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中国身为人权理事国却在全球网络自由度排名上多年垫底

音频 05:08
六四天网创建人黄琦和母亲蒲文清
六四天网创建人黄琦和母亲蒲文清 © DR自由亚洲电台
作者: 肖曼
15 分钟

与俄罗斯古巴一道,中国也在最近成功进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协商小组,今后将可参加国际调查员的筛选任命等程序。几乎与此同时,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 (Freedom House)14日公布一项有关全球网路自由度的调查报告显示,6年来,中国网路自由度的国际排名一直处于垫底的位置。多年来在多项国际人权和自由度排名上,中国都一直止步不前。这种状况不仅令人担忧中国国民的自由权力,全球各地人权自由受到侵犯状态的改观,也难令人乐观。

广告

据法新社报道:美国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的这份调查报告警告,数十个国家的政府以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为理由,“扩大他们的监控权力,并运用了一些曾被视为太具侵犯性的新科技工具”,扩大网路监控、收集数据、审查批判性言论,并藉此建立新的科技社会控制体系。

据这份调查报告,一些政府扩大监控并打压网络批评言论,导致全球网路自由度连续10年倒退,而中国的排名连续6年垫底。报告中说,中国当局“结合低科技与高科技工具,不只是为了遏止疫情,也是要阻止网路用户分享来自独立来源的资讯及对抗官方的宣传“。报告指出,中国的长城防火牆是世上最严格的数位防御边界,控制进出中国的网路资讯。中国长期封锁受欢迎的外国服务商,并透过集中化科技基础设施,以对进出中国的所有流量进行全面监控与过滤。

报告指出,这些趋势显示全球日益朝向中国式“数字独裁主义“发展的倾向,并且因各国政府实施各自的管理规范,造成网路世界的“分裂”。许多国家并未保护网路使用者,反而更积极镇压人权,无视民间与国际社会的反对。中国是其中的佼佼者,在14日公布的评分中,冰岛再次名列最自由国家,其次为爱沙尼亚、加拿大,美国排名第7。叙利亚、伊朗和中国分列最差3国。

香港未列在今年的报告评估国家或地区中,但图表将香港列为部分自由,并指出,北京颁布的港区国安法威胁要把长城防火牆扩展到该地区。

报告指出,北京对香港实施严厉的港区国安法,制定严格的言论犯罪规范,其中包括对声援示威者的惩处。为了避免涉法,政治网站、网路论坛、个人社群媒体帐户与应用程式都预先关闭或删除。美国科技业者也宣布暂停与当地执法人员数据共享协议,以免侵犯人权。当局可能要求公司将用户数据储存在管辖范围内,否则将面临封锁或巨额罚款。

南京学者郭泉在微信发表520篇《郭泉语录》而入狱

谈到网络自由,有无数中国人为此而付出代价,但并未后悔和退却。除了著名的网络自由人士黄琦等外,再次被刑事拘留接近9个月的南京学者郭泉也是突出代表。曾是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的郭泉,因组建中国新民党而服刑10年,出狱两年后,郭泉今年年初又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再次被刑事拘留将近9个月,他就是因为在网上发表大量文章,评论国情与疫情而被抓捕的。

据自由亚洲的采访报道:郭泉近日与代表律师会面时承认:指控他的犯罪事实都是他在微信上写的文章,即520篇《郭泉语录》。新冠病毒刚在武汉流行的时候,他发表了一些批评政府控制不力的文章。他通过写文章,表达对现有制度的不满。” 律师说:郭泉“承认“文章”是自己写的。他认为自己应该坐牢。对坐牢没有异议。自己不坐牢就对不起这个政府。他干的事政府都不喜欢,而他又不愿放弃,所以必然要坐牢。但他认为他没有违反网络审查的规定。” 对自己在网上发文,郭泉毫不后悔,而且已作好最坏打算。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