,那本书的最后一次采访,川普还表示他会给自己的评分为“A”。他还说这是“未完成式”,因为如果一个月(内)疫苗就开放出来了,而且还有药物、疗效的东西也出来了,他说到时候会给自己“A+”。不难看出,他对整个病毒,第一,缺乏现实的了解,第二,是盲目地乐观,第三,是整个病毒(疫情)的过程中,对他的医疗顾问、科学家,尤其他跟福奇医生发生了公开的冲突。而且在总统辩论中,对福奇医生进行贬损。因此我觉得在川普总统生病以后,整个选情更印证了病毒的危害性,更凸显了新冠状病毒-如果川普总统大选失败的话-恐怕是(他的大选面临的)最大的病毒。

新冠状病毒是大选的主题,是危害美国目前安全的最重要的因素。所以从总体上来看,显示出川普总统最重要的一个政策-新冠状病毒(防疫)是完全地破产。另外使得总统在过去的一年,一直对新冠状病毒(他也说)没有讲真话,他故意要降低问题的严重性,有意往不严重的方向说。所以我认为他损害了自己的信誉。而且对美国人来说,美国人的信心,到底对这个政府、对美国解决新冠状病毒、甚至对科学的信心都受到伤害。

我今天(10月6日)看了一下民调,对川普、不同意他的工作的比例是急剧上升。而且在大选的选情中,拜登在新增加他的领先(度),而且拜登领先川普在全国总体的各种大选的平均数里边来看,都已经超过十个百分点。但是我想指出的是,川普的悲情牌,在川普的追随者最集中的地方,确实有小幅的反弹。这里的悲情牌是有效果的。比如像犹他州、北达科他州、还有路易斯安纳州,过去川普在这些州是可以赢得60%以上票数的。这次川普病重,大家都知道,川普与他的支持者的关系,用他的前律师迈克尔-科恩的话来说,有一种像邪教一样的、有一种个人崇拜。因此可以看到,悲情牌,对川普的铁杆的追随者有一种激励,有一种动员。但是我觉得总体上来说,是在伤害他的选情。

法广:美国总统传出患病的当天,恰逢中国建政71周年以及一年一度的中秋节。许多中国网民幸灾乐祸,称这一消息是送给共和国生日的“特别礼物”,更有激进左派人士将特朗普患病作为“喜讯”来传播。您如何解读这一现象?

夏明:首先我想说一下,我们在看待政治领导人和他的政策的时候,这里边有一个私德和公德的(问题),我觉得应该分开来。因为川普总统作为一个普通的人,从人性的层面上,即使从天下众生、不要说人,天下有情众生、包括动物,其实大家都应该公平地对待,应该给予同情和关爱。所以我觉得川普总统患病,他的妻子和周边这么多人患病,都是令人悲伤、不幸的事情。当然希望每个人都能够康复、能够健康。这是从私德层面。

但是,另一方面,从公德层面,川普总统的做法,确确实实有一点自食其果。因为他在对待整个新冠状病毒,他一直把它视为一种捏造出来的一种谎言,而且他还说是民主党制造出来的一种谎言,故意要给他添难、故意与他作对。所以他在过去的八个月,一直不好好地应对这个病毒。连最简单的戴口罩这个事情,他都没法做到。而且在四月份,当时他还否定了联邦政府戴口罩令,不断发出“要解放密执安、解放俄亥俄、解放威斯康星”等等,不许他们封城、不许他们关店、不许他们强制口罩令等等。我认为川普从公德上来说,犯了极大的错误。他有很多的问题。所以如果他继续呆在总统的置位上,对美国人来说,尤其他还有四年-如果他竞选成功的话,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是值得忧虑的。

从公德角度来说,我觉得他不应该做总统。就像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在《愤怒》一书中最后所说,他最大的结论就是:川普根本就不适合这个职位。但是另一方面,我想把这个事情上升到更高的一个(层面),就是整个病情出现以后,其实让我们反思的是,现在全球化的完全地停摆。全球化停摆的核心问题其实是,在过去的三十多年,全球化在全世界不断地推进、向纵深发展。基础结构建立,大家都通过全球化进入一个逐利的过程。但是在这个全球化中缺乏的灵魂是什么?就是没有培育出全球主义,全球主义精神。或者用法国的口号:自由、平等、博爱,里边就是缺乏平等,更没有博爱。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全球化、尤其是最后这个新冠状病毒戴在了川普总统的身上,这里边真的应该让我们考虑一下,川普总统今天继续用社会达尔文主义来主宰美国的政策、甚至要影响美国的政策,这当然是让我们应该思考的一个重大的机会。

因为川普使得新冠状病毒变得这么引人注目,而且新冠状病毒,我认为其实是习近平造出的一个烂尾楼,但是很不幸,我们纽约的房地产商,最后把这个烂尾楼接盘了,而且成为这个烂尾楼的拥有者。Ownership,这个所有权归它了。这是非常不幸的。另一方面,我必须要指出,川普把这个新冠状病毒,不仅是虚无化,而且还把它政治化、种族化。当他把它政治化作为不断地来打选战的一个工具,当然这里边就有问题,就把科学的过程给冲淡了。另外他把病毒种族化,不断地说“中国病毒”、“中国人病毒”或者“功夫病毒” 等等,或者“中国病疫”。当然你可以看到,现在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现在都是在走向民族主义的激烈的方向。就像我刚才说得,都没有全球主义。这种民族主义的两大的过程,当然会引发冲突。所以我觉得对华人来说,当然有一种心理上的反感,就是:中国是最早发生的疫情,但是最终中国还是把它给控制下来了。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个病毒不断地种族化?对海外华人当然有负面的影响。所以我觉得中国国内有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解读或者有不同的因素来解读。但是我觉得川普总统患病,尤其是在中国国庆71周年十月一日那天患病,确确实实是川普的不幸,真的是送给了习近平一个(国庆)生日的大礼。因为川普的抗疫的失败,使得习近平看的(起来)越来越高大了。这真的是美国政治的不幸,也是中国政治的不幸,更是人类政治的不幸。

法广:在新冠病毒的来源问题上,美中两国始终极力指责、相互帅锅。在疫情的处理方式上,两国的做法也截然不同,收效则大相径庭。您认为,中美两国各自应该做出怎样的反思?

夏明:这里边可以看到,中国和美国在整个治理模式、或者在意识形态上,有一点成为意识形态的两级。我记得王沪宁在他的《美国反对美国》这本书里边,对比了中国和美国。他就说:美国是个人主义的国家,对的是中国的集体主义;美国是一个自由主义的国家,对的中国是专制主义;中国的专制主义可以举国体制干大事。美国是一个追求享受主义的国家,中国是有自我牺牲,自我献身的牺牲精神。所以他就认为这两大体制在竞争的过程中,中国可能还有优势战胜美国。我不认为王沪宁的这个观点、就是认为:中国有优势战胜美国(是正确的)。但是这次病毒,可以看到,两国怎么样在处理个人与群体、自由与安全、私利跟公共产品之间,确确实实有相互可以作为一种镜相相互可以观察自己到底有什么不足。

从中国来说,新冠状病毒凸显了中国的人权危机,凸显了中国的政治治理体系把整个医疗的防控、把病人变成犯人、罪犯化的过程。所以它下的药,可能比病还重。所以就引发中国的人权灾难,中国个人的生存危机,也是中国文明有没有可能走出来。因为如果它没有个人的创造、个人的安全,没有个人感觉到他的自由度,没有一点点保障的话,对中国的发展也是不利的。

对于美国来说,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在保护个人自由权利的情况下,怎样提供公共产品?也就是说,公共卫生就是一个公共产品。因为如果传染疾病出现,如果总统连口罩令都不遵守,作为总统,连联邦法律规定的-现在如果你染上新冠状病毒,你就必须要隔离15天,或者跟你在六英尺以内,有接触的人,也必须隔离15天-。但是现在美国政府在践踏它所有联邦政府颁布的指导令。所以你可以看到,美国在这次表现中对公共产品的提供方面,是一种彻底的失败。这就让我想起哈佛大学跟伯克利大学有两个教授写了一本书:《西方文明的溃败》(Oreskes and Conway, The Collapse of Western Civilization)。它就讲到:如果有这种大的巨变或者疫情,或者灾变性的气候变迁,中国这种专制国家反而还能提供一些公共产品、公共秩序。西方国家因为没法提供公共产品,最后全部都崩溃掉了。所以他们预测,到2095年以后,其实世界会进入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阶段。当然他们是以一种反面乌托邦的方式在警醒全世界,警醒全世界认识到:我们现在个人的生存危机、文明的生存危机、全球的生存危机,有赖于我们如何处理公共产品跟私利的关系。但从今天来看,我认为无论中国还是美国,都没有给我们的未来提供一个解决方案。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进行的最深刻的反思。

法广:从政治角度看,中美两国面临重大抉择:一,是中共将在本月底召开19届5中全会,主要背景是:受美中贸易争端以及新冠疫情影响,中国经济面临巨大下行压力;二,则是美国将在十一月初迎来大选。您如何评判中美两国近期内的各自局势?

夏明:我觉得美国有近忧,中国有远虑。美国的近忧,当然是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要举行大选。现在是最困难的时刻。因为我以前也在你的采访中谈到过,美国有六重危机在叠加:卫生危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政治危机、还有气候变迁的危机、以及美国面临的全球地缘政治的危机。但是美国的解决方案现在正在酝酿。美国在痛苦的挣扎过程中在寻求政治解决方案。这个政治解决方案就是11月3号的投票。我相信11月3号的投票会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这样美国的危机在近忧的情况下就可以在投票、即使投票不能在当天开票,我相信(结果)也会在一周内出来。所以我觉得政治解决方案应该会提供一个比较明晰的路径。而且根据目前所有的情况,尤其选民基本上已经被锁定了,我认为美国进入到一个“新新政”的方向。进入到就像二战罗斯福总统给美国提供的解决方案。我相信美国可能会进入一个新凯恩斯主义,拜登作为总统,会给美国提出一个新的解决方案。所以我觉得美国现在的忧虑是近忧。

但是我认为中国可能是有远虑。因为从短期来看,中国国内形势发展还算不错。在全球经济停摆的情况下,中国复工了,也复学了,而且国内的经济活动-旅游也恢复了。中国在全球贸易出口量也从去年、前年的13%到14%增加到20%,这都是很好的发展。但是中国也进入内部各种危机和它的外部挑战叠加的这样一种压力场。我们可以看到,因为有这些经济危机,它的权力冲突、内部的矛盾冲突也在增加。所以最近中共对党内的一些人进行打压,包括像对任志强这样的人,18年的重判,打入18层地狱。这都凸显它的权力和矛盾冲突。另外经济压力,它现在在搞内循环。在目前全球经济出现衰退的情况下,中国的经济是长期依赖外贸、依赖外资、依赖国际上的各种合作,包括它想打造的一带一路、金砖五国等等。现在全球的经济出现问题,中国的内循环是不是一条出路?能不能走出来?我认为长远来看,没什么希望。第三个危机,是外部环境。新冠状病毒把全世界的国家都变成了憎恨中国的联盟。中国如何化解全世界在新冠状病毒危机以后形成的反华联盟,尤其是中国跟世界各大国,你可以看到,全世界最严重的十个国家如:美国、印度、巴西、墨西哥、俄国、土耳其、伊朗等所有的大国,中国将如何面对这些大国,它过去外交构架、它的一种失败。怎么样跟外部世界交往?这也是一个危机。所以我认为中国现在在习近平的指引下,它想找的出路也是南辕北辙的。所以我认为中国恐怕有更多的远虑。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